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怪人王老六
怪人王老六
作者:孙琳

离家愈久,对家乡的思念就愈强烈。这回到家,已是晚饭之后。听见大街上锣鼓喧天,歌舞声浪不断,热闹的怪。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明天是王老六的丧葬日。

哦,老六大叔去了!心头一紧。

      一个挺有眼光的人。

      还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王老六的子女们相继到了婚嫁的时段。后来,大女儿嫁给了火车上的一个添碳工,再加上女婿长得又黑又瘦,街坊邻居无不哂之!隔了不到两年,二女儿经人搭桥,又嫁给了一个开汽车的,挣钱不多,还不站家,不少人也背地里议论说嫁得不值!唯一的一个儿子,却又去当兵,远赴新疆,离家“十万八千里”,你说这又图个啥?!

      不少人说:这人怪!农民就和农民结婚算了,偏要攀高枝,出风头!

      然而,仅仅过了三年五载,大女婿在火车上转了正,工资加补助挣钱了得;二女婿由汽车司机转行到一大型汽修厂成了修车师傅,挣钱更多;儿子也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落下了脚,并娶了一个有工作、挺俊俏的媳妇!

      于此,渐渐博得了身边人的另眼相看!

      一个挺能干的人。

      日本人到来之前,因家中日子紧巴,难以度日,毅然只身下了西安。很快在那儿做起了布匹生意,并娶了妻,生了子。要不是小日本打过来,世道乱了,他是万不可能偕同一家老小返回家乡的!六十年代前后,趁着“分田单干”、“四大自由”的机会,在村里又是第一个购置了大马车,买了三、四匹骡马,日子过的很是红火。这还不算,紧接着又开了油坊,因人手不够,还雇了三四个人给干活,惹得街坊邻居羡慕不已!

      但仍旧有人不以为然,觉得王老六这是不安分,走怪路,迈险步,出风头!有道是“枪打出头鸟”,迟早会栽跟头的!

      不过,这回还真让人给说投了!不几年就是闹“四清”,随即又是闹“文革”,王老六一时成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黑典型”,挨批挨斗简直成了家常便饭!连在外面“混”的儿子及其女儿、女婿也都受到了牵连。一直到“文革”过后,王老六方才逐渐地在人前抬起了头。按说依他的能力及个性,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政策,是应该再去干一番事情的。只可惜他已经老态龙钟了,只能指望着儿女们去闯荡了。

      从生活情形上来说,更是一个有点儿古怪的人。

      爱喝酒。但很少有人见其喝醉过。到了一定时候便会“嘎然”而止,滴酒不再进。唯一“喝好”的一次是在张驼子家。张驼子他们几个人使了眼色,动了“心机”。开先大家喝的都是酒,后来除去王老六依旧喝的是酒以外,张驼子他们全都偷偷置换成了白开水!再加上酒的度数高,后劲儿大,三下五除二,王老六便喝瘫了!

      爱品茶。街坊邻居来串门,一着座,随即便会给泡上了茶。这中间有个“规则”:须得第一个先给他自己倒茶入杯,其次方可给别人倒。设若“客人”大大咧咧、满不在乎,兀自动手,居然先给自个儿倒上了,王老六便会不顾情面,毫不犹豫地将那已倒好的茶水泼于地下,尔后再从新倒上——先倒满自己的茶杯!

      爱串门,且屁股“沉”!到了别人家往往会成半夜熬。古往今来,谈天说地。特别好讲起自己早年闯荡的经历,比如在西安的荣耀。但临出门,要是主人陪着给送出来他便火了:“我是贼?怕偷你家东西不成?!”这样的时候多了,人们便再也不敢送他出门了。

      大叔去了,王老六大叔!痛惜之余,想起了有关他的琐碎往事。

2014-8-23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四十五)

[上一篇]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四十六)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