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登泰山记
登泰山记
作者:真心汉子


心中常常回忆第一次登泰山时的情景。

1999年615日,邯郸市理论骨干培训班结束后,组织其中的40人要去登泰山。我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

入冠县,过聊城,穿肥城,越泰安,我们于夜12点多到达泰山脚下。稍事休整,购买门票。凌晨1点多钟我们开始了登山的旅程。道路崎岖不平,台阶或三或五,只有两边微弱的灯光照耀。不一会儿,大部分人浑身冒出汗来,有的气喘吁吁,登山的队伍逐渐拉开了距离。越走越险,越走越感疲乏,只有走一段歇一歇。衣服在夜风中湿了又干,干了又湿。1个半小时,跋涉11华里,我们到达了中天门。我冲一桶方便面充饥。个别身体较弱的伙伴就等坐索道了。半个小时后,我们又出发了,最艰难的旅程开始了。

虽然来之前我就听说泰山十八盘如何难登,已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是真的到了跟前,才真正领教到它的艰难。山势越来越陡,仰望黑黝黝的天空,不知道哪儿才是尽头。腿越来越觉发软。平时上一个台阶不觉得怎样,可是这时每一个台阶对我来说都是一个考验。到了五松亭休息,我有了停止登山的念头。“何必自己给自己找罪受。”我心里念叨着。这时从山下上来一对行人。走近了,可以看出来是一对父子,小男孩儿1112岁的年纪。两人有说有笑的走着,孩子的步伐还是很轻松有力。我心里陡然生出一种志气:登,一定要登,否则不如一个11岁的少年。手抓着石阶边上的栏杆,借助于胳膊的力量,一步、两步、三步……近千个台阶后,我来到了对松亭。仰望远处的灯光,游人告诉我,南天门快到了。咬牙,上!三步一歇息,五步一回头。忽然,从身后传来一阵悠扬的音乐。伴着优美的节拍,连我的腿也觉得轻松了许多。不一会儿,两个18岁左右的女孩子赶了上来,短衣短裤,身后背着随身听,一边努力地走着,一边轻声哼着音乐。“跟上,不要掉队,你是个男子汉。”我鼓励着自己。

升仙坊到了,呀,升仙坊到了。羽化成仙了,我顿时有了精神上升华的愉悦:是的,我一定能行。这时晨曦未露,天逐渐要亮了,“南天门”三个字依稀可见。我一手抓着栏杆,一手抓着石墙,艰难地爬着。有时两手扶在台阶上,不是登山,是真正的爬了。几乎一步就要歇一歇了,汗水不停的滴落在地,衣服如水洗过一般。到了南天门,我浑身有了虚脱的感觉,所带的纯净水已喝下去3瓶。

“太阳出来了,太阳出来了……”正歇着,从日观峰方向传来阵阵喊声。我浑身一振,翻身跑了起来,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量。我一口气小跑着到了日观峰。看红日初吐到霞光万丈,3个半小时的艰辛顷刻间融化在金色的阳光里,融化在人声鼎沸的欢呼声中。我登上泰山极顶,环顾四野,领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神韵,感悟“登泰山而小鲁”的情怀,一时神思飞扬,感慨万千。

回到南天门,我两腿象灌了铅,稍微抬一抬就发疼。一边是下山的路,一边是去往索道的路,如何取舍?一时拿不定主意。这时过来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70岁左右。老头儿一手拄着拐杖,一手在老太太的搀扶下,蹒跚地下山去了。“走,走,一定要坚持下去!”一个声音在耳边叫喊着。我一路趔趄着挪下去。看树木苍郁,树林荫翳,花草丰茂;听鸟虫唧唧,松涛阵阵,溪水潺潺;体会摩崖碑刻上文人骚客的风采。真的是一步一景,目不暇接。我拍照留念,心旷神怡。如果乘索道下山,怎会欣赏到如此之美景,差一点留下终身之遗憾。

晚上我住在泰安市一家宾馆,隔窗远眺,泰山顶上的灯光时隐时现,宛若在天边。这么艰难的路我走过了,这么高的山峰被我征服了,人生道路上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我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责任编辑:清风

[上一篇] 一个人过年

[上一篇] 老家河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