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龟峰的野百合
龟峰的野百合
作者:
    山都是伟岸的,爬山是一段粗狂的里程,如果在山上遇见一种花,即使不是漫山遍野地盛开,这山也就有了灵性,比如五月去龟峰,遇见野百合。

五月的龟峰,走在山路上有一种茫然的感觉,雨说来就来,雾说起就起,视野空寂,似乎是缺少了一种惊喜,又肯定不是阳光突然而至的惊喜,应该是草木,是于细微之处的点睛,这样想着,这样走着,就听见同行的姐妹喊了一声:野百合------

这是很惊扰内心的一声,一时分不清是感动还是别的什么心情,如果说是映山红,可能就不会这么震惊,因为知道龟峰上有映山红的,四月的花期,五月看见无非是惊讶它开错了季节,但野百合,真的不知道龟峰有,自己也真的从没见过。

在去江南之前,我没有见过生长着的百合,所见到的都是生日花束里的,在花丛里一枝或两枝,白色或粉色,含苞待放,实际上不等绽放到极致就枯萎了,实在不知道庭院里生长着的百合是什么样的,更不知道生长在山腰的野百合,以怎样的风姿摇曳或静默。

最先闯入思绪的是席慕容的诗句:风清,云淡,野百合开在黄昏的山巅,有谁在月光下变成桂树,可以逃过夜夜的思念。
    百合是容易与感情联系在一起的花,是它名字的原因吧,或者,它的风姿,袅袅婷婷,无法与思念分开来说。

其实那一瞬,我觉得我与野百合相见是应该有一点仪式感的,至少是梳理一下被风吹乱了的头发,心里早就知道名字而没有见面的物华,我都愿意有初见之美留在心底,像野百合,见一面不易,再见或许还要等到相同的时节,还要来相同的山上。

但是等不及,就那样风尘仆仆地与它相逢了。

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相逢的瞬间,我看见一它,是两株高高的茎上盛开着三朵缥缈的百合,是红白黄相间着的花,很活泼也很顽皮的感觉,还有几分野性美,没有庭院花的那种规矩。

它们是从菖蒲丛中脱颖而出的花,倾斜的角度仿佛是为了与路过的行人对视,好在仰头与低头里,完却不早一分不晚一分的遇见。

它们没有杜鹃花与生俱来的木本的质地,杜鹃花可以以树的姿态,与人们庄重相见,即便是错过了今年,明年还会开,但是野百合不能,它们就是一棵草,所处的环境经了风雪之后,明年再来寻觅它可能就不会遇见了。

它们是招摇着开的,不内敛,也许稍稍贴着山体生长,就可以勉除雨水的侵袭,它的头顶有突兀的山崖做屋檐,如果它们向上而生,直挺且傲然,它们就有了大家闺秀的气质,而不是这样小家碧玉了,但是它们没有做作,很率真地生长,按着自己想象的模样,把日子过成了自己想要的诗与远方。

雨点落下来,是香的,不知道是不是浸了野百合香气的雨滴;风吹过来,是香的,不知道是不是与野百合牵过手的那一缕。

生长在半山腰的野百合,是鸟儿把它的种子放在了那里吧,风吹来一点土,雨浇了一点湿,它们就安家了,有菖蒲作伴,花儿就开在菖蒲的气节里,和菖蒲一起把芳香送给路人,很羞涩地恳求路人带走它的气息。一座山,除了巍峨,真的没有别的东西相送,但是野百合送出了它的野趣,虽然一转身就是一辈子,但这一秒的对视就是千年不负的遇见。

它生长在路人够不到的地方,不想着被采去插进花瓶,不想着到人间房舍享受爱惜,它不在意别人的态度,它在做自己,只求和菖蒲一样,走进懂得的人心里,在别人的想起里,永远与龟峰连在一起,龟峰无山不龟,龟是长寿动物,只有百合与它有相同的灵魂,百合,百年好合,同样是久久长长的喻意呢。

半山腰的野百合,多像一本线装书里的花朵书签啊!

林徽因说:记忆的梗上,谁不有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是啊,龟峰这座山就是一个记忆,两三朵野百合正是它的情绪,也是它最好的朋友。

 在龟峰,野百合真的不多,我就看见了那三朵,但是它们在回忆里是生长的,如今想起来满山遍野都是野百合,也许它们是偶尔的盛开,我们是偶尔的遇见,但因为喜欢,它们就会经常偶尔了。

 

[下一篇] 中年也很好

[上一篇] 邯郸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回隆六合拳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