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微信扫码立即分享
首页 >  散文作品 > 白杨树下的足迹
白杨树下的足迹

作者:常忠魁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一个以绿色为主色调的春季,我调到了市区东郊的一个千年古村——西军师堡村中学任教。这个有着千年历史文明的古村落,曾是东汉光武帝刘秀著名军师邓禹征战邯郸王郎子、平定中原和燕赵大地时,屯兵居住的地方。

军师邓禹驻扎该村多年,在此屯兵开垦荒田,实行“垦田制”,按军功奖励,使方圆数十里的土地丰腴肥厚,人畜兴旺,百姓安居乐业,受到了当地特别是西军师堡人民的深切爱戴与拥护。由于南北征战积劳成疾,鞠躬尽瘁而病逝于该村因战乱尚未最终平定,便简葬于西军师堡村西的田野里(当时的简葬地现位于原西军師堡村偏西,現在的高铁站东北角秦皇大街东边,荀子大街西大约24O米和联纺东路南10O米左右的交叉处)。后国家平定,天下归一,光武帝刘秀登基,便把军师邓禹之灵柩移于京城重新安葬。军师堡的村名就是为纪念军师邓禹而起。

 邓禹军师率军大战王郎子平定燕赵、统一北方,屯兵西军师堡的故事,《后汉书》有史料记载,此虽然已成往事,却至今一直流传在千家万户,充盈在燕赵大地的时空。

我乍到该村,就被这个美丽而文明的自然村落所陶醉:百年古戏楼、千年邓禹庙和九龙圣母庙等十几座古庙宇,还有神秘的槐抱椿、神奇的甜水井、传奇的卧牛槐,花香飘逸的百亩荷塘……组成了一幅风景旖旎、恬淡优美的天然水墨画卷。

使我难以释怀的,不是夺人眼球的古朴高大的古戏楼,也不是馨香飘逸、粼光澹澹的荷塘,而是新盖起来的教学楼和校园的一排排极其普通的白杨树,普通的简直没有人注意她的存在,但她并不与谁争宠,她是那么的朴实无华,那么的青葱翠绿、枝繁叶茂,又是那么的笔直挺拔,奋力向上。

进校门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里的人爱绿色,这里的干部心中有沟壑,胸中有韬略,早把绿美计划提前谋划到位。放到现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位置看,当时大队党支部和村委会对学校的绿美举措还真是意识超前了几十年。树人与树木齐头并进的校园绿色计划,就这样在希望的春天里生根开花了。

你看,一排排小白杨昂首挺胸在新建成的教学楼四周,俨然一队队挺胸站立的小哨兵。开学时,她们在微风里频频招手欢迎,放学了,在余晖脉脉的笑颜里拍手相送。她们为何长得这般葱茏翠绿笔直挺拔,一个你所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每一棵小白杨都是第一批入新校的同学们主动承包,每人一棵,包栽包浇包看护。搬迁新的教学楼,作为初中第一批新生也是第一批毕业生,学生们特别自豪,想为母校的校园和学弟们留下难忘的记忆,也是他们长大返回母校后念想的证物和母校永恒回忆的心灵名片。

翌年初春,校园小白杨的嫩皮渐渐泛青,枝条上打着芽苞,把对生命的喜悦和渴望噙在枝尖。同学们各自主动地浇水呵护,一下课就跑到心爱的小白杨身边陪伴着、保护着,生怕别人给折断嫩枝或捋掉叶子,生怕比别人的小白杨长得慢。

我也为孩子们这般虔诚纯真的心灵和举止感动着,曾写了首《风入松 杨花》以记心情

遥闻窗外卖花声,飞絮吻窗棂。操场追逐戏嬉闹,更回眸、倩影轻盈,欢舞竟邀春宠。此时又有谁争?

