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诗经.邶风》中的赞皇古歌

作者:佚名


《诗经》中的《国风》160篇,是2500年前15个国家和地区的民间歌诗。其中《邶风》19篇,是用邶地民间乐调唱的歌诗。日前,中国诗经学会会长夏传才教授根据历史地理和考古发掘资料研究,首次考证出在这一组诗中有一首出自赞皇县,而且是上古人民一支优美的情歌恋诗。

84岁高龄的原河北师范学院教授、博导夏传才先生,现任中国诗经学会会长,著有《诗经研究史概要》《诗经语言艺术》《思无邪斋诗经论稿》等,在海内外有着广泛影响。作为《诗经》研究的权威专家,他曾感慨:“近几十年来,《诗经》研究积累了很多成果,同时也制造了很多误解,是需要利用新材料新观念进行综合辨析的时候了。”

夏传才先生所说这首题为《匏有苦叶》的诗歌,描写了一位姑娘对爱情的向往。歌词唱出她的痴情,她的期待。诗分四段,每段四句,原文如下:

匏有苦叶,济有深涉。深则厉,浅则揭。

        有瀰济盈,有鷕雉鸣。济盈不濡轨,雉鸣求其牡。

    雍雍鸣雁,旭日始旦。士如归妻,迨冰未泮。

    招招舟子,人涉卬否。人涉卬否,卬须我友。

匏,即大葫芦。苦作枯,葫芦叶枯,表示已经长成,可以摘下来使用。古人渡河,水浅时趟过去(即“浅则揭”,“揭”音器)。水深时把大葫芦系在身上,保障泅水不沉(即“深则厉”,厉作动词)。字词可参照多种传本的注释,从略。录全文的今译如下:

葫芦叶儿黄叉枯,济水水深已难渡。

水深腰系葫芦泅,水浅背着趟过河。

济水茫茫涨满河,咯咯叫唤野鸡婆。

水满不过半轮高,鸡婆直把鸡公叫。

雁鸣声声唤雁鹅,红日初升照清波。

小伙若要娶老婆,别等冰封早过河。

船夫吆喝船儿开,别人过河我等待。

别人过河我等待,等我相好过河来。

诗中所说的济水,据《水经注》引《风俗通》,发源于石市赞皇县之赞皇山,东流入宁晋县之宁晋泊,后归入滏阳河、海河。赞皇古属邶国故地,今属石家庄地区。因此,这首《瓠有苦叶》是石家庄地区2500年前民间传唱的歌诗,也是现存的石家庄地区最古老的民歌了。

诗中描写深秋的清晨,旭日初升,河水荡漾,一个少女独自在河边渡口,听野鸡声声求偶的鸣叫,等待她的情人前来。诗以葫芦叶枯起兴,设想水深则厉,水浅则揭,在心里祝福对方,若等到河水冰封,就又错过一年,写尽了她的痴情等待。人物心理活动以景物为衬托,很是动人,显示了古代石家庄人的艺术才能。

《瓠有苦叶》是《邶风》19篇中的一篇,“风”是乐调,其他18篇也是用邶地的乐调唱的歌诗。邶地地域是在殷商的都城朝歌(今河南省北部的淇县)之北。上世纪初,王国维根据在易县出土的“北伯鼎”,认为邶(有时简化作北)最早的地域北达保定地区。因为是孤证,未被学术界普遍接受,现在从《诗经》这一内证来看,殷商“王畿千里”,邶地不会只在朝歌附近一带,其区域是扩展到河北省南部乃至中部的。

据历史资料,商朝七次迁都,从亳都北迁,在以朝歌为都前,曾在邢台地区迁都。据台西考古发掘出大量殷商文化遗存证明,台西是殷商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太行山东麓的井陉、鹿泉一带土壤肥沃、物产丰富,是殷商贵族活动的地区,和现在石家庄地区的区域基本一致。19篇《邶风》歌调都是邶地的地方乐调,也是流传在包括石家庄在内的邶地的乐歌。

    夏传才教授首次考证出了《诗经》三百篇中有石家庄地区的上古歌诗,这就填补了省会先秦文学史上的一大空白,尤其是确认了邶风中著名的那首《瓠有苦叶》,就诞生于赞皇县的赞皇山一带,这个重大研究发现,不仅解决了学术界争论了二千多年的一桩悬案,更为石家庄本已十分深厚的诗词传统重又接续上了最为光辉无比的《诗经》的源头起点,的确值得自豪。正如夏老在给石家庄市诗词协会成立大会所写的贺词中所说的那样:“《诗经》中石家庄地区优美的民间歌诗,歌唱人民追求自由幸福的生活,反映了我们的家乡自古就是诗歌的沃土,当代的石家庄诗人,一定会继承《诗经》的风雅传统,推陈出新,创作出更多更好反映我们新时代的诗篇。”

编辑:赞杨 总编 来源:采风网 点击量:502 发表时间:2017-07-07

[上一篇] 我与徐志摩后人的交往
[下一篇] 孔子周游列国路线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