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河北青年作家马澜

作者:张国强

  

        无雪的冬天,有

        一点遗憾

        阵阵的寒冷

        旷野的萧条

        让人感到一点

        冬的寒意

        你的同行的伙伴

        遗失在了哪里

        呼唤一场,那久违的

        银装素裹

        感谢冬天



        你追赶着春的脚步

        快的让人来不及

        仔细去想

        枝头的新绿

        昭示着一轮

        四季的复始

        感谢冬天


       月份牌

   

     月份牌儿,就是早些年的手撕日历,第一页儿是元旦,一般用红色,现在农村,每到年底了,还见有卖的,规格不一,封面大都是年画形式的胖娃娃,抱一条大鱼,里面内容,不单是阳历,阴历的年月日期,节令,更有一些生活常识,日用百科掺杂其中。

      日子就随着月份牌儿的撕去而更替着,老辈儿人们看着时令,春种秋收,孩子们盼着寒暑假快来。



       村里有一个老人,被送外号叫“月份牌儿”哪一天。你如问他,还多少天过年,他张口就来,说的一点儿不差,谁也不知他怎么有了这种本事。“月份牌儿”是个独身老人,跟姐姐生活,岁月使他弯了腰,脸收缩的像个老太太,总见他手里提着点儿吃的,穿着干净,家人对他照顾很好。

      在一次跌倒后,这个叫“月份牌儿”的老人,昏迷了,几经抢救,也没再醒过来……

      现在手机这么便捷,查日期,看节气,打开就有,但月份牌儿,仍有它的市场,老人们喜欢。月份牌儿撕去的不只是日子,更是一场生命的轮回。

  最难忘儿时的腊八粥,也是因为,过了腊八,年的气氛就开始了,人们尤其是小孩子们就盼着年快些到来,那过年的新衣早己备好,偷偷看过几次,妈妈就是不让穿,要初一拜年时才能穿。

  当兵的第三年春节,我回家休假,是腊月初七到的家,从西南的四川回到北方,我穿的还是夹(单)鞋,到廊坊下车,冻得脚疼。我和徐广利,去师范学院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位在学院做饭的大哥,骑自行车,把我送到汽车站。我坐车到家己过中午了,还是那老房老院,见到妈妈,我没叫出声,眼泪就下来了,妈妈更多了白发,人也显得矮了,但身体硬朗,脸色也好,见到儿子,妈妈只是笑着,让我进屋,找出棉鞋让我换上,把炉火烧得更旺,我接过妈倒得热水,暖着手,问到:“爸爸去哪了?”妈妈说:“去堂二里买米,买枣,熬腊八粥。”我拿出给爸妈买的礼物,妈妈充满爱怜地说:“别惦记着我们,什么也不缺,你哥哥,嫂子们照顾得好着了,过年衣服,你俩姐都给买好了。”



    院子里传来脚步声,是爸爸回来了,他放下买回的物品,转身欢喜地向我笑笑,装上一烟袋锅细烟丝点上,笑着说:“回来好,回来好。”爸爸不善言谈。晚饭时,我为爸爸满上一杯特意带回的泸州老酒,说着敬意的话,这两年,我亏欠老人太多了,本该守在他们身旁尽孝,可我却远去了军营,这也是爸妈的心愿。

   第二天,腊八节了,我睁开眼,浓甜的香味醉倒了我,有米香,有枣香,更有妈妈的爱,坐在桌前,我吃了一大口,久违了,腊八粥,糯米白,大枣红,红豆圆,花生香,我终生难忘的那顿腊八粥。两年没吃过了,妈妈还准备了两碟小咸菜,我吃了一碗,妈妈又给我添上,笑看着我说:“慢点儿吃孩子,爱吃,妈还给你做来吃。”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吃不到妈亲手做的腊八粥了……

作者简历:

马澜60后,中共党员,退伍军人,河北廊坊人,爱好诗词文学,现为安次区东沽港镇卫生院工作人员。


责任编辑:清风


来源:马澜 编辑:赞杨 总编 点击量:240 发表时间:2019-01-13

[上一篇] 戴魁画荷
[下一篇] 词作者 段春芳 简介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