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作品评论 > 文学之旅 ——读三毛《万水千山走遍》
文学之旅 ——读三毛《万水千山走遍》
作者:马永欢


我购买了著名作家三毛的散文集《万水千山走遍》,阅读后深受启发,要当一个作家,就要走出家门,多走走,多看看,进行文学之旅。你看三毛,走遍了万水千山,于是写出了散文名著《万水千山走遍》。

一场独奏,一个观众(三毛),谱写了壮丽的篇章:“演奏的人,闭上了眼睛,将自己化为笛,化为曲,化为最初的世界,在那里面,一个神秘的音乐灵魂,低沉缓慢地狂流而出。”

我仿佛身临其境,用灵魂感触一个神秘的音乐灵魂。文艺,纯粹的文艺,应该如此高歌。舞台上只有一个舞者,台下只有一个观众,这似乎是一种文艺史上的奇迹。然而,这样的情景,让我敬畏,因为文艺需要这样的伟大精神,需要灵魂的交流交融。就如同当下阅读文学书籍的环境,大环境抑或小环境,像沙漠,即使有绿洲也不多。在这种情景下,我依然购买文学图书,依然津津有味地阅读,坚持不懈地写作,情有独钟地出版自己的作品集,微笑着捐赠图书赠阅图书,执着地广泛而深入地传播文学精神与文学情怀,在文学舞台上独自表演,寻觅知音读者,携手在文学路上阔步前行。这一切,我想象,我闭眼想象,我仿佛将自己化为文学之笛,化为文学之曲,化为文学最初的世界。在那里面,一个神秘的文学灵魂,低沉缓慢地狂流而出,像激流,像奔腾的新时代长河,向前奔流。

“而他竟将这份情怀,交给了一个广场上的陌生人。”是的,这交给的情节,就像一个作家给一个知己赠阅自己的文学作品。赠阅的是一份情怀,一份信任,一份自豪。因此,赠阅应该举行一个庄重的仪式,无论在何时何地,缘于对文学的敬畏。

“奏啊奏啊,那个悲苦潦倒的印第安人全身奏出了光华,这时的他,在台上,是一个真正的君王。我凝视着这个伟大的灵魂。”我阅读,我忘记了自己的存在,走进这一阅读情景之中。奏啊奏啊,仿佛我阅读的优美声音,也好像是我写作的动人节奏声。这声音,不就是劳作的声音吗?多好听。好听的声音,宛若那个悲苦潦倒的印第安人全身奏出的光华,也像我的文字溢出的如水流年的光华。“这时的他,在台上,是一个真正的君王。”而我呢?仿佛一个不停歇的文学旅游者,独自将走遍万水千山。

三毛说:“终于,选择,我最不该碰触的,最柔弱的那一茎叶脉——我的故乡,我的根,去面对。”只有面对自己的故乡,自己的根,才能够找到自己的文学写作方向。我是这样认为的,因此我的文学写作是从故乡出发的,是从生命之根出发的,是从“初心”出发的。有人问我,你的文学初心是什么?我说,我脚下的故土,具体来说,就是曲硐回族村的故土,永平县的故土,大理州的故土,彩云之南的故土。

三毛说:“就这么决定了,要先对祖先和传统回归,对乡愁做一个交代,然后,才能将自己的心情变成一个游客。”在这里,三毛所说的乡愁就是对自己的祖先和传统的回归,我是认可的,是赞同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祖先,犹如一棵大树,自己是树梢,抑或一枝,都有自己的树根。自己沐浴阳光,自己成长,但不要忘记自己的生命之根,自己的祖先,也就是不要忘记自己的根本。另外,任何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优秀文化传统,即使你前半生东游西逛,少年轻狂,不懂民族传统之事,但在后半生,在步入老年生活的时候,该走进自己的民族传统,用心回归自己的民族传统了。游客,表面是一个游客,其实是一个从初心出发的一个游客,从民族传统出发的一个游客。

“我已经知道了我住的是旧城区的一家客栈,并不是拉巴斯那些豪华的观光旅馆,也正如你对我所说的:如你这样的人,应该更深入地观察我们的城镇村落人民和这块土地,不应只是在大饭店内消磨旅行的时光。”

这样的体验,我经历的多,我外出旅游,居住宾馆要求不高,能够住就行,价格不要高。我旅游目的是进行文学之旅,为了深入地观察途径的,或城镇或村落或人民或土地或民风民俗。当然,要深入观察与认知一个典型的旅游文化景区,抑或一个典型的民族旅游文化村落,就要在不同时空走进,观察认知,自己会恍然大悟,悟到了其中的典型内涵,抑或提炼出旅游文化模式。也就是说,一次游走是不够的,需要多次深入,就像在不同时空认识一个人一样。

[下一篇] 拜读生命的最后一课 ——读琼瑶《雪花飘落之前》

[上一篇] 像盛开的樱花 ——读迟子建《候鸟的勇敢》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