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微信扫码立即分享
首页 >  散文作品 > 喧闹的清晨
喧闹的清晨

作者:刘洪云

 



       咣当一声门响,我从梦中被吵醒。眯眼一看天刚蒙蒙亮,定神一听是呼呼的秋风响,刚才是它从开着的窗外闯了进来,用力关上了我家厨房的门。

        随着一丝丝凉风吹进了我的床前,安卧在我的肌肤上,舒服透了。我把外露的胳膊伸进毛巾被,本来心懒意睡了,忽地一声知了发出的一声惨叫,又激活了我的大脑。不一会儿接着又一声拼命挣扎的惨叫,这使我想起儿时常听到过蜘蟟如此船的短促的哀嚎。这样的一般发生在凌晨它脱变的时候,由于蜘蟟牛未抓牢树干或因下雨被冲刷而使得它长时间的静止阶段后,经不起初羽化的成虫软体突然从背上面直裂一条缝蜕皮后变身时的颤动,或哀声跌落在地,或跌落在雨水坑夭折。刚才的蜘蟟的两声惨叫很有可能是昨天下雨的原因而造成的。这一新活的生命就此戛然而止了,己亥年之夏不因少了一声蝉鸣而逊色,知了家园的损失可大了,由于它是自然界中十分弱小的昆虫,虽然一对产下的卵数400枚左右,但成活率却很底, 虽然它在阳光下的寿命也仅仅只有45天到60天的时间。可蝉的生长期则在5至7年以上岁月,要知道蝉的幼虫躲在土下面,靠吸食植物根部的汁液维持生命,成虫靠吸食树汁和树浆为食,所以蝉的一生是对树木的最大破坏者,是害虫!由于儿时常在夏晚去树林寻找破土而出的蜘蟟牛玩,然后放到自家的纱窗上,待它何时不爬动了,才肯合眼入睡。一般清晨起来时总能看到它破壳而出的过程,很是喜欢它那双薄薄的明亮的翅翼和欢唱时振翅的情景,这时我会拽着它的一个翅膀放到院子里的苹果树上去,然后它就吱的一声飞远了。一直到了九十年代初,让家人莫名其妙的是,家中那棵郁郁葱葱的苹果树逐渐的枯枝叶黄而亡,现在看来,很可能是知了害死的。因为后来据说南美洲六十年代初发生过林灾,通过引进一种食蝉鸟,才控制了灾害的蔓延。在我们国都里的餐桌上对蝉的食用堪称佳肴,这同时也很有效地扼制住了蝉的增长。蝉的蜕可入药的功效,有散风热、宣肺气、透疹、镇静、抗惊厥的功能。



 




        顾不得可惜蜘蟟脆弱的生命,我看看时钟才刚过五点,得抓紧入睡了。呵呵!清脆的一声喳喳叫,麻雀起床了,它就像一声号角,紧跟着是院里的树鸟集合体的共欢共鸣了。其中当数喜鹊们的动静最大,像要震破天似的。我不急不躁心平气和地躺在床上,辨别着熟悉的鸟语声,感觉这般喜鹊激烈的叫声特像发生在数年前院里的树上“喜鹊智斗猫小黑“的那一幕。故事是这样的,院里来一只流浪猫,才三个月大,除了鼻头、肚子是白色,其余全身黑,走路时目光炯炯有神,尾巴骨摆来晃去的,特有神气,大家特喜欢它,都争着给它送好吃的,并亲热地管它叫“小黑”。也是一个清晨,突然一棵小槐树上的一群喜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尤其是听到了喜鹊中有异样的叫声,我急忙把头伸向窗口朝外望去,发现这棵小槐树的枝叉上满是大大小小的喜鹊,随着它们焦灼不停地唱且不住地飞过来飞过去,变换着各自的方位和姿势。观察中居然发现有一只跳跃的猫--“小黑”。由于它和它们都是黑色兼少许白色,个头儿也差不多,若不仔细看,你还不易发现小黑混在了其中。这只聪明伶俐的小黑不知是在与喜鹊玩耍,还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看它不动声色地跳上跳下,与左右的鹊儿叫真儿地周旋着,嗯,我断定双方不是在游戏,而是一场殊死搏斗。数十个来回之后,孤单的小黑瘫软地爬在树叉上不动了。它想休战,可鹊儿们不干,两只勇敢的喜鹊故意飞到小黑跟前,冲着小黑挑斗着,“是英雄,是好汉,比一比,看一看!”小黑硬是爬了起来,眼晴里放着凶光,纵身一跃向右边的这只扑了过来,人家却轻轻一跳,到了上面的树枝上。小黑又转身一跃向在边的那只扑了过去,人家又轻轻一飞,到了更上面的树枝上去了。小黑硬着头皮就这样不停地上下左右开弓,结果都是一样的--空费力。小黑又一次瘫软在底部树叉上,那喜鹊们还是不依不饶,对小黑叽叽喳喳群起而攻之,像是在说:只要你不肯离开我们的家园,就休想安生。



