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夏夜池塘蛙声美》
《夏夜池塘蛙声美》
作者:冯继旺

    原来,距离我家50米的地方,有一处养鱼池塘,村里人都习惯管这里叫做“东大坑”。在这周边居住的人们,夏季的时候,总是有人经常抱怨遭受“赖蛤蟆吵坑”噪声的骚扰,影响休息;而我却不这么认为,我觉得这是一个绝妙的好事儿,又是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具备和依靠这个条件才有幸使我在夏季里享受到悦耳动听、美妙的蛙声,每每想到这件事,心情都会感到无比愉悦。

夏日的夜晚,茶余饭后的乡亲们,喜欢到大街上或村外的柏油路上去遛弯儿,或手拿蒲扇在路边大树下乘凉,大家欢声笑语,似乎将夏日的烦闷与一天的劳累驱赶得无影无踪。

    此时的我,却情有独钟,喜欢饭后到鱼池边儿上去纳凉,不!与其说是纳凉,倒不如说是去聆听美妙的蛙声,欣赏在这里举行的高规格的“音乐演唱会”。

    夜幕降临,皓月当空,银光铺地,我时而漫步、时而驻足于环鱼池周边的小道儿上,吮吸着凉爽的风儿送来的阵阵幽香,鱼池边上的柳树轻轻地摇摆着,就像一位妩媚的姑娘在翩翩起舞!清澈的池塘水在灯光下映照着我的身影;这时,青蛙们在少数“独唱”之后拉开了大型“音乐演唱会”的序幕,它们的个头大的如小碗口、最小的和小纽扣一般,颜色有绿色、黄色、青色和麻黄色等。它们的叫声也不尽相同,起起伏伏、长长短短,有的老迈、有的稚嫩,有的粗犷、有的低沉。蛙声悠扬,悠扬的蛙声在乡村夏日夜晚的每一个角落里响起,这个宏大的“交响乐”所演奏出来的优美旋律,穿过池塘边、越过大街小巷,传遍整个村庄。我坐在鱼池边儿上,看着天上的星星,一阵清风吹来,犹如少女的纤纤素手,抚摸着我的脸颊,听着此起彼伏的蛙声一浪高过一浪,这样的场景,该是有着怎样的闲情逸致啊?

    我好奇地聚精会神听着,可总是稀里糊涂,只是觉得好听,却听不出什么名堂来。后来天长日久,逐渐地听出一点儿门道来:大小不同的青蛙,叫声是不一样的;种类花色不同的青蛙,也有不同的叫声。“呱、呱、呱”声音较大的是正值壮年的成年蛙;“咕、咕、咕”较沉闷的声音是年纪较大的老年蛙;“唧、唧、唧”声音较小并且清脆的是没有长大的幼小蛙崽的叫声。另外,同一类型的成年青蛙叫声是有差别的,它们有性别之分,声音雄壮、浑厚的应该是雄性;声音尖细、音量较低的便是雌性。

    夜深了,村庄沉寂了,水上的月光,在悠悠地摇晃着,蛙的“交响乐”仍然在不知疲倦地演奏着,这悠扬的乐声淹没了整座村庄。此时的我专心地倾听、尽情地欣赏着这天籁之音,忽然想到,古往今来,曾有过多少文人墨客写下赞美蛙声的诗句:宋代诗人赵师秀在《约客》里就有“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的佳句;少年时代的毛泽东也作了一首《咏蛙诗》:“独坐池塘如虎踞,绿杨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作品霸气十足、荡气回肠,将“虎”的气质赋予了蛙,写出了青蛙那种蔑视邪恶、无与伦比的威慑力与灵气。

    在2018年,村里已经把这个鱼池填平了,眼下,由政府投资,在原址上正在修建一座文化广场。美妙的夏日蛙鸣声在这里已经销声匿迹。

[上一篇] 从故乡的老母庙说起

[上一篇] 黄瓜绿,黄瓜脆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