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文艺名家 > 响当当的一家子
响当当的一家子
作者:闻章
  

郭海博一家人和韩羽,闻章,周立军等朋友在一起

  1
      “响当当”有二解,一实一虚。实者,铁击铁,硬碰硬,真响亮。虚者,指名声,名声在外,亦是真响亮。铁响,震人耳;名响,动人心。
      “一家子”亦有二解,一大一小。大家指从事郭氏铁板浮雕艺术的人,指郭海博、郭海龙兄弟及其所衍,小家指郭海博夫妇俩和女儿郭墨涵。此小文写的是郭海博这一小家。

郭海博作品

2
      因为铁板浮雕艺术,郭氏名声大了。一是得奖多,大奖、小奖、无数奖;再是头衔多,这长那员,似官非官。总之是锦上添花。为什么?因为艺术精湛,而且独一无二。“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也总拿他们说事,其实他们不是传承人,而是创始人,是祖师,与鲁班同等。
      名声不多说,也说不全,也无须说,因为都知道。不知道的百度一下,也会知道。

郭海博作品

3
      朱赞皇说牡丹:“漫道此花真富贵,有谁来看未开时。”朱赞皇错了,牡丹之所以是牡丹,是必须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苦寒,世人看的即是牡丹开,牡丹若不开,则枉称牡丹,也别怪人不看。郭氏艺术能成功,背后的血汗故事不用说我也知道,因为凡是成功者,都这样,没有谁能够随随便便成功。其实不成功的人,受的苦难也许更多,苦难并不代表成功,苦难与成功并非因果关系,只有在苦难中能够感悟在感悟中能够超越的人才能成功。因此成功的人都不苦,因为他们能以苦为乐。佛家说一切烦恼皆是菩提,即在说超越。

郭海博作品《麒麟》(彩铜浮雕)

4
      铁板浮雕是艺术活,还是力气活。只懂艺术干不了,光有力气也干不了,又懂艺术又有力气的人能干了吧?能干,却不一定能干好。得喜欢,不喜欢的人干不好。比如郭墨涵,一个女孩子,好模样,好心灵,美且妙,大学毕业之后,父母不愿意让她干这个,叮叮当当的,于女孩子似有不妥。但郭墨涵喜欢,没人能够阻止。所以她证明了自己,她证明的是喜欢的力量。目前,她的艺术感觉已经很好了,作品已经很像样了,因此她会更喜欢。喜欢是欲望,欢喜是状态。喜欢到欢喜的程度,会有大成就。

郭海博作品

      我几次看过郭海博演示浮雕创作,虽是演示,亦可以借影知竿。锤子、錾子、铁板、木砧,响成一片,需用棉絮堵住耳朵。起始条件简陋,极怕扰邻,只好用棉被堵住门窗,三伏天时,密室若蒸笼,人若叉烧包;三九天时,也不敢生火,因有防锈材料,易燃易爆。这样多少年又多少年。现在条件好了,夏有空调,冬有暖气,但响声依旧。当初兄弟俩料不到,此声最后能成为交响之独特乐章。
      启功先生见了此铁艺,誉之为“铁笔传神”,他也真赞得好。说别人铁笔是比喻,说郭氏铁笔是实际。不仅是铁笔,还是铁纸,打铁还须用火软化,铁上作画却不能用火攻,是硬碰硬,是在硬碰硬中达到物极必反之柔美,是在粗粝中打造出细腻,硬是把铁弄成不再是铁,而成心灵之载体,成美丽之化身,成可视可思可悟质感十足千年不朽之艺术品,奇哉!妙哉!顽铁之顽,成灵透之灵,不由想到道川禅师解《金刚经》时所说:“退后退后,看顽石动也!”顽石一动,即非顽石,顽铁一动,即非顽铁。

郭墨涵作品

6
       铁坚硬,作品柔软;铁有声响,作品宁静。是什么能使坚硬变作柔软、声响化为宁静?而作品之柔软、之宁静,反过来又变成坚实之声誉及声誉面前的热闹。响是不响,不响才响,刚是不刚,不刚才刚,此否定之否定境界,到底是如何形成的?换句话问,顽铁为什么能动?
郭海博知道,但不说,他是直接做出来。
      他不说,作品说。作品一直在说,用各种方式,从各种角度。听到的人或会心而笑,或凝然而思。
      如今我替作品说一句,铁板上为什么能够栽花?铁上之花为什么能够艳丽?是因为作者心柔,唯柔能克刚。作者的心为什么能柔?是因为爱,唯爱能柔。作品为什么感人?正是以柔软触动了柔软。人心本质上都是柔的,净的,充满爱的,只因遮蔽和染污才让人显得粗鄙。

