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历史国学 > 《诗经》之根在南皮
《诗经》之根在南皮
作者:张春景、穆国联

《诗经》,是中国古代诗歌开端,也是最早的诗歌总集,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的诗歌共311篇,其内容丰富,反映了劳动与爱情、战争与徭役、压迫与反抗、风俗与婚姻、祭祀与宴会,甚至天象、地貌、动物、植物等,是彼时百年间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诗经》的作者大多已无法考证,传尹吉甫为主要采集者,孔子编订。《诗经》在先秦时期称为《诗》,或称《诗三百》。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始称《诗经》至今。

一、中华诗祖是南皮人

尹吉甫(公元前852-775),西周时期人。据史料称,周宣王姬靖继位后,开始选拔贤能的大臣以图振兴,尹吉甫成为周宣王的股肱之臣因其文能治国,武能安邦,"宣王中兴"之周宣王曾作诗夸赞“文武吉甫,天下为宪”。他辅佐了西周晚期三位君主,堪称功勋卓著。西周之后的统治者都将尹吉甫作为“忠义”至尊的化身,为后世王公大臣们做官为人的典范。尹吉甫不仅武略冠群,而且文韬出众。一生写出了大量的诗篇,是《诗经》的主要采风者和编纂者,被尊为中华诗祖。“天生丞民,有物有则”的思想,先于孔子和老子,是中国“天人合一”思想最初起源。他晚年以国家社稷为,忧国忧民,屡屡直言进谏规劝。但湦王周幽王不纳谏思改,任用奸侫之人,做违背朝纲之事。尹吉甫以老臣自居犯颜直谏,被几度贬官流放,于78岁抑郁而逝。

(一)1、周宣王封地南皮。据史书载:宣王六年,宣王对诸侯的封地城邑进行调整,吕国迁到申国边上,改名为甫国。封司徒虞山甫于襄樊,国号樊国。同时封兮吉父的食邑于钜邑(今沧州南皮),国号,钜兮国。这样的调整,可以更好的协助南方牧管驭南方之蛮。

2、被贬归乡。宣王四十一年,毛公瘖任西周太师后刻意追究尹吉甫千亩之战王师失利的责任。如尹吉甫:扳倒我,何患无辞,我的那些诗,讽刺宣王,就够杀头的,也是倒霉的根源。对于曾经倚重之臣,宣王没有治重罪兮甲,只是贬其官回到钜城封地去了。当时,罢官也是一项严厉的惩罚。  

3、直谏遭流放。湦王十年,朝廷与诸侯邦国之间签约订盟。三朝元老、老将军尹吉甫站出来坚决反对,称此举降低了王朝的身份,级别,和威望,遗祸无穷。当朝太师尹氏却以此,构陷参奏同门兮甲的不是。湦王连续接到太师尹氏三次奏章,列举尹吉甫的诗歌多为讥讽上大不敬。湦王思量再,兑现父王临终遗言已经十年了,兮甲也已老迈,让其去专门写诗吧于是,决定第二次放逐尹吉甫不过这次放逐的地点是武当山南麓荆楚的房邑边缘地带,作为讽刺王上的代价。

       (二)清康熙十九年《南皮县志》卷之七人物-宦业篇记。周,尹吉甫。宣王时为太师,善辞令,翊戴中兴。当猃狁内侵,王命吉甫将兵往征于太原,薄伐而不穷追,诗人歌《六月》之篇以赞美之。今祀于乡贤(祠)。子伯奇,见孝子。

上述不难看出尹吉甫是西周宣王命的封钜(南皮)人,而湖北房县则为流放之地。(以上参考《西周列国志》、《西周演义》和长篇历史小说《西周王朝》

二、尹吉甫墓在南皮

1、据宋《太平寰宇志》、《九域志》、《元一统志》、《明一统志》、清康熙《南皮县志》等均记载尹吉甫墓位于南皮县城西北5公里黄家洼村西南处,民国时,在该墓地东南方向有座烧砖的砖窑,该墓比当时的砖窑还大。多年的失管后封土高只有1.9米,东西长5米,南北宽2.5米。墓地北面是一条河,该墓是南皮县有文字记载以来的第一座古墓。尹吉甫因是封钜(今河北省南皮县)人,死后葬于家乡南皮。当地人为纪念这位有功将军为其造墓并称“将军坟”。

2、清康熙十九年《南皮县志》在冢墓篇首记。则有尹吉甫墓,在县西十里牛家堂西,相传最真。

3、据清道光壬午年南皮《尹氏家谱》记载,明朝1404年天津右卫指挥使尹建公为守远族尹吉甫,下屯南皮尹官屯村。

4、清乾隆三十六年(1771)皇帝东巡路过南皮,得知西周内史大臣、大将军尹吉甫墓在此,便命吏部侍郎曹秀先到坟前祭奠,并刻石立碑纪念。原碑上刻有曹秀先奉皇帝命拱写的碑文,碑文有御赐诗一首,曰 ;“表阁旌淑重时巡,古幕遣官烈致礼。为请七言用彰德,遐思千载率驰神。刚柔还以山甫勋,孝友惟应张仲伦。虚说长年尚馀树,清风永世属斯人”。碑阴题曰;“周卿士尹吉甫墓碑。大清乾隆三十有六年辛卯岁二月,皇帝东巡履南皮,命吏部侍郎臣曹秀先肃周尹吉甫墓,奠酒如礼。维时候补知县 张鉴,南皮知县臣颜天荣咸与执事。於戏、吉甫周贤臣也。 为宪之望擅肆好之长。千余年后,圣人优异加礼,荣贲泉壤,以为臣鹄。其视此哉,凡厥里人,幕田不耕,樵苏有禁,即蒸民诗之四言乎,宜述其事,以召来者。新建曹秀先记并书,颜天荣视刻。墓碑于文革中被残去一角(仍在),现存于南皮县博物馆。

