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堂姐
堂姐
作者:真心汉子


堂姐,是我父亲叔伯兄弟、福厚叔的大女儿。和我同龄,上小学时我们在一个班。堂姐的花衣服经常干干净净,笑意常常写在堂姐的脸上。堂姐因为有点傻,屡遭同学们的嘲笑,放学路上,还不断遭到男同学的恶作剧。但堂姐知道我们是本家,知道我是堂弟,我们两家是前后院,所以对我很好。那时,福厚叔是生产小队会计,家里的日子比我家好,堂姐不时带点吃的送我。但时间不长就疏远了,因为我受不了同学们的讥讽:你怎么有个傻姐姐呀?后来我在同学们面前就羞于承认堂姐是我的堂姐了。

由于堂姐有点傻,学习很吃力,考试不及格的时候居多,但是堂姐学习是非常努力的,她比我用功多了。不知怎么的,堂姐剪得一手好窗花,经常剪个花儿呀、鸟儿呀的端详,自己觉得满意了,便“扑哧”笑一声。每年春节时,街坊四邻都讨了来糊窗。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堂姐退学了,因为福厚婶又生了一个儿子。福厚婶每天要参加生产队劳动,照顾弟弟的任务便落到了堂姐的身上。从此堂姐便不断遭到福厚婶的打骂,因为堂姐对弟弟照顾的不周。是啊,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儿怎能对几个月大的弟弟照顾的无微不至呢,何况堂姐还有点傻。堂姐的眼神渐渐失去了原来的光彩,原来便不爱说话的堂姐更加少言寡语了。衣服上常见饭疙疤,还不时有尿骚味儿。窗花也是时剪时不剪的,即使剪了,也没有了原来的灵性。但是有时见到我上下学,眼神便一亮,和我打听学校里的事情。我知道堂姐还是想上学的。

我到十里之外的学校上初中,住校,每周星期天才回家一趟,和堂姐见面的次数更少了。偶尔见了面,堂姐还会问候我:弟,回来了。上学累不累?能吃饱吗?学习成绩怎么样?我只简单的回答便走开了。上初三那年的一个星期天,我刚到家,母亲便和我说到了有关堂姐的事情:前天,堂姐正在厨房给全家人做下午饭,弟弟在堂屋炕上烤火,不小心引燃了棉裤。弟弟哭喊着出去找大人,越跑燃烧的越快。那时,大人们都在地里劳作。等福厚叔、婶知道时已经太晚了。失去理智的福厚婶连拧带打、好好地把堂姐修理了一顿。我到福厚叔家表示了我的悲痛,同时也见到了堂姐。堂姐的头发很凌乱,衣服也很脏,,明显消瘦了很多。堂姐见到我先是一愣,继而是害怕,最后不敢看我了。堂姐的精神已经有点错乱了。后来,福厚叔、婶接连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堂姐又肩负起了照顾两个妹妹的任务,小妹妹因小儿麻痹症拐了。对于弟弟,福厚婶就连摸都不让堂姐摸一下了。堂姐常常对着弟弟发呆,窗花是再也不剪了的。

师范毕业后,我走上了工作岗位。在我工作的第二年,堂姐嫁人了。婆家是临近的南马村的,堂姐夫和我是初中同学。堂姐夫母亲早丧,家里非常贫穷。结婚时不是星期天,我没有去送亲。每年过春节、堂姐夫来给我父母拜年时,我顺便打听一下堂姐的事。堂姐回娘家时也到我家坐坐。堂姐婚后的生活还是不错的,在家里洗衣做饭、抹桌扫地,忙时还到地里帮助做农活。堂姐的眼里渐渐有了精神。春节又剪了窗花送人。婚后第三年,堂姐离婚了。原来,堂姐夫先是在附近的煤矿拾煤,有了一定的积蓄后开了个小煤场,便和别的女人好上了。堂姐知道后也生气,但经常窝在心里发泄不出来,更别说和堂姐夫打架了。堂姐的神经渐渐错乱了。离婚后,堂姐回了娘家,堂姐成了福厚婶的眼中钉、肉中刺。堂姐不时走失,对女儿疼爱有加的福厚叔一次又一次找回。这期间,福厚叔也曾到市里给堂姐看病,老也瞧不好。我见过堂姐几次,堂姐总是拦住我说:弟,我想回婆家。你给你姐夫说说,我能干活,我能对他好。我想他……

工作五年后,我在县城里安了家。一次中午下班回家,在我家的街口,一大群人围在一起:“快、快、这有一个傻子”、“不知从哪儿来的疯子” ……我扒开人群,是堂姐。堂姐穿着破烂的衣服,满脸污垢。堂姐那一刻认出了我,嘴张开了,分明要和我说什么的。我退缩了。回到家,我左思右想:是不是把堂姐接上来?堂姐吃饭了吗?堂姐怎么跑到这儿来了,要知道这儿离老家四十里地呀?下去给堂姐买几个包子?我给福厚叔打了电话。等我下去时,堂姐已经走了。我暗骂自己的冷漠,自己的自私,自己的无情。

几个月后,我回老家看望父母。和母亲聊天中知道,堂姐又走了人家。堂姐走到了卢仙村,村里的一个老鳏夫收留了她。半年后,老鳏夫把堂姐送回了家,因为堂姐已经什么都不做、每天只发呆了。堂姐真的傻了,堂姐的脸上已没有任何表情,叫吃就吃,不叫吃也不知道饿。拿了美丽的窗花让她看,也不会看一眼的。

上周,一向疼爱堂姐的福厚叔走了,带着对人世无限的眷恋走了,带着对儿女无限的牵挂走了。尽管穿着重孝,但堂姐的脸上看不到悲伤,眼里没有泪水,任凭几个婶婶在一旁一再的训斥、责骂……也许,堂姐听够了太多的骂,挨够了太多的打,堂姐最后一丝对幸福的追求也落空了。

堂姐的眼神很空洞,里面什么也看不到。

责任编辑:清风

[上一篇] 一个人过年

[上一篇] 登泰山记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