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凤凰台传说之三

作者:老平.张润平


清朝光绪年间,成安一带瘟疫传染病流行。县城北三里外有一个叫曲村地方,村子里有一个乡民,每天到县城给人家挑粪灌溉菜园为生。这一天,忽然有兄弟两个人,名字叫徐大,徐二找到他,对他说道:“我看你常年累月给别人挑粪灌园,也赚不了几个钱,还特别辛苦。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赚很多钱,说不定还能发大财,你想不想做?”那个乡民听了喜不可言,急忙讨教。那徐大,徐二两个领着乡民来到一个僻静的地方,秘密传授,需如此如此,这番这番,三个人演练熟悉。

 第二天,那个乡民挑粪回来,在凤凰台前一个菜园里正在灌溉,忽然狂呼乱跳起来,自称是吕祖师下降,大声喊叫:“下界人听着,我乃是吕祖,善男信女赶快立庙祭祀,如不立,各家各户男男女女必遭受瘟病。”此时瘟疫正在横行,家家都有病人,人们信以为真。旁边徐大,徐二两人竭力捧合,不多时,聚集了很多人,在凤凰台前一处空地上搭了一个芦席殿棚,正中间按了神位,请那个乡民坐在神位前,大家在徐大,徐二兄弟带领下磕头行礼。口里高声称颂:“吕祖大仙。”一传十十传百,远近闻名。十里八乡的善男信女,老老少少,个个都准备了香烛牲礼,酒肴鲜果,络绎不绝前来磕头祈祷。一时间凤凰台前香火大盛。那乡民扮的【吕祖仙】倒也庄严。一天到晚坐在神案前,口里念念有词,就是听不清在说什么,连饭都不吃。来这里的人都抱着免灾免难祈愿,都争先恐后布施,为了建起吕祖庙,这个布施殿梁银若干,那个布施殿柱银子若干,砖瓦,木料,石灰,人工等银,都交给徐大,徐二兄弟两个登记造册。收拾银子入柜。

几天以后,正在人们越来越多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人挤了进来,有人认识,那是有名的,从来不信佛,不信神道的,专门挑鼻子挑眼毁神诽佛的周秀才,他挤进芦席殿,指着端坐着的“吕祖仙”高声大骂道:“你这个欺世盗名的奴才,不知死活的东西,假扮神仙,自称吕祖仙,哄骗老百姓,欺负人家不识文断字,骗他们容易,骗不了我周相公。我打你个半死不活,看看你有什么法子治我。”一面骂,一面走到神座前,伸出手朝着那“吕祖仙”劈头盖脸打了两.三巴掌。慌的徐大.徐二两兄弟赶快拦阻不放。周秀才大喊道:“我就从来不相信邪门歪道,”说完挣脱了身体,叫道:“供这么多酒肉,鲜果。岂有此理,他又不吃,岂不是浪费,我不吃白不吃,先好过了肚子再说。”说完用手乱抓起,猛往口里塞,又端起一壶酒猛往肚里灌。又吃又骂不绝口。

那日来的人有上千,都拥挤不开,大家个个都气愤不平。只见这秀才吃完了供品,喝完了供酒,忽然两眼发呆,哆哆嗦嗦跳了几跳。跌倒在地,反手像是被人捆绑一样,高声自喊道:“吕祖仙老爷,小的愚昧无知,冲撞了老爷法驾,请老爷网开一面,饶过小人吧。”满地打滚痛苦不堪又叫道:“不好了,不好了。吕祖仙老爷不肯饶我,又打棍子了。”喊叫了多时,面色渐渐青紫,口鼻七孔中流出鲜血来,没多久,气断身冷,直挺挺躺在地上。徐大,徐二大喊道:“这周秀才不懂事,得罪了吕祖仙老爷,神仙不肯原谅,就把他命给追去了。大家有知道他家的,请赶快给他家报个信,叫他们家里来人收拾尸。”停了一天一夜,次日,周家男男女女来了多人,痛哭不已,买棺材成敛了,回去埋葬。众人亲眼见过了这一幕,个个惊怕,更加凛然敬重,人越来越多。

将尽一月,布施的银钱,米粮,木料,砖瓦,堆集如山。这一天本县县令戚朝卿亲自来进香,只见许多旗帜伞盖,书办,执事,衙役人等,好不热闹。哄动了远近人,来的人更多。戚朝卿县令到了凤凰台,打轿落座。也不上香,也不礼拜。先问道:“除了吕祖仙之外,庙里主事的是那几个人?本县问明,也好布施礼拜。”那徐大,徐二站在旁边,,上前急忙说道:“就是俺们兄弟两个做主。”县令又问道:“这么大的工程,可有来往账目,还需要多少钱粮?”“都有账目。”说完两个人拿来账本逐细报告应答。戚朝卿耐心听完,吩咐捕快,先将徐大,徐二兄弟拿下。然后将“吕祖仙”捆绑在地。

戚县令随既下令,把这三个人就在当场每人先打二十大板,然后叫上来喝道:“你们做的事,本县具已知道,可以直说上来,如何秘谋假装‘吕祖仙’,如何害死周秀才,仔仔细细说出来,如不实话实说,既刻将你们打死。”这时候,那个装扮吕祖仙的乡民早已吓的浑身上下哆哆嗦嗦,哭着回道:“小的是个挑粪灌园的愚民,一些事情都不晓的,都是徐大,徐二兄弟两个操作,求大人问他两个便知道来龙去脉。”戚县令便叫上徐大兄弟来审问。徐大,徐二抵死不肯承认,戚县令大怒,吩咐将带来的夹棍,把两个夹起。把两个痛的鬼哭狼嚎,熬不过去,徐大只得连连哀求,愿意招供,说道:“因为瘟疫流行,我兄弟两人想了这条生财出路,哄着这乡民,假扮这吕祖仙,预先说明,凡得到银子,都要三人平分,这周秀才,平时就是个骂神讽佛的人,为了蒙骗老百姓,找到他,求他来假打骂,然后自己跌倒喊捆喊打,让人信以为真,骗人多布施,事前曾经说明,凡是骗来财物都要四四分成的。周秀才他才肯答应的。”戚县令又问道:“那周秀才为什么当场七窍流血呢?”徐大忍着性子又不肯招。戚县令大发雷霆,怒叫道:“来人,他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大棍狠狠敲。”徐大忍痛不过只得交待:“是放了毒药在酒里的,哄他喝了,七窍流血而死的。”戚县令又问:“周秀才既然与你们同流合污,那又为什么害他性命呢?这假扮神仙的,你又用什么办法让他不吃不喝呢?”徐大回道:“害周秀才是因为怕钱财多分,能少一个就多得一份。至于假神仙不吃不喝,其实就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让他大吃二喝,一顿饭吃的饱饱的。白天不吃就是了。”戚县令听完,一干人众都气的咬牙切齿。县令吩咐放了夹棍,说道:“如此可恶之徒,每人加打二十大板,带回县衙,收禁南监。”另外吩咐将三人骗来的银钱和物品盘点入库,买米救济饥民,从外地运来医药,免费发往乡民。老百姓都感谢戚朝卿大人神明。

回衙门之后,过了三日,又提出三人,各责二十板,具结了案情。交付广平府。徐大,徐二先后死在监狱中,那个不知道姓名乡民叛了流刑。一件闹的沸沸扬扬的神仙下凡奇事,就这样真相大白。

 

来源:原创 编辑:赞杨 总编 点击量:544 发表时间:2018-01-15

[上一篇] 万历皇帝赐村名
[下一篇] 周儿门契的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