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追忆刘祥老师
追忆刘祥老师
作者:冀采北京分会

图为刘祥先生

   3月24日惊闻刘祥老师去世了,我的心里一阵酸痛,怎么会呢?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刘祥老师是我们通州区的名人,很多人知道他是《运河》杂志的主编,在业内他的小说、诗歌、杂文都是口碑极佳,有目共睹。他发现、培养了众多文学新人,是通州区文学界的伯乐。
   我记得最清晰的两件事:那年通州区文联为了栽培文学作者,文联每年有十个名额为其出个人文学作品集,也就是第二年,在通州区文化馆传达室,刘祥老师对我说:“丙申,你也准备准备吧,给你一个名额,出自己的文学作品集!”我喜出望外,忙说:“我写得太杂,写得小说很多底稿都找不到了,诗歌、杂文又不够出一本书的,怎么办呀?”刘祥老师说:“不要写得太杂,不急,你觉得在哪方面更强,就在哪方面使劲好了……”
   搬了几次家,很多书都找不到了,我记得从95年开始在《运河》上发表诗歌,小说、杂文,这些都得益于刘祥老师,这么多年对我的稿子一个字都没有改动过。我几天找了找,只是找到了12本《运河》,里面都有我的文学作品。
再有,就是在后来的《运河》杂志上,发表了我的批评文章“名家也有败笔时”。多年前著名书法家欧阳先生在给北京通州区“运河文化广场”的题字时用的是繁体字、简体字并用;从整体上来看“运河文化广场”六个字,欧阳先生是想用繁体字来写,因为从后两个个字来看写的是繁体字,但是,第一个字“运”,却写成了简体字,正确的写法应该是繁体的“軍”字,外边加上一个“走之”,最后形成繁体的“運”字。我特意查看了几部书法字典,都未见有把繁体的“運”字写成“运”字的。(见《中国书法大字典》第1384页)再有,欧阳先生为“北京财贸职业学院”的院名题字,“财贸”写成了繁体字,可“职业”二字却是简化字,给人以极不协调的感觉。
   我想,这绝不是欧阳先生不会写繁 体的“運”和“職業”这三字,只是因为太忙,疏忽了。然而,就是有一百个理由,作为一名著名书法家,实在不应该在文字上出现如此的错误,而为世人留下笑柄和遗憾,难道不是吗?!
   无独有偶。著名画家韩美林先生,为北京通州区“国防教育广场”的题字,被刻在了一块大大的石头上,油成了红字很是显眼。然而,文字却出现了问题,请看——他的本意是想全写成繁体字,因“国”字写的是繁体字,可“广”字却写成了简体;“场”字也不规范,繁写体的“场”,应该是左边一个“提土”,右边一个“易”字。而韩先生却把右边写成了“一撇一横”,底下一个“力”字,最后的字型成了“ 场 ”,错!!!在此,有千人看、万人看的地方,共六个字,韩先生竟然写错了两个。还有2006年,韩美林先生为北京通州区潞河中学教学楼所题写的“潞河国际教育学园”,也出现了繁简并用的情况,“国际”的“际”,写成了简化字,正确的写法应该是“際”。(见《中国书法大字典》第1471页)
    刘祥老师把这篇文章发在了《运河》杂志上。
    如今刘祥老师走了,为他人做嫁衣的刘祥老师永远的走了!
    我的眼泪顺着眼角淌了下来……
    愿刘祥老师在天堂一切安好!
    愿刘祥老师在天堂安息吧!

    后学:刘丙申
    2020年3月27日于灯下


    作者系中国教育学会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楹联书法艺术委员会委员、北京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通州区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


责任编辑:清风

[下一篇] 忆刘祥老师

[下一篇] 在网上教学寻找幸福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