柔姿窈窕诉衷情,忍看毕业行。繁华尘世树独醒,絮飘逸、未肯逢迎。看我虽与三年,至情便是今生。

教学楼前后的小白杨,茁壮地生长着,仅仅三年时光,便长成了枝繁叶茂的大杨树,枝头越过了二层楼的窗户。

草长莺飞的春天,看着白杨泛青、发芽、舒展腰肢白杨树总是在几天内满树挂满毛绒绒的长长的毛絮,那就是苞芽开的花,花的颜色有淡绿色、褐红色、雪白色、深褐色,她的花静静地挂满枝头,朴朴实实,就像田间耕作的劳动者低头弯腰,默默绽放着自己的芳华。几天后花悄悄地纷纷落下,地上到处都是白杨树的花,同学们常常杨花附着的杨狗儿捡起玩,摆成各种的图案,绑成一束当毽子踢,拿在手里分享花的美丽的颜色,抚摸着杨花的柔然绵软,享受着带来的惬意与欢乐。这正是与众不同的杨花给人们带来的不同的心神愉悦。不斗秾华不占红,自飞晴野雪濛濛。百花长恨风吹落,唯有杨花独爱风。”这正是杨花不慕富贵、安贫乐道、低调做人的思想特质。

每天清晨,地上就会落一层花,那是在静寂的夜晚悄悄地落下的白杨树下变成了素色的厚实的毯子,那毯子毛绒绒的,虽然有的地方还露着大地斑斑点点的颜色,但是更觉得这幅图画的意境深远,图画最高妙的就是留白,给人以丰富的联想与奇妙的想象。  

在希望花继续落下,再带给人们几日欢乐时,树上已是片片嫩绿的新叶子,叶子一天天地长大,远远望去,白杨树就像一树树的绿云显得那样的美丽而又可爱。鸟儿们也呼朋引伴,卖弄着各自的亮嗓,竞唱着春天的歌谣。

夏天来了,在荫翳蔽日的浓荫下纳凉读书、追逐嬉闹白杨树满树的叶子,青翠欲滴,在阳光下闪着绿油油的光风吹过一排排白杨树就演奏着强劲高亢的大合唱,风大了,歌声就变得野性粗犷风轻了,歌声就如此的柔美多情。一群毛白杨,就像一群北方的小伙子舞动着青春的臂膀,鼓荡着积极向上的热血情怀,合奏着粗犷荡气、激情澎湃的劳动强音。他们什么时候都这样的乐观、直爽,白天高兴时就高歌一曲,晚上平静时就哼着醉人的小夜曲。小时候我们曾经常在白杨树下玩耍,享受着的阴凉,听着她的轻音乐长大那声音像清清的泉水一样哗啦哗啦地顺着山间的小溪流淌。那时感觉不到夏天的炎热,因为有白杨树在陪着我们,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欢乐、凉爽的夏天,撑起了一绿色的天空

秋时节,白杨树的绿叶渐渐地变得憔悴,凝视着霜风冷雨中的落叶美丽地飘零,融入芳香的泥土,又是一番别有风韵的意境之美这个时候,正是乡村田野收获的季节,也是同学们苦乐三年收获希望摘取果实的季节。他们和白杨树的叶子一样,虽然离开了母体,飘零四方,但正是为明天积蓄力量、孕育更大希望,编织金色梦想的伟大蜕变,这蜕变,凄美而圆满。

第一场寒风,白杨树下铺满了一层厚厚的黄色的叶子,几乎就在几天之内,白杨树高举着满树光秃秃的枝丫在那儿安静地站着,迎接着冬天的到来,像爽快的北方汉子一样,干什么事从来不拖泥带水。冬天里最喜欢的是欣赏她抖落身上的杂叶灰尘,用剑一样的枝条直刺天空的霸气与疏朗。更多欣赏的是她一年四季对精神的追求和向往,对生活的直面所指,对人生态度乐观向上的进取精神。