       你再看小黑像是丢了脸面的孩子,眼睛不敢再直视喜鹊;又像是赖皮的泼妇,死猪不怕开水烫,硬是闭目爬在树叉上不动。更为聪明灵巧的喜鹊们看到对手已经精疲力尽体力不支了,这次采用了攻心术,几只肥大强壮的鹊儿不停地空旋飞扰猫小黑,小黑一看不得了,“到底人家人多势众,更胜一筹啊!”然后灰溜溜地从村叉上跳下,头也不回地逃窜了。

        今天的喜鹊绝对不会再遇到当年的小黑了,由于小黑自那次溃败之后,屡不认输,一意孤行 。它转天又来到了小槐树最高的树叉上,自以为高高在上就可带来如玉兔般的化身,鹊儿们会自愿地成为它口中的美味。其结果呢,输得更惨。有个谜语说:“口中一木栽,非困又非呆,若要把杏念,趁早你莫猜“。你看到这儿会认为张牙舞爪的小黑会反败为胜吗?错了!它不仅仅是犯了一根筋,而是犯了重大的政治错误!小黑盲目地自信促使它想把自己变成玉免嫦娥……,足足一个月里,它偏不在地上与人们打交道了,而是被死死地束缚在了小槐树上了,它明明知道这儿是鹊儿们的家,可它偏要跟人家来争夺,你现在还认为它像个顽皮的孩子吗?错了!它已不在掩饰想吃天鹅肉的野心了,它已经忘乎所以了,尽管屡败却仍存有侥幸,它把自己当成一只老虎了,要疯狂地孤注一掷了。它自知理亏不敢明目张胆 ,一次次趁喜鹊不在时,蹑手蹑脚地偷偷地钻进小槐树叉上去偷袭司机报复,可不到半刻钟准又被喜鹊们打个落花流水落荒而逃。到后头来真应了那句“聪明反被聪明误 “,”爬的越高跌得越重“,飞蛾扑火祸殃自身。一个月后小黑的确不见了。而喜鹊永远登高于树冠枝头。

        这个 “喜鹊大战猫小黑”是咄咄怪事吗?不!是个真实的故事,也是我亲眼所见。感谢当年院里的邻居--喜鹊和猫小黑的精彩演绎。我借今天热闹的清晨,把这件真实的故事分享给你听,希望能和你产生一个共鸣:世界上的任何生命都有他的生存意识和生存本能,遵重自然规律,服从社会属性,地球方能和谐兴旺。凡破坏者必遭报应。作为头脑发达的人类,千万不可挑战这个法则,不可犯这样的政治错误。



       是的,本来如此滑稽可笑的逻辑经常会发生在当今人类的商战中,不是吗?那个超级大盗常常自以为是拉大旗作虎皮,践踏国际法律,践踏人权尊严,今天限制这个国家,明天又制裁那个地区,到处引爆事端,制造战火,以破坏掠夺别国利益,转嫁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为目的,以扰乱全球安宁维护本国利益而不择手段。其侵略扩张的嘴脸已昭然若揭。

        首先我们做好自己,同时共识真理,增强自信:无视别人的存在就是自取灭亡之路,自作聪明的国家就是最愚蠢的民族,迟早也会像猫小黑一样落得个鸡飞蛋打一场空。



        此时远处传来布咕鸟的欢歌,院内的雏鸟不时地发出“唧唧”嫩嫩的呼唤声,飞燕尾剪着雨后的芳草,舒展着干净的羽毛,就连乌鸦也粗声大会地吼了两嗓子。喧嚣已去,一群白鸽家族在高大的摩天大楼上空悠然地盘旋着,天渐渐的安静下来,时钟指向五点三刻。只有一种比知了体小、声音比知了还响亮的“织娘”又奋力地冲天长歌起来。

        

                               己亥年八月十二日



作者简介: 

      刘洪云  女,1952年9月出生,河北唐县人。函授本科,退休前任职于国营企业党政干部,高级职称。现为河北采风学会会员,中原诗词研究会会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葫芦丝巴乌专业委员会会员,北京楹联学会会员。北京丰台文学艺术家学会会员。

[下一篇] 杏树园

[上一篇] 切草记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