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童年旧事
童年旧事
作者:张炳吉



在“尿不湿”出现之前抑或更早的年代,处理的婴幼儿的屎尿问题一是靠旧布,二是靠狗。

当作屎尿布的原料虽是破旧的棉布,但是孩子们在上面屙屎后也舍不得扔掉,而是先把它平铺在一块石板上用秃头的小笤帚将其扫除,然后往尿盆里倒入水,再将屎布放入水中清洗、晾干,以备再次使用。如果是在严冷的冬季不能晾干,则要放到火炉上烘烤。

那时,有婴幼儿人家的猪圈矮墙上常放着一块清洁屎布用的石板,当然,还有一个红泥烧制的尿盆和一个废旧的秃头小笤帚。冬天,走进他们家的屋里,没有茶香,没有酒香,弥漫着都是浓浓的孩子们的屎尿味。

清理孩子们的屙屎问题有时也去门外叫狗。

狗是街坊邻居们散养的狗,性情大都温顺,它们常常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叫狗时是这样的:母亲站在大门口,面对街心,扯开嗓子:“嗷唠唠、——”“嗷唠唠、——”由于人狗打成的合作协议由来已久,所以,只要这么一呼就会得到半街狗的响应。有时只呼一两声,便有三四条狗闻声而至,有时呼很多声才来一条狗。对狗们来说人的呼唤应该如同“开饭了” “开饭了”那么美妙吧?只见它们急急慌慌地窜到呼者跟前,摇头摆尾,迫不及待地随之进家。叫狗前,做东的早把粘有屎的旧布平铺在地上,当狗看到屎布上热乎乎的美味后立即微曲前爪,低下狗头,伸出狗舌,“吧唧”“吧唧” 敲梆子似的把屎布上东西舔舐干净。完了,还要抬起狗头瞧一眼东家,那意思好像在说“真好吃!还有吗?”在食品短缺的年代,人饿,狗也饿,能搓上这么一顿对它们来说也算盛宴。

屎布上的东西被狗舔舐干净了,孩子屁股沟里的屎迹怎么办?聪明的母亲常常用双手托住孩子的双腿,把孩子的屁股在地上来回蹭,以图蹭掉屁股沟中的屎迹。但由于屋里或者院子里的地面平整,没有凸凹,往往不能如愿。于是,母亲就搬起孩子的屁股对准狗。狗善解人意,见状后立即抬起狗头,伸出狗舌,“吧唧”“吧唧”几下就为孩子清理的干干净净。有时本已清理干净了狗却意犹未尽,仍然继续在孩子的屁股上舔舐,这时只要母亲发出一声”滚”,它就会知趣地离开。细心一些的母亲当她们把儿子的小屁股对准狗的时候,担心发生意外,往往要用一只手护住儿子将来给她传宗接代的工具。因为狗毕竟是狗,下嘴时没准儿,尤其是饥肠辘辘的狗,万一它把男孩的裆中之物当成肉包子,一口咬将下去,岂不让她断子绝孙?

孩子三四岁的时候,母亲就不必为他护裆了,但要替他叫狗。当狗闻讯赶到院子时,人狗配合的相当默契:本来蹲着的男孩就会高高地撅起屁股,摆出冲天开炮的姿势;狗则按照“先下后上”的顺序依次为他清理,即,先吃掉地上的,在舔掉他股沟里的。当然,男孩会遵照母亲的嘱咐,用一只手护住自己的要害,但由于他经验不足,捂不准焦点,常常弄得满手都是自己的排泄物。

 

                                  2020126日星期日

[上一篇] 小姨的天主堂

[上一篇] 假如没有诗和节日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