      柔和爱是美的,所以郭海博是美的,美若貂蝉或者杨贵妃。

郭海博一家子和朋友们

      那天郭墨涵讲解艺术馆里郭海博的作品,作品之大端,由《太行风情系列》和《西藏风情系列》组成,一为朴厚,一为圣洁。太行为朴厚之化身,西藏乃圣洁之殿堂。然而,圣洁之因,直通朴厚,朴厚之极,即成圣洁。作品生动、细腻,既有写实,亦有写意。《丑娃》之纯真,会让人触及到心灵故土;《牦牛与少女》之肃穆,会让人仰望到佛国天堂。满墙的画都是故事,画里的故事及画外的故事。当讲到《奶奶的故事》时,每个人眼里都含了泪。泪是心的证明,在证明奶奶的爱及孩子的不舍。孩子的心因受过伤而极柔极脆,他使劲护着的不是那只布老虎,而是自己的心,他不想被人触及。郭海博无意中触碰到了,孩子哭了,郭海博也哭了。孩子哭了,会使自己成长;郭海博哭了,会让作品成长。
      这些作品让我思之再思,题材谁都能用,但效果不敢保证,其实是非朴厚者不能抵朴厚,非圣洁者难可遇圣洁的。钢铁虽硬,唯柔能克;世界虽危,唯爱能救。我是这样相信着。

      郭海博哪是在搞艺术,他是在演示宇宙间大道之理,道在瓦甓,道亦在钢铁。这响当当的作品,其实是响当当的道理。

郭墨涵作品《奔腾新时代》荣获第七届河北省特色文化产品博览交易会金奖

7
      响当当的一家子,还有一个人没有说。这个人必须说,也必须最后说,该她压轴,她便是郭海博的妻子郭墨涵的妈妈郭荣。
      无论创作还是名声,父女两个都响,唯郭荣不响,人前默默,人后默默。响亮让父女俩去享受,她只管承受。父女两个只会鼓捣铁板,铁板之外的事,都由她来做,相夫教子,内务外务,打理一切。
      正是她不响,他们才响,才响得好。好比钟磬,他们是钟磬,她是钟磬之悬系。没有这悬系,钟磬也无钟磬之用。因此,她不响,恰也最响,她是以不响为响。用一句话成语概括,叫“一默如雷”。
有她才可称“响当当的一家子”。

郭墨涵作品《扭秧歌》

8
      那天,从郭海博处回来,一时冲动,曾拟联三副。没拟好,所以没敢示人。现在像赠品那样搭在这里,也许能补充点什么。
一:
若无柔情纵长锤短錾亦难化铁;
赖有妙法借巧手真心方可传神。
二:
经锤问过世无顽铁;
着意猜来心有妙诠。
三:
铁板铁锤硬碰硬叮当作响;

柔心柔胆微入微辗转成奇。

郭海博先生一家子在创作中

      还有,见郭海博挥锤,想到嵇康打铁。《世说新语》中,看嵇康打铁也是一公案。之所以想到嵇康,因为嵇康不只会打铁,他还会音乐与文学,怀揣绝世之艺,位居竹林七贤之首。从这个角度讲,郭海博或有嵇康之遗韵。
      也不管对不对,一并堆在这里。

                                                                                            2020年4月3日于石门花开堂

       闻章,本名靳文章,河北河间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小说集《永恒星座》,专著《周易趣读》、《老子趣读》、《周易讲生活》、《老子讲生活》、《身边禅》,传记《韩羽》、《张嘎背后的故事》等书。

       郭海博 汉族  1962年2月出生。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郭氏铁板浮雕”艺术传承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河北省文学艺术研究会副会长、河北工艺美术协会理事、河北工艺美术协会雕塑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河北省燕赵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政协河北省第九届、第十届、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委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第七次、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河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九届委员会委员。

    郭墨涵,生于1988年,本科学历。现任教于河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美术专职教师,河北省工艺美术协会会员,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民族技艺传承职业教育集团特聘教授。

责任编辑:自然

[下一篇] 《月亮湾》的味道/【作者:陈富中】

[上一篇] 大道如砥 迹近苍茫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