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爱吃涮羊肉的顾随
爱吃涮羊肉的顾随

作者:靳志华

民国国学大师顾随早年在日记和与亲朋好友的书信中,几次提到吃去涮羊肉,多是呼朋唤友一同去吃,可见顾随是个爱吃羊肉的人。

19269月,顾随辞去青岛教职,赶赴天津女子师范学校任教。工作之余,他经常与在天津同文书院任职旧友杨晦在一起,二人时常光顾的地方就是去天津南市游玩。他在寄给好友卢伯屏的信中写道,“昨日(1926105日)与慧修(杨晦字慧修)在南市吃羊肉锅子,甚好。恨无兄在座也。”这是顾随留存的文字中第一次见到“羊肉锅子”的字眼。

时隔八天后的1014,顾随与卢伯屏通信时,再次提到吃羊肉,而且还提到两次。第一次是109日,“晚赴东安市场,本拟吃涮羊肉,以不得座转之五芳斋。”第二次是1010日,“又与翔鹤、炜谟、君培同至北海吃茶半日。晚又到市场大吃羊肉。以太饱,夜半醒来,不复成寐,听君培在床头呓语模糊也。”

顾随在一个月内的信函中三次提到“羊肉”,一则说明他爱吃羊肉;二则也说明上世纪二十年代,在天津吃涮羊肉已是时髦。

在当时,吃涮羊肉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家常便饭,顾随出身地主家庭,任教后除工资所得,其家庭还时常给予经济供给,尽管如此,顾随吃涮羊肉也仅是在“邀人”和“被邀”时,才能一享这美食。他在1926124写给卢伯屏的信中写道“晚饭庄子毅邀吃涮羊肉,并与友人某君洗了一个澡。”庄子毅是今南宫市大召乡崔屯村人,民国文人,时也在天津女子师范任教,和顾随不仅也同事,也能以老乡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自然与顾随亲近许多,邀请顾随去吃涮羊肉也算尽老乡之谊吧!

在顾随的笔下,还记录着一则与杨晦共吃羊肉的文字,192714日,他在寄给卢伯屏的信中写道“昨日(三日)四时同往南市荣楼会慧修(杨晦);吃羊肉锅子,并洗澡,甚舒服。”看来吃羊肉,浑身出汗,然后再去洗澡,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

顾随多次提到“南市”,南市在何处?当时天津的南门外大街、南马路、和平路一带有一片街区,名曰“南市”。南市本是荒凉的积水区。然而,其上接天津城厢,下连各国租界,早在20世纪初,一些军阀、官僚、政客、银行家们争先恐后地在这里占地填坑、开路建房,经营房地产业。后来电车从附近通过,交通便利,令这个曾经“三不管”的地方逐渐发展成一个中下层人民的购物和娱乐中心。这就是当时令人神往的南市。

除了书信之外,顾随仅存不多的早年日记中也记载了吃羊肉的事。他在1927923日的日记中写道,“从电影园子里出来之后,便与涧漪、汉玺去吃羊肉锅子。吃饱之后,便去洗澡,于是便完成了小资产阶级的三种主要的享乐。”次日,他在日记中又写道:“昨晚是吃多了羊肉的缘故吧,躺下之后,又是好久不曾入睡。”

顾随是何日开始吃羊肉锅子呢?日记中也有记载,“鲜美有如初尝,虽然每年必吃,而且距第一次吃时已经十年了。”(出自1927923日顾随日记)如此算来,顾随第一次吃羊肉是在1917年,当时正值顾随在北京大学求学期间,而吃的也是北京的羊肉。

1926年,顾随曾写有一首七古,怀旧北京羊肉,内中有几韵是形容涮羊肉之美的。如下:

市楼卖醉销寒夜,京师羔羊美无价。

妃白俪红精且腴,鸾刀脍切妙天下。

炉中初看炭火明,釜中汤已沸作声。

盐豉辛辣发滋味,佐以园荽郁青青。

不尝此味已经月,入口脆滑如欲噎。

少饮能醉醉能狂,此时恨不天雨雪。

提起“涮羊肉”,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么顾随笔下的“羊肉锅子”又是何物?涮羊肉因其吃法简便、味道鲜美,深受群众欢迎。而涮羊肉多用铜锅烹饪,所以亦称“吃锅子”。顾随笔下的羊肉锅子也是涮羊肉的一个别称吧!

在顾随生活的年代,故乡清河是没有“涮羊肉”这道美味佳肴,直至上世纪九十年代,火锅才传进清河。如今火锅却是遍布大街小巷。可惜,大师已逝驾鹤去,羊肉依旧飘满香!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满月

[上一篇] 玉米情深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