这里的白杨树属于毛白杨,毛白杨的叶子区别于小叶杨,宽大厚实,有巴掌那么大。叶子厚实绵软,宽大的叶子背面有着一层青灰色的茸毛,摸上去柔滑绵软,讨人喜欢。毛白杨和其他白杨树的树皮也迥乎不同,不像小叶杨的树皮皴裂粗糙,她的皮薄而光滑,颜色呈淡青绿色,给人以养眼入心的喜欢。最惹人注目的,是白杨树身上的奇特现象——眼睛。毛白杨笔直的树身周围,布满了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眼睛,老人们说,这是杨仙的仙眼走近毛白杨的跟前驻足细看,越看越像,不,不是像,简直就是逼真的眼睛,眼脸眼珠眼角等线条清晰分明,有睁大眼睛的,有闭眼养神的,有半睁着眼看世俗的、也有眯缝含笑的,一个个形象逼真。大家围在一起赏识这些杨仙的仙眼时,都会不觉赞叹:“大自然的造化真是太神奇了!”

哦,我似乎明白了,这些神情各异的眼睛,正是对同学们树下跳绳、顶拐、打乒乓、下象棋、弹杏核、滚琉璃球……无忧无虑的欢乐少年时光的见证,她陪伴着这些天真烂漫的孩子们,一起度过了这宝贵的三年同窗的幸福时光。她在日夜守护着美丽的校园,正像日夜守卫的一排排哨兵,身穿绿军装,昂首挺胸,栉风沐雨,饱经风霜,时时注视着校园的变化。她用含情的眼睛迎送着一批批学生,看着一届届学们匆匆入转眼又匆匆毕业离去,她的眼睛里有相聚的含笑,更有离别的惆怅,有形影不离的日日陪伴,更有依依不舍的深情留恋。

我的童年就和白杨树分不开,奶奶为了一大家人的吃菜问题,一到春天杨柳飞絮的时节,便喊我上树去捋杨树上的杨狗儿,回来调菜吃。杨狗儿苦中含甜的特殊滋味,是现在菜市场的蔬菜不可比及的美味。我每天看着喜鹊在枝头呼儿教子,也听着喜鹊对孩子们考上名校的频频喜。人生有许多美好的记忆模糊了许多,都随着岁月一并交给故乡的人和事了唯有西军师堡校园内白杨树下的人和事,犹如一盏不灭的烛光,一直照亮着我,照亮着同学们的求学之路,每一个年轮,都刻录着同窗们曾经留下的苦乐年华与欢歌笑语。

曾记得,在刚搬到新校舍时,校园的操场还是坑坑洼洼,一到雨季,积水多日不干,严重影响着师生们的学习和生活。记得当时的学生会主席尚爱民同学,家里有一辆小型拖拉机,就让父亲尚永太开车拉土垫学校院子里的水坑。尚永太对教育事业很热心,每每干活回来早了,就从地里装上一车土捎回来,垫平学校操场上的大小坑洼。这种义务为本村教育作出奉献的实际行动,感动着学校的每一位师生,受到村里干群的一致好评。大家连连翘指,真是“尊师的典范,重教的楷模!”

你看,操场南边围墙内的一大片杨树林,绿荫浓郁,繁茂葱茏,下边的一排排东西摆开的一个个乒乓球台,一排长长的绿茵走廊,多么让人留恋。疏密相间的树枝上,百灵鸟唱着婉转的歌跳跃着,墙根绿茵如毡的三叶草的园里,此起彼伏的蛰鸣,合奏着仲夏迷人的轻音乐,与鸟儿和清风唱和着,组成一幅天然的风景旖旎的美丽画卷。这里是学生们休闲漫步读书游玩的乐园,特别是夏日,“当当当”的上课钟声急促响起时,他们才拿起球拍像一群小鸟一样撒欢地飞走。

