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文艺名家 > 李俊邑古文小品欣赏
李俊邑古文小品欣赏
作者:李俊邑

湖石颂
其状若兽,其身刚謇而嶙峋,叩之,则其声铿然而沉郁。倘置案左,朝夕晤对,当焚祷事之。颂曰:鸿蒙开辟,一生二三。浊者为地,清者为天。万物并作,灿烂炳焕。坚顽寂寞,公其既诞。其德贞恒,其寿亿万。


与母合影识
此为1993年秋某日下午所摄,址在烈士陵园。奄忽几卅年矣,奄忽吾母辞世迩三年矣。每捡拾畴昔所摄慈容,往事历历目前,温温焉,睦睦焉,戚戚焉。
母尝告余曰:汝十二赴城中读书,每至饭时,吾念汝在家时衣饭皆经我手,今汝如之何?如之何?泣然逾浃旬。辛未父殁,后冬日母居我处。见我子夜尤读书临帖,翌日谆谆曰:志勿远大,毋妄也,毋过也,积劳必成疾也。母至耄耋,犹视我若小儿。吾每归省,午寐常随意躺卧,懵懵然觉母引被覆我腹,喃喃曰汝易肚胀,奈何恁大亦不知自顾。
泉台冷暖,吾不之知,对景怃然,潸泫不能自己,遂识。


蝉书镇赋
      余之书镇金木石者皆有,唯此常在侧。其为五年前老友阎君士东所遗,紫铜,栩栩然作蝉抱竹节状,而剖半之竹,节内又匿一蝎一蜗。以是,予每以三者演义,攻防筹计,诡谲不可胜数,虽自知可发一噱而其乐又不足为外人道也。忽焉兴酣,赋哦于左。
      尔其夜阑更深,李子兴酣,彤管倚待,缣楮开展,君旋出以未平也。或窗明几净,风光灿然,奇书乍读,页不忍翻,君旋出以未平也。嗟乎,君踞吾案凡五载兮,今谛眂而惑焉,君以书纸镇名兮,曷实名而异焉。其佐我乎?其佐书纸乎?


不知有汉

       华彬兄出己所藏之汉画像砖石拓片,倩闻章先生题跋之《不知有汉》将付梨枣,属予作文以识,推而不得,爰陈感怀如左。 
       华彬兄,余老友也,其嗜也广,若书画、家具、诗词者,尤嗜梅,自号梅痴,有《梅知己》诗集行世。而于砖石拓片,其未尝告,余亦不之见。于《不知有汉》校稿初见,乃大惊诧,盖其拓或乌金或蝉翼,非高手精慎捶扑不能为也。噫!其庋物得之何人?得于何处?余媢妬其眼毒而怼恨其靳吝也。
        闻章先生,余老友也,其于文坛驰誉既久,盖余宿所钦嘉稽仰者也。先生大才,跋语不唯珠玑烂然,谈笑间大智存焉,是与腐儒斤斤辩证相径庭者也。而先生于本书异彩大放者,定非其文,何者?以其书也。先生书法,余曩昔所见,重笔墨,求意趣,文气弥漫,才情开展,本书题跋,风格虽不异于前,而措置之自然,法度之掌控,有贺知章小草之松活,有傅青主行草之绵连,即以情性纷呈论,则贺傅恐有不到处。余于《不知有汉》校稿初见,亦大惊诧也!
       子谓三人行必有我师,师者,己所不如,盖知己所不知也。吾与二子相交有年,其知我所不知者,岂啻《不知有汉》乎?噫!吾不知有汉欤。

端砚铭

卿本一石耳,讵知坚可镂,润可怜,是以一为人知,琢之磨之,遂至骨肉凋散,形易容改。从余十余载,墨不曾侵,笔亦未舐,何者?轸悯君遇也。虽然,君子当安时处顺,知命乐天,以君子故,他日余以道光老墨及纯净之水相就,宁渠嗔恚乎?

《歪把葫芦》画跋
此物余见诸老友黄品贤处。

葫芦之饱满圆润,此常人所激赏也。其同根所生,少则十数,而各各有别,虽率多圆通,而凹窪扭缠异色者,曾不能什一焉,而人多鄙而弃之。饱满圆润者,常而庸者也,盖其皆然无特。凹窪扭缠异色者,奇而崛者也,盖其成就非常。呜乎!李唐胭脂之叹,雪个残山之哭,自古于人于物于情,世皆淈泥扬波,习习成见,而能深思高举,见异而宝之赞之赏之者,鲜矣哉!


王凯册页弁

裒诸贤之作萃为一册,古来文士至雅之事也。盖其一册在手,朝晤夕对,如沐春风,殊可兴怀也。况诸贤笔墨,风致不一,取舍各异,譬如登岱,可以一览众山之妙矣。庚子冬大雪后十日不空斋俊邑识



[上一篇] 音乐家向明用音乐弘扬中华民族精神

[上一篇] 追梦的人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