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悠闲的羊儿徜徉在大坝上
悠闲的羊儿徜徉在大坝上
作者:张修东

朋友,你亲眼见过成群的羊儿,成片的羊群,悠闲自在地走在大坝上的宏伟景象吗?

朋友,你亲眼目睹过草天成一色,白绿相交间,活泼的羊群,低头走在碧绿原野之上的镜像吗?

我可以自豪地告诉你:我在坝上草原见过。

那是一幅自然绘就的油画,远看逼真,近看动人,烙印在人们脑海里经久不散。

那是一幅人和物与自然和美相处的水墨画,自由绽放,色彩艳丽,镌刻在人们的心海。

那里,悠闲的羊儿低头走在大坝上!我心狂野,我心广阔,我心博达,我心感恩,从此有了更充足的理由,有了更充分的把持,有了更驰骋的想象。

跟随女儿公差到达张家口,脑子里随即就有了逛逛草原的念想,同时也是为了了却二十几年前我的一次公差未能实现的遗憾。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和当时的党委办杜主任来到煤炭部在张家口煤机厂成立的改革改制材料审核组。材料审核通过后,审核组的领导就建议我们去草原看看。记得当时好像是杜哥要去看望在京的亲人,于是我俩离开了触目可及的草原。二十郎当岁的我,自以为年轻,还会有机会,登上返回的列车了,依然在自我安慰着。可是这一等就是二十年啊。人生有几个二十年呀。不过还好,这次终于如愿!看来,人生有些愿望,大都能实现的,只要心里有梦想,只要初心不改!我的愿望,一点也不像我曾经读到的印度作家泰戈尔《愿望的实现》里的老爸和儿子,在愿望小仙子帮助他俩实现身体互换、身份互换后,但那颗弱化的心依旧保持着。儿子变大后吃糖没滋味,老爸变成小孩后不愿意上学,俩人都失却了原有的快乐。直到后来愿望小仙子听到怨言,又还回了他俩的愿望,从此才又有了快乐。我没有返老还童的臆想,更没有遇到小仙子的福气,但是我坚信,只要心里一直装着梦想不松懈不退缩,我觉得就有实现的概率。

确定了旅程,这天,我们早早地赶到旅行社指定的集合地点,心里却一直惴惴不安。草原啊,你到底长啥样?你能揭开神秘的面纱,让我这个山东汉子一睹你的芳容吗?在观赏了七彩花田草海,浏览了“神秘中都”公园后,我们一行五十几人乘坐的大巴心情凝重,慢悠悠蜗行着,它不像刚刚还在柏油路上奔跑的野马,这会儿倒像是一头慢条斯理的老牛了,车多道窄,人的心情随着道路的起伏在颠簸,不过,道路两旁的绿草、棕马、鲜花,蜂拥而至跑到你的跟前,风声、鸟鸣、草动声,一起灌满你的耳膜,有点应接不暇,也淡化了因堵车引起的烦躁心情。

来到坝上,本来就是一片碧绿的大草原,好似知道我们的游览行踪,更好像在以更为清新的面貌,欢迎我们的到来,不知不觉间,大巴的玻璃窗上染上一层细纱般的雨露,不一会儿又有豆粒大的雨点轻轻敲打车窗,演绎了车上飞瀑。在欢呼草原湿润的同时,大家也在担忧:这次能否踏入草原腹地,欣赏她的靓姿。车子爬过一块拥挤的路段,只见道路两旁的风力发电机组旁若无人矗立着,风翅儿精神抖擞地转动着,一组显得孤单,成片倒蔚为壮观了。在它的下面,大巴车子如同玩具汽车,人显得特别渺小了。是啊,再伟大的人和物,其分量和空间,和大自然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

车外,雨,在静静地下;车内,导游熟谙地介绍起张家口“老三宝”:莜面、山药蛋子(土豆)、大皮袄。自称“小花”的导游说,张家口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从堡子里拓展开来,又形成了新三宝:农业、旅游和发电。绿地支撑的草原,有了电力机组的陪伴,从此告别黑暗,迎来光明!据说,一个架子转一圈就能产生一度电。当我琢磨着有的风翅不转动肯定是在偷懒耍滑时,小巴士司机说,那是已经充足电量的缘故。羞我无知,自感惭愧啊。他说,这些机子组合起来的能量传输到京津大地,造福于人民,确实立了大功的,于是我更加景仰起这些日夜奔忙、默默无闻劳作的它们了。它们像草原的野草一样普通,却像秋英、马鞭草、百日菊那样靓丽。

