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作品评论 > 写作与奖励
写作与奖励
——读《重奖之下会有“文学大师”吗》

作者:马永欢

       有关写作与奖励,我在十四年的写作中,有了一些感性认识,也有了一些理性认识,但感觉是零星的,肤浅的,印象并非深刻。因此,往往使二者分离,写作就是写作,奖励就是奖励,从而没有从认知角度认知二者的关系。由于有了这样的思考,于是在201961日晚上,我在手机百度看见此文,一边散步一边阅读,感觉有必要提升认识,所以决定写此文。

1

“重奖之下产生的只能是勇夫,不会有大师,也不一定就会有好作品。”我正疑惑,继续阅读。作者举例说明,比如,“孔子、屈原、李白、曹雪芹、鲁迅都不是重奖之下诞生的。”这,我相信。

“设立国家级的文学大奖,也可以说是有中国特色的诺贝尔文学奖。”的原因是什么?是:“鼓励原始文学创作。”“缺乏好的原始文学创作深层次的原因就是搞文学原创的没有钱,他的劳动价值也得不到尊重。如果搞创作的都饿着肚子,那么激发不出创作者的热情。”设立国家级的文学大奖缘于这样的原因,那么,地方文学奖又如何?“这两年,不少地方都加大了对文学作品的奖励。有些经济发达地区奖励文学作品的资金总额已过千万元。”

根据以上所述,我认为,真正的写作与奖励没有关系,比如,孔子、屈原、李白、曹雪芹、鲁迅没有获奖,依然写作,并且成为文学史上的大师。

2

“加大对文学的投入,打造文学高峰,鼓励作家勤奋,或许有一定的刺激作用,但写出好作品与给作家多少钱真的无关。”我认同这一观点,“有一定的刺激作用,但写出好作品与给作家多少钱真的无关。”对于一个真正喜欢写作的作家来说,写作是自己内心的事情,是灵魂的需要,而不是生存的需要。我这样认为,我的写作也是这样的,如果在征文获奖中获得一定的奖金,我当然高兴,因为受到一定的刺激,有了高兴的反应,更高兴的是我的文学作品受到评委读者的认可。当然,有些奖励是公开的,也是相对公正的,而有些奖励却是复杂的,有着自私阴影笼罩的,是不干净的,是见不得阳光的。所以,我赞同“写出好作品与给作家多少钱真的无关”这句话,这句话蕴含着文学作品的纯粹性,与金钱无关,与名誉无关,这就是真正的文学写作,强调的是文学自身。

“诺贝尔文学奖的设立,是先有了大师的好作品才设立的这个奖项,绝不是先设立这个大奖之后,才有了文学大师。设立诺奖与不设立诺奖与文学大师的诞生毫无关系,更何况得了诺奖也不是文学大家的更比比皆是。”这进一步说明文学的自身,与什么大奖无关。如果有关,那么文学的自身将被腐蚀。可以想象,一个作家如果为了诺奖而写作,那么这样的作品是为了诺奖要求而作,而不是为了文学自身而作,那么,这样的作品距离文学自身将会越来越远,而与世界级的文学奖励,走得近,渐渐相融,融于巨大的名利。如果是这样,读者阅读这样的文学作品是没有多少价值,抑或没有价值,是一种上当受骗。因为读者要阅读文学的自身,阅读文学的纯粹性。

如果用这一思想尺度衡量我们国内的名目繁多的文学奖励,那将不是兴奋,而是要冷静对待。我想,参评的作品应该分为两类:一是原来就写好的,不是为了参赛参评而写,而是为了灵魂的需要而写,体现了文学自身、文学的纯粹性,与身外之物的名利无关;二是为了参赛参评而写,为了名利而写。我是这样想,也是这样做的,比如在我县“讲永平故事树旅游品牌”征文活动中,我的十二篇征文获二三等奖。我的十二篇征文来源于几年前我写的散文集《河畔的乡愁》,永平县图书馆长杜文润才告诉我征文消息,我很快整理后就投给她。我想,如果获奖就好,如果没有获奖,也无所谓,我还是涛声依旧,继续写作。

“可以设立大奖,大师也该拿大奖,但大师绝不是金钱催生的。拉丁美洲那些国家也不设立什么国家级的文学大奖,可不影响这些国家的作家们拿到诺贝尔文学奖。”这掷地有声的文字,值得我们搞文学写作的作者深思的,“大师绝不是金钱催生的”,同理,作家也不是金钱催生的,因为金钱于文学无关。当然,与文学的采风、文学作品的出版有关,但只是作家写作取得成就的必要的外在的手段,而不是写作本身,更不是写作的目的。

“各种国内大奖的帽子戴着,在各级政府主办的文学周诗歌节、高峰文学论坛、以及五花八门的研讨会上享受者嘉宾的礼遇,有些大腕还可拿到一些出场费。”如此之多,令人眼花缭乱的文学现象,值得我们深思的。

3

“哪个作家的灵感是按照钱多钱少产生的?”如果从作家灵魂角度说,没有作家的灵感是按照钱多钱少产生的。但为什么会出现作家作品与钱有关,与名利有关,有的作者说,“没有稿费,我不写,我不投。没有名利的征文、征稿,我不写,我不投。”因而这样的作者,就在网络上、微信圈里,肆无忌惮地宣传有关具有名利的文学征文征稿信息。我见之,感觉这种人太无聊,令人心烦。

“伟大的作家、艺术家从来就不是为了拿到一个什么大奖而写作的。有没有文学大奖,伟大作家、艺术家也是要创作的。写作的过程就是一种情怀、一种理念,一种价值取向诞生的过程。写作的动力不在什么级别的金钱奖励,文学的最高大奖就是你的作品成为全人类的文化经典。”

4

奖励并非不好,是对写作结果的认同之一,但我认为最好的是写作过程,因为写作“是一种情怀、一种理念,一种价值取向诞生的过程。”也就是说,一个作家的一种高尚情怀,是在写作过程中诞生的,而不是在奖励中诞生的;一个作家的一种美好理念,是在写作过程中诞生的,而不是在奖励中诞生的;一个作家的一种价值取向,是在写作过程中诞生的,而不是在重奖之下诞生的。这如同在美好的夏天里,我们欣赏奇花异草生长的传奇过程。

 

作者简介:马永欢,永平职中教师,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名人名企文学院院士,河南草庐创作学院签约作家,《回族文学》等多家刊物微刊专栏签约作家,《永平回族》杂志主编,《东方散文》杂志编委,《当代精英文学》编委散文副总编。作品在《散文百家》《北极光》等报刊上发表,出版9部著作。作品入选多种选本,荣获采风网2018年度“银牌作家”奖,荣获河北省采风学会2018年度“银牌会员”奖,荣获大理州2013年度公开出版图书奖等多项奖项。参加第八届全国回族作家、学者笔会,《踏雪寻梅》首发式在《东方散文》遵义笔会举行,奔流文学院第七届作家研修班学员,参加中国回族学会举办的新时代回族学学者论坛。文学成就载入《中国回族文学通史》,《永平记忆》等5部著作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神仙迹若游戏,骨里乃极瑾严

[上一篇] 天姿辕轹未须夸,清风灏气自袭人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