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年货
年货
作者:德勤
       腊八一过,时间就像小孩子满街跑,大人是拼命追赶,累的满头大汗   直喘粗气。这不,住在河北内蒙山西交界的一个山村的老刘,天刚亮草草吃了一口饭,就驾驶三轮电车带着媳妇早早去乡镇赶集。到了集市,早已经人来人往,热热闹闹。他两手扒开熙熙攘攘的人群,小心翼翼的向前挪动脚步,“就这一片了,卖完就没了!”顺着声音望去,肉铺的张大脑袋正红着脸,长着大嘴割肉呢!“给我留一块,10斤就够!”老刘挥着大手一边呼喊大脑袋,一边使劲往前凑,生怕没了肉。好容易到了案板前,喜滋滋的大声招呼老婆:“掏钱,掏钱!”谁知轮到自己时,眼看着几块肉就不见了,好像生了翅膀不翼而飞,就剩一块猪后座,大脑袋放下刀子,拿出一个红色的塑料包装袋,嗖的一下后座就不见了,“明天再来吧。老刘,明天给你留一块。这块是人家昨天说定的。老刘,明天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写几幅对联。”老刘老婆掏出来的两张百元人民币又不情愿的放回腰包了。他们只好决定明天再来割肉,今天就买了一袋大米一袋白面,各样蔬菜水果,家居生活用品,整了满满一车才回家。
       老刘回家后,想起大脑袋嘱咐的话,就到自己的书画简易房开始写对联。说起他的手艺真不是什么学堂里学的,也不是拜师傅学的,更不是祖传的,他70多岁土埋半截的人了,也没见过自己的亲爹娘,每年初一拜完年,他就挎着小篮子到坟上给奶娘上坟。据说他的身世很凄惨,他的母亲是旧社会有钱人家的丫鬟,道貌岸然的老爷骗取了她母亲的芳心,一次耦合生下了他,把他送到远离生母的老百姓家,不能给他母亲一个身份,还要让他们母子生离死别,母亲受不了这么大的痛苦不到一年就命归黄泉了。
        老刘从小就很聪明伶俐,喜欢写写画画,村里人说他天生就会画,很小的时候就能画窗户水彩画,什么牡丹菊花芍药荷花,只要你说他准能画。在奶娘家长到14岁时,奶娘得病去世。从此他便成了一个孤儿,自己生存了。生产队长照顾他住在生产队里饲养处下夜,半夜饿的睡不着觉就到骡马圈扒拉马槽子里的草料,找几粒黑豆嚼嚼。长到成人后有机会到外面做工作,生产队就把他安排出去。他在外打工期间,有人给他介绍对象,就是现在的老婆。他老婆也是个穷苦人没有上过一天学,羡慕挣工资的工人就嫁给他了。谁料到结婚不久,他的工作就结束了,打包回家吧。他当时身无分文,没有住房,就在村里借住别人家不用的土窑洞,破烂不堪的窑洞没有窗户,他们就用几个葵花杆遮挡。由于他手巧,能画画写字,村里的红白喜事需要写字油刷棺材的活就给了他,挣点零花钱,也挣点白面馍馍什么的,他也能吃香的喝辣的,也就是那个时候他不但学会抽烟喝酒,也跟着厨师们学会做饭,跟着吹鼓手的学会吹拉弹唱,他成了村里的的能人,谁家有啥不会干的,就去找他。
      “媳妇,你歇着啊,等我写完对联就去做饭。”老刘一边写,一边大声告诉媳妇。他虽然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种着十几亩地,农活很重。但是冬天清闲有空,家务活就全包了,让老婆打麻将,跳广场舞,走街窜户聊天,梳妆打扮,任老婆高兴做啥事都尽全力支持。这个大字不认识几个的农妇,是他一生的贵人。他要好好报答她。结婚后,老婆给他生了一儿一女,女儿如花似玉,儿子英俊潇洒。一个无家可归四处奔波的孤儿有了温暖的家,过上了神仙般的日子。在农村有句老话,老婆孩子热炕头,拿什么官位金条都换不到啊。曾经村里有两个男人出去当兵,一个是军医,一个是厨师,他们结婚以后都舍不得这神仙日子,退伍回家了。如今老刘的儿女都在外地结婚成家了,生儿育女,每年回来看看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老刘的一大家聚齐了,有10口人呢!红红火火一家人过年,多幸福!
        
        老刘写好对联就直奔窑洞里的灶台做饭。“闺女打电话了,不让买任何东西了,他们开车回来,鸡鸭鱼肉都买好了,你的衣服我的衣服都买了,”媳妇坐在炕头上念叨着,老刘一边切菜一边搭腔“太麻烦他们了!”不一会,老刘就端来两碗热腾腾的面条,放到媳妇面前的饭桌上,他又出去端来一盆香喷喷的蘑菇肉丝白菜汤,“趁热吃吧,锅里还有,”他把一双筷子递到媳妇手里,自己也端起碗开始吃。日子过得真快啊,过年变化也太大了。只要花钱,要什么都是现成的。农村一般过年要做一锅豆腐豆皮,压粉条,磨好黄米面,煮一锅红豆馅做豆包,买几斤糕点,几斤水果糖,啤酒白酒香烟也不能少,鞭炮大炮最是重要,家家还要备好一捆柴火,大年初一早晨点燃旺火,一家人围着烤火,有众人拾柴火焰高的寓意,在寒冷的冬天也能感受抱团取暖的温暖。“现在过年没啥忙的了,窑洞的窗户都换上塑钢门窗了,早些年我是累的腰疼腿疼啊,没日没夜的画水彩画,写对联。如果赶上谁家有红白喜事,更是忙的团团转,”老刘吃了热面,脸上泛着红光,满脸的皱纹也舒展开了,乱蓬蓬的花白头发冒着热气,谈到当年他能干的事时,声音也洪亮了,眼睛瞪大了,下垂的眼皮也睁开了,似乎年轻了好几岁。“享福了,年轻时受点苦不叫苦,老了受苦才叫苦”,媳妇也兴致勃勃,他们都为自己晚年的幸福生活庆幸:孩子们都很孝顺,生活工作都不错。去年国家还给贫困户盖房子,他们二人不但有冬暖夏凉的窑洞,还有了房子。村里的鳏寡老人更是照顾的周到。孩子们在外面生活也放心了。
       第二天,他们没有着急起床赶集,不慌不忙的吃了早餐,才带着媳妇开电车出发。今天他们打算好了,先把对联送给肉铺大脑袋,买了肉就去买鞭炮,再买点上坟用的冥币烧纸檀香。一切买好了,就去理发馆理发,给媳妇烫头染发,过个欢欢喜喜漂漂亮亮的大年。

[下一篇] 小小说《等待》

[上一篇] 《山村情事》之疯男人的彼岸花(序)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