坐在飞奔的小巴士上,我感觉就是跨上了一匹野马,风吹劲道,吹干了我的短发,我想,这时的我如果有一头长发,那一定是长发飘飘,仙气十足,撩发如画,神情妩媚。之前,我在天鹅湖骑马时的情景,又在我的脑际浮现——第一次见到成群的马儿,第一次登上马鞍,第一次骑上一匹看着顺眼的马儿……马蹄轮流拍打着松软的土地,扬起一些尘土,眼前是马儿奔跑的情景,眼底下是飞扬飘逸的马鬃,自如散漫,稳健庄重,俨然一种对马背上的骑士认真负责的态度。在马的身上,看不出人的一些做作、一些虚伪,和脾气温和的马儿亲近,就像我在和马儿交谈。有句名言说道,人类文明因交流互鉴,才有价值。我和马儿时而窃窃私语,时而大声交流,它也似曾听懂我的语言一样,想着回头看看我,但是尝试几次都未能如愿,只好遗憾地低头走它的路,即使身边有鲜花,即使身边有天鹅湖。在微风吹拂下,马鬃有点飘飘然,马尾有点自在在,我悠然坐在马背上,视野在放宽,心血在狂野中奔涌……

小巴士把美景远远甩在身后,如织的游人星星点点,道旁的私家车星罗棋布,成片的野花不规律地迎风摇曳;成群的白云不规则地随意飘游。行至高坡处,草原与天相接,白云融入其间,草、云、天一体的美景就在跟前,似乎宇宙回到了混沌时代;行至低洼处,白云翻版的羊群低头走在草原上,一朵白云下面是一只白羊,一只白羊紧跟一朵白云,就像地上一个人、天上一颗星一样。悠闲的羊儿低头看一会儿草原、吃一口草,似在感恩草原的给予;抬头看一会儿白云、观一会景,似在找寻和自己同宗同族的白云兄弟,“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一派和谐的气氛,叫人艳羡。真想卖掉新购的几十万的二手房,搬家到这里,和牛羊为伍,与白云做伴,和草原亲近,与自然搭班……

悠闲的羊儿低头走在大坝上。气温在坝上和坝下有很大的差别。穿着短袖衫的我,在坝上显得有点单薄,但草原的热情感染了我,浑然不觉得凉风习习,倒是浑身热乎乎的。

我站在观景台上,目之所及地眺望远方,河流纵横,绿意盈怀,沟壑层叠,山势险峻,无形之中扩展了我的胸怀,人啊,如果有大地的包容,有草原的阔达,有白云的闲适,有羊群的自在,无烦无险,无忧无虑,那该多好啊!

我站在观景台上,心随景动,肆意飞翔,不一会功夫,我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绿色的虫子,蹲守在观景台前,以蚕食露水为生,靠湿草、润风慰藉,天天有白羊、白云伴陪。我成了一只绿色的小虫子,就住在观景台下,羞涩鸣叫,阅人无数,白天检阅每一个有缘经过我跟前的人,到了晚上,闻着青青的原草味,铺上软软的干草堆,头着柔柔的百草枕,盖上薄薄的月光被,赶走无色的云,静静地,静静地,放电影般地回味这一天见到的美女靓男,憧憬起将来的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日子,这样地过完这一辈子。草原仙子,我的愿望能够实现吗?

从地理位置上讲,张家口是我国的北风口。二0二二年冬奥会滑雪项目选在张家口,便是“白色经济”借力冬奥会登上风口的见证,当然,白色经济自有白云的功劳。在我的手机收藏夹里,就留存了许多张蓝天白云的图片,归来十几天了,一直不舍得删除。想到蓝天白云衬托下的草原,忆起草儿绿、羊儿欢、景儿美,便觉得生活是这样的美好。

我想,冬奥会前后,我还会来看你,不为别的,就为看看:悠闲的羊儿低头徜徉在草原大坝上!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上一篇] 小姨的天主堂

[上一篇] 小喇叭开始广播啦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