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阳坡村之行
阳坡村之行
作者:王志海
     坝上,初夏的天气还很凉爽,汽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桦皮岭上空的云雾,缭绕在丘陵起伏的坡梁、沟壑之间:
      一会儿团团腾空飞起,象一朵朵圣洁的莲花随意而放;
      一会儿从山坳处忽然卷扬,似冲天的巨龙腾空而跃;
      一会儿又轻盈舒展,象无数个仙女的彩裙凌云飘逸。
      形影不定的云团随风而舞。不断变化的姿态。仿佛在跳着迎宾舞,欢迎我们的到来。
      应同学的邀请,张景龙、王志全、杨杰、李德枝、田桂梅、刘素英、王秀平从赤城出发,我和陈兵、马荣秀、李占林从张家口出发去丰元店阳坡村看望一位四十八年未见面的老同学。
     现代化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精准地指引着我们的方向。
      阳坡村是一个脱贫致富以后的社会主义新农村。漂亮的村容村貌,漂亮的新农居,许多人家都是红色的彩钢瓦,白色的墙壁,钢管的大铁门。
      村子不大,街道干净整洁利落,有花,有草,有树。
     热情的主人,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提前几天就做着接待的准备工作,专门去小厂镇买了猪肉大骨头,亲自上山采摘蕨菜,还买回来许多的水果。熟食品,水果摆满了桌子。
       说不尽的思念之情,道不完的同窗之谊,家长里短,儿女情长。张三一言,李四一语。    
       农家院里的蒲公英,在微风中摇曳,我爱恋她,迫不及待地挖了起来。同学的爱人还从他大哥家院子里给我挖了许多。
      女同学张瑞峰一家人忙里忙外,切菜、洗水果。还专门请来了爱人的大嫂子过来帮忙搓莜面窝窝。我第一次领略了坝上女人的手艺。那莜面窝窝搓得又薄又亮,整齐划一,如同艺术家雕塑的作品,造型特别的美,真象一朵朵盛开的梅花。给人以视觉上的享受。
      你和我交谈,她和她私聊,谈笑风生中,免不了调侃几句。两年同窗共读,四十八载风雨人生,啥滋味?啥感慨?苦中有乐,苦中也有难言之隐。岁月神偷,偷走了青春美貌,偷走了无数人的芳华浪漫。如今,只有你和我的满头白发,只有那一张张饱经岁月沧桑的脸。
    一路上,话题离不开同学间的趣事,谁的绰号叫什么?谁最能给同学起外号?大脑中一件件往事象电影的片花不断地闪现出来。
      酒桌上,张瑞峰两口子殷勤地招呼大家吃喝,她的爱人老实、厚道,不善言辞,他当过民办教师,当过煤矿工人,退休后,她们两口子北京、沽源两地轮流住,她们的两个女儿都很优秀,大的是教师,二女儿自学音乐、钢琴,属于北漂的成功人士,收入颇丰。
     席间热闹非凡,互相敬酒,以酒传情。三杯酒下肚。大家让在县剧团工作过的王志全同学给唱一段,志全盛情难却,摆开架势,字正腔圆地唱了一段样板戏。接下来张景龙、田桂梅、李占林同学都倾情奉献唱几句。我也瞎起哄,把胡传魁的唱段拿来应场,结果把胡司令的兵给唱丢了好几个。“十几个人来,七八条枪,我唱成“七八个人来,七八条枪”,丢人了。估计胡司令听了会不高兴的。但是,我的同学们听了却仰天哈哈大笑。
     吃完饭,老同学两口子开车陪我们上了离她们家不远的草原天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丘陵式起伏的坝上草原,象绿色的波浪流淌在蔚蓝的天空下。草原天路象一颗明珠镶嵌在广袤无垠的草原上。  
       人工修建的木头栈道,弯弯曲曲向前延伸着,我们拾级而上 ,时而拍照,时而向远方眺望。  
      相聚的时刻总是短暂的,离别就在眼前,真是,相见亦难,别亦难。
      面对着岁月摆下的筵席,我们相互微笑殷勤地劝酒,仿佛所有没说的爱恋与不舍,都收藏在语句的背后。因为我们都已明白,此去再也没有比手中这一杯更醇更美的酒了。
     岁月虽远,但情谊正浓,让我们特别珍惜这次难得的相聚,重叙往日的友情,倾诉生活的苦乐,互道别后的思念,尽享重逢的喜悦。
     如果我能,我愿将心中的一切都揉进今日的分别。但是我不能啊!  那么,就让我们以沉默分 手吧!
     要知道,这是一座火山的沉默,它胜过一切话别!
     挥手再见,道一声珍重,愿岁月静好的车轮滚滚继续驶向远方。
最后附诗一首:
七律•赞同学沽源聚
        
四十多年大梦长,
相逢花甲在山乡。
巧搓莜面梅开绽,
蕨菜熬汤碗里香。
自是主人深爱客,
举杯畅饮酒原浆。
欢歌笑语情浓厚,
岁月风华影几张。
作者:王志海。

[上一篇] 春贺冬奥

[上一篇] 旋律之旅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