你掉头西望,或走近西南角的一片白杨树的浓荫下,就会嗅到从浓密枝叶的缝隙间飘逸出来的饭菜香,那是学校的小食堂,这不起眼的小食堂,却陪伴着一批批新分的师范生走上讲台,成为名师,走向机关,成为公仆。盛夏,小食堂那清冽甘甜的井水吸引着同学们,下课时争抢着从水缸里舀上一大瓢井拔凉水,一饮而光,透心的爽,沁心的甜。家乡的甜水井,滋润了多少届毕业生,校园的毛白杨,又迎来了多少届本村和邻村的少男少女啊!甘甜的水滋润着浓郁的白杨树,挺拔的白杨树又用浓浓的绿荫呵护着一批批勤奋求知的学子,为这些求学似渴的孩子们释放着融融的情,浓浓的爱,赋予他们执着的理想追求。

一排排白杨树下,有太多的回忆。这里,留下了同学们欢乐的笑语,留下了他们数不清的歪歪斜斜的脚印,留下了他们三年同窗的深情厚谊,就像这一排排白杨树,紧密靠拢,进取向上,一如他们做人的坚韧不拔的秉性。那每一串坚实的足迹,无不印证着他们三年的求学希冀,心中每一个清晰的印痕,无不诉说着他们历经的风霜雪雨和不屈前行的初心。每一串在风中摇曳的枝头上的杨狗儿,是他们高高挂起的喜报标榜,随风荡漾,带着杨狗儿的清香和阅读的书香,在母校的上空经久飘荡

繁茂的白杨树,给了同学们生命的活力,他们也如白杨一样,奋力追寻比天空高远的绿色梦想。也曾在秋风凋零时,捡拾她五彩缤纷的往事,夹在书页里,多一份情趣和寄托。

平地一声雷,美丽的校园和参天白杨紧紧拥抱着,和千古文明的村庄一起,在市区东扩的建设中轰然倒下,永远永远,化了尘埃。乡愁缕缕,相思如麻,肆意地紧缩缠绕着伤痛的心,任你在情感的深渊里挣扎,又怎能解开相思凝结的愁怨?

如今,再回到母校旧址,一片翠绿葱郁的杨树林,早已变成了一片片高耸云端的水泥森林。站在校园旧址前伫立凝眸,寸寸柔肠,思绪万千曾经用自己的心血浇灌的一棵棵参天白杨树,连同那宽敞明亮的教学楼,还有那神奇的槐抱椿、神秘的甜水井、荷花飘香的池塘......这幅美丽的乡村天然水墨画卷,都已荡然无存,连自己最后一点的甜蜜记忆也消失的无影无踪。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白杨,彻底从地平线上消失了,眼前摇曳的只有白杨树美丽的影子,怎不让人站在曾经的绿荫下捶胸慨叹顿足惋惜?

那是一种怎样的心痛?恍惚中,我分明听到了繁茂葱茏的白杨树被夺去生命时的颤抖与痛苦的绝望呻吟,听到了那戕害碧草绿树时,冰冷无情的铲车狰狞而残忍的狂嚣。

校园的白杨树,留给我们的是积极向上的思想与行为,为我们遮护着风雨沙尘,用自己笔直挺拔的高大身躯,给我们撑起了碧蓝的天空,无私奉献着浓浓的深情绿意她是母校成长的见证,是美丽校园的肺叶脉动,是首批毕业的同学们在母校的靓丽英姿的缩影。无论现在人们多么的虚无与浮躁,但我相信同学们依然和白杨一样,默默地站成属于自己的每一道风景,把对白杨永恒的绿意,浸染凝铸在每个人的心底,永不褪色。

如今,当年的调皮鬼都各奔东西,成名成家,唯有白杨树挺拔雄姿,在脑海里不时闪现,心中美好的影子依然在当年的校园里摇曳,那巴掌大的毛茸茸的叶子,在风中,在鸟儿争鸣的甜美的梦里拍手欢唱。

时光留下的尘封的记忆,甜美与苦涩,连同曾经树下的幽幽小径,都一并留下了那苍老的足迹。

湿润的双眸中,慢慢地又现出一排排枝繁叶茂的白杨树,在她的浓荫下,一群群宛若白杨正直纯朴的少年,欢唱着从树下走过……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故乡的晚秋

[上一篇] 我为铁路货运而自豪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