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作品评论 > 时光意义
时光意义
——读丁松青著三毛译《刹那时光》

作者:马永欢

       我在网上购买了一套三毛的全集,共14册,其中的一册是丁松青著三毛译《刹那时光》。我已经全部阅读完这本书,273页,感觉人生的刹那时光,关键是要有意义,要有人生哲学的况味,所以我的题目命名为时光意义。

1

在《回家》一文中,作者写到“我注视着浴在夕阳中的母亲,那景象真是一幅宁静祥和的画。她如今虽然得到了平静,可是那却是历经痛苦折磨才得到。”我仿佛获得了一幅画,珍贵的一幅画,最美的一幅画,沐浴在夕阳中的母亲的一幅画,一幅宁静祥和的画。这一幅画中的母亲,不仅是作者的母亲,而且,好像是我的母亲,也仿佛是天下人的母亲。因此就具有了哲学的意义。我认为,这一幅画的核心意义是母亲内心的宁静祥和,然而,这一核心来之不易,却是历经痛苦折磨才得到的。也就是说,要具有宁静祥和的人生品质,就要经过漫长的历经痛苦折磨的岁月。这便构成了因果关系,没有历经痛苦折磨之因,就没有宁静祥和之果,没有清晨的阳光之因,也就没有傍晚的夕阳之果,如同人生的苦尽甘来。

2

在《往事如烟》一文中,作者写到:“当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儿时的感觉及回忆一幕一幕涌了上来。这些感觉有的很温暖,有若一床厚厚的毯子,使我暖和又舒适;也另有一些冰冷空虚的、一些寂寞和分别的回忆片段。”这便是人生,有温暖也有寒冷。这人生的哲学,任何人都无法回避,即使远离自己的现实时光,他俩都会不期然地悄悄地打开你的心扉,让你莫名其妙的回忆一番。这便是往事如烟的魅力。往事如烟,并非烟消云散,而是以无形的隐隐约约的形式存于心底,酣眠一般,渐渐成长,用特有的力量,让你回眸,回忆不堪回首的往事。

3

在《大地》一文中,作者写到:“我心想:这个家庭真美满啊。他们是这么地相亲相爱,即使贫穷,也显得如此富有。”我之所以喜爱这一句话,是因为我建了一个家,在县城,又艰苦奋斗的让独子结了婚,有了一个小孙女,有了一个天真活泼的孙女马玉微。渐渐地,我感悟到:一个家庭,有了孩子,孩子便是一个家庭美满的核心元素,这也是结婚生子的目的。一个家庭,有了孙子孙女,那么,孙子孙女便成为一个家庭美满的核心元素,因为孙子孙女是这个家庭延伸的元素与希望。另外,一个家庭,物质条件是基本的,是不可忽视的,是生存的前提,但只有这样的前提还不行,还需要家庭成员齐心协力构建美满目标。美满,其实就是和谐,也就是说,所有家庭成员都要齐心协力地构建一个家庭的和谐。这就需要建设个体精神元素,然而,这一元素从某种意义上说,与物质没有关系。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物质是无法涵养精神元素的,那么,如何培养一个人的精神元素?我认为,阅读文学书籍,是培养一个家庭成员精神元素抑或文明元素的主要途径之一。其次是家庭的精神或文明元素的基因传承。如果第二个方面缺失,那么就要关注第一个方面,走阅读文学书籍之途。如果也不关注这一方面,那么,内心将迷惑,在一个家庭的生存与发展的道路上,将阴云密布,哀乐声声。当然,阳光会有的,笑声也会有的,但不会多。所以说,一个家庭的相亲相爱是十分重要的,它让一个家庭富有,而非精神贫穷。

4

在《窗帘》一文中,作者写到:“我回去后便开始思索自己想帮助西斯歌的动机,就某方面而言,他的确代表了一群我所关心的人——穷人,以及受压迫的弱者。可是我这么做是否只单方面地表达了我助人的欲望,却忽略了他的感受?”适得其反,“我立刻恍然大悟,原来我只顾着帮助他,无意中竟伤了他的自尊心。”我获得启示:想帮助人,要看人家是否需要?人家需要帮助的,就尽力帮助。人家需要帮助的,你帮助了,人家就高兴。如果人家不需要帮助的,你主动帮助了,人家内心不高兴,还产生一些误会,这叫吃力不讨好。比如,对于庄稼来说,为什么说春雨贵如油?因为此时此刻庄稼特别需要春雨。之前,庄稼是处于旱情的状态,处于盼望春雨而来的状态。又比如,秋收时节,金黄色的稻谷正在收割,此时此刻来一场暴雨,农民需要吗?不需要,需要的是灿烂的阳光。金黄色的稻谷也不需要。所以说,这场暴雨是讨人厌的,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因而,要铭记,需要是帮助之前提。

