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张修东:秋天的梦
张修东:秋天的梦
作者:张修东

据说,颛顼最早设计了历法,将年划分为春夏秋冬四季。“寂寞芳菲暗度,岁华如箭堪惊。”打那,季节的梦,无凭无据,循规蹈矩,有序递嬗,飞快流逝。

每一个季节,都有自己的梦。就像每个动植物,从一出生,就有自己的梦一样。

秋,季节的梦,自然与日光、风水、空气有关,与其间动植物的长成、催熟、发展有关。

秋的梦,实现了,是圆梦;没有实现,是幻梦。

有人说,时间是个单行道,它有去无回,即使有去有回,也是在那个不知什么时候才出现的轮回上演。时间,催促季节跋涉;时间,驱赶人类前行;时间,与日头同频共行……时间,在搜索每个季节里梦的宽泛素材,完善每个时段里梦的内容,填补每个钟点里梦的表达。

秋日如梦。每一个秋日都是。

秋梦,相对于其它季节的梦,是特色的,既是自顾自的,又是丰富多彩的。

玉米的拔节,无声无息,只有夜间才伸展腰肢,伴着稀稀拉拉的疏影散月,这时的玉米,它在做着百年千秋以来一直未变的梦,显得有点絮叨重复或者说是有点弱智,像个定时播放音乐的留声机在反复播送一首经典音乐。

在这轻柔音乐的伴奏下,玉米的根基更为牢靠,腰杆更为强壮,米粒更为成熟,它们相视而笑莫逆于心,互相观望着同伴的成熟。玉米秸杆因势而异,但有个同样的梦:奉献,奉献,不停地奉献。

在经历了一个夏日的美梦之后,大地上的秋梦在延伸。

“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青山依旧在顽强抵抗着,不论是风吹日晒,不管是秋雨淋洒,它会尽可能实现“能绿一会是一会、能坚持一霎是一霎”的夙愿。而绿水,完全是青山白云的参照和周边景物的映衬,离开了生存影像的渊源,绿水也不再称之为绿水。这时的绿水,也是秋梦的一部分。庄子说,“人莫鉴于流水而鉴于止水”,静雅澄清的池水、风平浪静的湖水,几乎能照出人脸的模样,人也就有能探悟出秋“道”的机缘。

秋梦最明显的,是柳深、草白、叶红、花黄。青青河边草,一步一挪脚,随着秋风的吹拂,它被抽干水分,吸干养分,在一步步变得枯萎,没有了生机,失却了初来时的活力。草的叶子,嫩些的,经不住秋雨的摧残,由青变红,这时的枫叶应该是最好的说明。

昨天,到外环路溜达时,我发现了山菊花,枝枝挺拔屹立,有的孤零零一枝独秀,有的成群结队像新组合的大家庭,秋风扬吹,摇头摆尾,交头接耳,它在向路过的我招手致意,甚是招人喜爱。“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一位诗人这样描述,确实到位,这时的黄菊花,吐蕊芬芳,开得正艳。“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它在小道两旁站立着,真像古诗里写的:满城尽带黄金甲。

那么,深柳白草红叶黄花的梦是什么?一定是展示。一茬一茬的生命,秋风扫过之后,满是凄凉,而待来年春风吹又生之时,便是一个新生命的接续,一个个新的梦想由此而生。

秋,秋的梦,是遥远的。在“夜半酒醒人不觉,满池荷叶动秋风”之时,秋的梦更意味着成熟、稳健。

秋,秋的梦,又是现实的、连续的。现实中人又都有接续的梦。旧梦不去,不能摆脱旧梦的纠缠,哪有新梦?哪有新梦的地盘?不能摆脱旧梦纠缠的梦,秋梦,永远是个幻梦。

秋梦,还是无所顾忌,更会一直前行!

[上一篇] 瞻仰谭鑫培墓园

[上一篇] 高呼一声千古情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