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钓鱼岛是中国的
钓鱼岛是中国的

作者:陈健


    张老清个子不高,窄脸尖头。别看他其貌不扬,却是清水湾的“大能人”、“暴发户”。
    市场刚刚开放,张老清抓住了机会,下了海,做机线生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正是缝纫机销量巅峰的时代,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台缝纫机,个别家庭还置买了锁边机。裁衣锁裤,缝缝补补,机线的销售量自然很大,利润也丰厚。
     藏富思想颇深的张老清,虽然挣了不少钱,依然常常穿着自己陈年的旧衣褂,尽量掩饰富有。
     精于盘算的一些人,早窥视到了这个秘密。街道上有几个人也想着做这机线生意。这里面还有张老清的叔叔张日丰。张日丰也是个精明人,不同的是张日丰思虑重,想得多,拿捏不准的事,从不轻易下手。现在揣摩着自己的侄子挣了钱,便盘算着自己做机线生意肯定也能挣钱。张日丰开始有事没事去张老清家,帮张老清搬搬机线,卸卸车,打扫打扫卫生什么的。顺便打听张老清的进货和销售的渠道。可总到节骨眼上,张老清会敷衍着东一犁子西一耙地胡扯一通,有价值的话一句也不多说。
     多日的试探,张日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也没得到。最后张日丰下了决心,盯张老清的稍,神不知鬼不觉地尾随张老清到了生产机线的厂家。张老清前脚进货回来,他叔叔张日丰后脚也把缝纫机线进了过来。
     张日丰自以为做了件很聪明的事,自己马上也能大把地挣钱了。可他还没从沾沾自喜里回过神,张老清已经明白了过来。张老清对别人在自己盘子里分羹,十分气恼,毫不留情把机线的销售价格放了下来,照成本甩货。按着他的价格,张日丰连路费都陪了进去。勉强维持了几个月撑不下去了,只好央求张老清把他的货接了算了,并承诺再不做机线生意了。张老清并不同意,说:你哪进来的哪退。张日丰只得赔钱把机线转卖给一个叫林瑞的年轻人。
    林瑞凭着年轻,勤恳,体力好,初生牛犊不怕虎,信心十足。没多久,贷款买了辆小卡车,自己开车进货,即方便又比租别家的车省了些开支。看着原本自己的那些客户跑进了林瑞的门店,张老清心里刺痛刺痛的。生意忙的季节,林瑞的车跑得也快,新鲜的货总比他的货早早上市。张老清吃不好饭,睡不好觉。恨屋及乌,那次看到林瑞的汽车,张老清左右看看无人,顺手拾起一块砖头砸碎了林瑞的汽车玻璃。然后一转身鬼一样的溜走了。但林瑞的车很快修好了,依然跑在进货卖货的道路上。
     张老清又用自己工商、税务上的“朋友”给林瑞找麻烦,可被张老清看上的工商、税务上的“朋友”都是吃里扒外两边倒的墙上草,林瑞简单的请吃请喝就安然无恙了。张老清只好又花了血本,高价雇来邻村的闲人混混,给林瑞惹事,把鸡毛蒜皮的小事故意做大,给林瑞制造麻烦。林瑞的生意明显受到了影响,开始衰退。张老清也因付出太多,生意每况愈下。最后,张老清放弃了机线生意,开了个针织品印染厂。
     印染厂为张老清挣了不少利润,可没过几年清水湾的村头水沟里已是污水涟涟。庄稼减产了,最要命的是一旦风向朝村子这边刮,整个村庄便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污浊恶臭。村里有人投诉到了环保局。环保局便勒令张老清购置一套清污的设备。张老清一打听,这一套清污设备价格不菲。张老清不愿花这笔钱,他想来想去,就在自己的厂子里打了两口深井,直接把污水排进深井,照样的生产。
     张老清的儿子张小清初中还没毕业就被张老清招到自己的厂里。张老清认为,做生意认识些基本的字,会加减乘除足够了,学多了反而思虑得多,对做生意不好。知识越多的人,思想越固执。要自尊,舍不得脸面,钱能轻易地挣到手?你看看这个儿子张小清,别看只读了个初中,就任性固执了不少。首先这孩子反对把污水排进深井里,更要命的是他根本看不惯迎合那些官场上的局长科长。逢年过节,要他帮着给这些人送些礼物,他总一脸的不高兴,回来还不停地抱怨。张老清认为这孩子的学上多了。他只能开导儿子,说:“儿子,你别给我犯浑,让你给局长科长送些礼你就不高兴了?没有他们罩着咱们能安全生产吗?花小钱,挣大钱,这不是舍得吗,小的你不舍,大的怎能得。你只要想,他们收了你的礼物,开始为你做事,你就要有成就感。让他们为你做事别管用的什么方法,只要这个方法有效,就是一个好的方法,其他的不用考虑”。
    张老清的生意红红火火,等儿子结婚的时候,张老清盖了一处别墅,又在省城好的地段买了两套房,买了一辆丰田轿车自己开,买了一台丰田越野车儿子开。可好景不长,没几年,张老清印染厂的深井排污,弄得清水湾和邻近几个村庄的地下水质变坏,一张张联名投诉信摆在了有关部门的桌案上,事闹大了,再靠送礼贿赂官员显然不行了,张老清又不愿买那套清污设备,他的印染厂慢慢的关闭了。
    赋闲在家的张老清心里很不是滋味,一直忙着挣钱,真停下来,还真的不行,他像一条极度渴望财富的猎犬,用敏锐的嗅觉处处收寻着挣钱的信息。张老清商界的朋友给张老清说,他可以做一家企业的省级或市级的代理,跟着厂家一起发展。张老清想想,这个法子还行。可做哪些品牌呢?知名的品牌都有了固定的代理商,新的品牌知名度又低,怎样能找个名字响亮,厂家实力雄厚的品牌呢?张老清一直在等。
    日本要抢占钓鱼岛时,钓鱼岛这几个字突然火了起来,到处都有钓鱼岛几个字。张老清想,这肯定是个不错的品牌,可一时还不清楚是款什么产品。正当张老清想不明白的时候,街道上突然来了几辆车,每个车上都有醒目的钓鱼岛几个字,车上下来几个年轻人也不知说些什么。有些人就围了过去,张老清看到林瑞也走了过去。这正是个机会,张老清也直走过去,把惯于赔笑和假笑的脸挤成一朵扭曲的花,对着前面那个正在讲话的年轻人问:这钓鱼岛是款什么产品?那个年轻人怔住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倒是林瑞不屑地抢白了一句,想钱想疯了吧,睁眼仔细看看,人家在宣誓主权呢。周围的人哄地笑了起来。张老清结结实实地丢了面子,他一时语塞,灰溜溜地从人群里退了出来,心里那个憋气啊。
    直到吃晚饭的时候,张老清心里还堵得慌,在众多的人群里,他出了低级的洋相,让人嘲笑,特别是被林瑞嘲笑,张老清怎能受得了。妻子端来饭菜,张老清叹口气,释放似的连喊三遍,钓鱼岛,钓鱼岛,钓鱼岛。没想到对面吃饭读一年级的小孙子接口而来。钓鱼岛是咱们中国的。
    不知怎地,张老清压抑在心里的憋屈一下爆发出来,他把碗猛的向桌上一顿,大声地吼道,钓鱼岛是哪国的关你屁事。
    小孙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下一篇] 老王

[上一篇] “沾不着”外传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