1982年,河北省人民政府确定“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三、兮甲盘系宋朝南皮出土

1、宋、元古籍,证实了兮甲盘是宋代出土的珍贵文物。宋代张抡撰写的《绍兴内府古器评》、元代古籍《研北杂志》,证实兮甲盘是西周晚期青铜器,是尹吉甫遗物,于宋代在河北省南皮县出土。宋代已有兮甲盘133个文字拓片,流传至今。兮甲盘曾被元代宰相鲜于枢收藏,历经数代收藏传递,至清末民初入大收藏家陈介棋之手,随后不知下落。(据《十堰日报》2018年10月20日,作者刘世宏为房县人)

2、据《河北名人传》(沧州卷二)载:尹吉甫墓位于南皮县城西北5公里黄家洼村西南处,俗称将军坟。曾有西周晚期青铜器“兮伯吉父”盘出土,盘上有铭文133字,记述了尹吉甫征北严犹和征收南淮夷贡赋情况。清乾隆皇帝东巡,曾命官员到坟前祭奠,并刻石立碑(现碑已毁)。今为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四、诗经是沧南一带的文化符号

       (一)《诗经》在南皮的传承

南皮作为千年古县、文化大县,《诗经》是文化源头。在《诗经》的影响下,涌现出一大批以弘扬儒家学说为己任的著名人物。他们有的是通经硕儒,有的是学者型朝廷高官通过教授生员、 编撰传世文献等方式,延展和传承了《诗经》文化。

《诗经》传承的主要人物首推尹吉甫他既是《诗经》主要作者、又是诗歌中的主人公,更是《诗经》奠基者;东晋尚书令刁协精通经史子集,谙习典章制度,在东晋创立初期,负责制定宪章,并在较短的时间内,制定了一整套封建典章礼仪制度,对于明尊卑、辨贵贱、别等级、防僭越、崇皇权、抑权臣具有一定作用;北齐李铉,家素贫苦,9岁入学从浮阳李周仁受《毛诗》、《尚书》等等,23岁,便自潜居,用心精苦,撰定《孝经》、《论语》、《毛诗》、《三礼义疏》合三十馀卷。并传道受业,学子众多,名动京城;唐朝宰相贾眈以堪舆国图著称,也是朝中大儒,晚年仍致力于经史传播,后人赞其公玩习经籍,老而不倦”;清朝名臣张之洞以清正廉洁、创办实业、改革教育成为晚清“柱石”,鲜为人知的是他一生饱读诗书,崇尚《诗经》,有570多首诗词流传于世。

       (二)《诗经》的区域辐射

西汉河间王刘德“修学好古实事求是”,搜求古书,封毛苌为“诗经博士”,建立日华宫进行学术研究,从而形成了古文经学的“毛诗”学派,令《诗经》流传西汉今文经学“三家诗”之一韩诗学派创始人韩婴是沧州任丘人毛亨、毛苌在“齐鲁韩三家诗”后,创立了“毛诗”。他们据以研究的《诗经》本子是“古本”,他们的诗经之学被称为“古文经学”五代时的河间人冯道、唐代河间人刘长卿、唐代盐山人高适、宋朝庆云人李之仪、清代任丘人庞垲;清代沧县人纪昀、清代肃宁人苗夔等为《诗经》的弘扬传播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三)《诗经》对古今沧州的影响

《诗经》薪火传承在沧州覆盖面广,渗透力强。从古至今一直存在于沧州人的生活中,经典的诗句也走进入沧州人的生活。不管是走进沧州、乃至今天的南皮、献县、泊头、沧县、河间、任丘、肃宁等地,大部分中小学校都诵读经典《诗经》的课时。具有《诗经》色彩的文化遗存比比皆是。在南皮古有尹吉甫墓(将军坟)、“先贤祠”、讲经馆、瀛洲书院,今有将军路、名人堂、诗经部落;在古河间国的遗址中,有毛公墓,毛公书院、日华宫、君子馆和晚清民国时风靡一时的君子砖;献县的献王陵、献王墓群、诗经村、诗经讲堂等等,这其中都含有诗经的遗韵。

       《诗经》在沧州的地名、古建筑中也有体现。著名作家王蒙故里龙堂村位于宣惠河边,又是九河下稍,取名就来源于(九歌.河伯)“鱼鳞屋兮龙堂,紫贝阙兮珠宫”句;南皮望族侯氏故里桃园村,存有明代“家居桃园,耕种渤海”对联的铁门,据考,其村名便取之于“国风”中;《诗经》中有“吉甫作诵,穆如清风”的诗,沧州运河旁的“清风楼”就因“穆如清风”而得名;《诗经》中描写桑的篇目二十多篇,沧南一带是桑蚕之故地,吴桥县的桑园镇采之于《卫风》的说法,有一定道理。盐山县有个“庆云镇”,“庆云”就是“卿云”,由《卿云歌》而来,此说有待考究。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诗圣杜甫的一生,全在他的诗中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