5

在《对不起》一文中,作者写到:“我内心涨满了爱,可是却找不到可以分享的人。”我有深刻的感受,比如,当我的新书出版发行时,如果遇到能够愉快交流的读者,遇到能够分享我新书的读者,我就特别幸福,因为我内心涨满了爱,被分享。“我也不再感到悲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欢悦。”这,我有过经验,一旦出现人生的悲哀,我不想悲哀下去,所以及时想个办法,不是喝酒解除悲哀,这办法是年轻人的,而不是我这个“五十知天命”人的。那么,我的办法是什么?暂时离开悲哀之地,寻觅欢悦,不谈悲哀之事。有了欢悦,人生之悲哀,渐渐地淡化消解。这一办法就是,用一种东西代替另外一种东西。我始终相信,悲哀之事,只是暂时的,不是永恒的。悲哀,只是暂时的黑夜,将被黎明代替,将被欢悦代替。“而这座位于他出生地的教堂是个治疗创痛的好地方,于是我们便祈求上帝赐予我们力量应付这苦闷的人生。”我认为,对于信仰宗教的人们来说,他们的圣地,精神功能便是如此。而对于人类一般情况来说,在人生不同阶段,具有不同的信仰。这是我对人生信仰长期探究而得出的一个基本结论。“三星期的旅行就这样结束了,这段期间有欢笑也有悲伤,有音乐也有艺术,见够了美好,也体验了痛苦,可是这一切都已成为了过去,留下的只是无尽的回忆。”回忆,给定格的生命时光赋予一定的精神意义,以便更好的前行。

6

在《手中的泥土》一文中,作者写到:“以撒转头对我微笑,露出一口闪亮的白牙,而后说:或许你该一个人静一下,如果你能忍受孤寂,结果就能更加坚强,你不妨式着忘掉自己,开始画墨西哥的风土人情,用艺术来表达你的情感,让油彩及泥土带领你展开另一个崭新的旅程——内心的旅程。”启迪,如果要坚强,就要忍受孤寂。忍受孤寂是锻炼坚强的途径,长期的写作就是这样的,我感觉,我正在忍受不一样的文学人生孤寂;用文学艺术来表达我的情感,已经十四年了,还将继续,让文字带领我展开另一个崭新的旅程——内心的旅程。

7

在《方济神父》一文中,作者写到:“我听见内心深处的声音在对我说:尽管痛苦存在,但你只要伸出双手,就能撷取到快乐和幸福,所以你背负十字架时仍要快乐歌唱。”我五十有余,深切感到,人活一天,不同程度的痛苦依然存在,仿佛一种无法根除的病毒,这仿佛背负精神的十字架。怎么办?人是要活下去的,要前行的,所以选择快乐歌唱吧。因为“你的歌声将会克服痛苦,带给你平静和安宁。”

8

在《在工作手记之一》一文中,三毛写到:“这本看上去平凡又简单的书,是丁松青神父写作历程上又一次的进步,在他个人的水准来说,真是很好。我也一向认为,一个文字工作者,不能把自己的成绩跟任何另外一位作家去比较。终其一生,我们应当比较的是自我的突破和提升。”我联想,我出版一本书,平凡又简单,是我写作历程上一次进步。我不能把自己的文学成就与其他作家相比较,总认为,我取得的文学新成就,是自我的突破和提升。“《刹那时光》是为我而写的。做完这本书,我的灵魂又经一次洗涤。”一本书的完成,仿佛一件巨大的工程,从灵魂来说,是一次深刻而美好的洗涤!

 

作者简介:马永欢,1963年生于曲硐,1987年毕业于云南省教育学院政教系,现为永平职中教师。2005年开始文学创作,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名人名企文学院院士,河南草庐创作学院签约作家,《永平回族》杂志主编,《当代精英文学》散文副总编,《长沙头条》散文主编。作品在《散文百家》《北极光》等报刊上发表,出版11部著作。荣获大理州2013年度公开出版图书奖等多项奖项。参加第八届全国回族作家、学者笔会,奔流文学院第七届作家研修班学员,参加中国回族学会举办的新时代回族学学者论坛。“作家马永欢文学作品研讨会”在全国散文作家大理笔会上举办。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评剧艺术的灿烂诗情

[上一篇] 云烟浮动泼浩莽 千里江山绘鸿篇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