登录  / 注册
(转载)从莫老爷的襟怀看特色爱情观—评小说《铁窗下的婚礼》

作者:念人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最近,左翼作家念人的新作《铁窗下的婚礼》问世了,这是念人同志完成《泪洒珠江》、《哭泣的白云山》、《愤怒的玉兰》的‘南国三部曲’后,又一部力作。

  在小说《愤怒的玉兰》中,描写莫老爷为了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共产主义的信仰,他毅然辞去了干部身份,回到了家乡组织农民,为保护土地,与修正主义开展斗争,表现了一位干部坚持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心系人民大众,心系国家的公仆情操。在新作《铁窗下的婚礼》中,莫老爷的形象再次出现。该小说描写了莫老爷正确对待自己情问题。改革开放后,他的老婆被香港无良的港商拐骗走了,一个好好的和谐幸福家庭,就这样破碎了。为了全身投入到‘三反’斗争洪流中去,对自己今后的婚姻问题,他定下了三条规矩:即不耐得清贫的人不婚,不懂得情感的人不婚,不有信仰的人不婚。在参加‘三反’斗争中,认识了美丽的哈尔滨姑娘陈丹霞。然而,陈丹霞那勤劳朴实的品德,为他人贡献的高尚人格,坚定信仰的追求,深深打动了他的心,令其下决心两次求婚。故事描述了陈丹霞知道自己患病,虽然,她也深爱着莫老爷,可是,不想累赘别人,于是,她委婉拒绝了莫老爷的求婚;莫老爷了解到陈丹霞患病,反而对陈丹霞的人品更加追求爱护,愿意为这种人格牺牲自己的一切。这种以感情为基础的爱情观,这种襟怀,如果在毛泽东时代,根本不是新闻,不值得大奇小怪,作家不必花费脑汁构思。可是,自从走上特色社会后,与时俱进,大力学习和引进西方道德观念,摧毁了中华民族五千年传统道德修养防线,形成了以金钱为基础的爱情观。当今,金钱就是感情,没钱结不了婚,没钱寸步难行,这就是特色社会杰作。

在《铁窗下的婚礼》作品中,描写了莫老爷与陈丹霞结婚时,既没有金银玉镯,也没有红绿灯高照,连婚礼上开销的三百元,还是狱友们捐献的。面对着这种清贫的爱情,莫老爷问:“我们是无产者,今后,我们生活遇到困难怎么办?”陈丹霞回答说:“感情是家庭的万能钥匙,只要有了它,什么锁都会迎刃而解。”这是多么高尚的情操,而这种情操,只有社会主义制度才能够有。对当今来说,尽管这种情操离我们远去了,说起来有点像天方谭一样。但是,只要我们像莫老爷那样,坚持自己的信仰,那种感情幸福的美好,那种清贫中的快乐滋味,一定不会遥远的。

在《铁窗下的婚礼》小说主人翁莫老爷的描写中,给读者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究竟是以感情为主的爱情幸福吗?还是以金钱为主的爱情幸福呢?在小说描述女主人翁陈丹霞中有一句打动人心的名言:“清贫象征着人格。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能愿在清贫中死去,也不愿为富贵出卖人格。”在特色社会中,爱情的基础渐渐从感情转变为金钱为基础,没有钱就没有爱情,这就是人常讲的特色爱情观。在莫老爷心眼中,爱情建立在金钱之上,这是对人格的一种侮辱。一个人,失去了人格,犹如一个精神病人,不管青红皂白,为了活下去,什么东西都捡起来吃。莫老爷是位省机关处级干部,陈丹霞原也有自己的家庭。如果莫老爷以金钱为主的爱情观,不顾人格,他也可以像其他贪官一样,利用自己的职权敛财,花天酒地。但是,莫老爷、陈丹霞并没有这样做,他们认为,情感是无价的。他们为了自己的信仰,没有出卖人格,以感情为基础,与自己真正爱的人相结合。这种纯真的爱情,在特色社会里,用金钱能够买得到的吗?从莫老爷的襟怀,向特色社会宣示:有感情的爱情才是最幸福的。这种幸福感,只有走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才能真正体验得到的。(小兵)



来源:小兵 点击量:59 发表时间:2018-07-23

[上一篇] 谈阎梦周先生的书画艺术继承与发展
[下一篇] (转载)陶冶:决不当资产阶级俘虏—读念人的《南国三部曲》有感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