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白露水,恶过鬼
白露水,恶过鬼

作者:李维植

        

     每年白露节气,天气就开始转凉了,而今年的白露,却是秋阳干燥,气温持续高温在35-36°徘徊,父亲的祭日是在白露后的两天,想想老人家都离开我13年了,现在总觉得自己特别的混蛋,当年和他置气,跑来北京玩,然后就再也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更没送他最后一程! 

      父亲在我的记忆里,一直是个什么样的呢?

      虽然他就读了两年私塾,然后家境变故,去了妈妈家做长工,最后却在妈妈最难的时候给了她一个家,也就有了我哥哥姐姐和我的家! 妈妈是个守旧的人,嫁给父亲后就循着男人是天的规矩操持着家,教养着孩子还要去摆摊做营生,父亲却有了翻身农奴把歌唱的不自觉,父亲后来去了水运队,因为四川的环境,山上砍伐的木材和挖掘出的石材需要借助水运送到各自需要的城市,位于三江交汇的乐山,这种工作和长江上的纤夫有相同的意思,父亲每每和工友们一走就是十天半个月,那时候这样的工作收入还不错,可惜我有记忆的时候,都是在中秋或者春节那些天,外出很久的他回到家,那么家里的锅或者碗肯定会倒霉,父亲的收入非但没交回来,还会让母亲给他钱去还赌债,一旦要不到钱就会摔锅打碗,母亲一个月不到二十块钱的收入要维持一家六口的吃喝,怎么会有多余的钱供他赌博…… 那时候我特别不喜欢父亲在家,因为那样家里肯定会有吵架打架发生,喝了酒的父亲不痛快了就会揍哥哥,记得最狠的一次,他把九哥绑在板凳上,用皮鞭抽打的把鼻梁给打断了,到现在看见别人打架吵架我都会发抖。 父亲不喝酒的时候脾气还是可以的,会用他走南闯北听来的故事哄我,也会心情好的时候教我写毛笔字和讲红楼梦给我听,想想我当时真的贪玩,为啥不认真的学习呢?直到现在我也是说啥啥不中,干啥啥不行的状态,而父亲那暴脾气现在想来还是怀念啊

      白露了,忍不住的伤感,一是怀念记忆中的父亲,二是这季节变换,提醒着一年又过去了多半啊



                                                                                                                【责任编辑  卧龙令】


[上一篇] 两块钱的小事

[上一篇] 母亲的唠叨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