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春绿慕田峪
春绿慕田峪
作者: 马占顺

      那个春天的清晨,太阳还没有冒头我们就上了京承高速公路。

      清晨的空气清爽宜人,摇下车窗的玻璃,一边开车一边尽情地享受着一路的花香、慢慢地吸吮着路边成片的绿色植物放出的负氧离子。嘿!眼睛是美的、鼻子是香的、脾肺是清晰的,连自己的浑身上下都是清爽的。

      这时坐在稳当、舒适的小车里,歪头一看一轮红日正从东方冉冉地升起。东边的天上飘着的条条云彩,被这红日染得绯绯红红的,如美丽的缎带挂在天边。我还想呢这初升的太阳,怎么就像我小时候农村里水牛车的轱辘那么大、那么圆啊;不久又像熔化的铁水一样鲜红,带着喷薄四射的光芒,撩开了山区特有的如纱似的薄雾……

      “你看,东边的太阳这样红,今天的天气会很好、很暖和啊!”我向车里朋友说道。

      是啊,开着自驾车重游慕田峪,让我盼望了又一整冬啊,此时的心情是什么样的,是兴奋?是激动?还是……

      我想……

      ——如果今天能再登慕田峪,我不知这山上的一草一木经过了一冬会是怎样?那山上一棵一棵的马尾松它们挽着臂膀,抗过了一冬的严寒,经历了大风、经历了低温的考验,它们还认得我吗?那山上一片一片的侧柏,它们偎依在一起度过了从入冬到立春的艰难阶段,还有力气欢迎我吗?慕田峪山上的无名小草和数不清的草花们,它们可是经历了冬季的一场“灭顶之灾”啊,地平线以上的躯体全部被冻干,或是折断,尽管在寒风中还能看到它们摇曳的手臂、尽管自己被冻成枯萎的干柴,可“春风吹又生”的大自然规律,会不会还让它们绿衣遍身呢?

      ——如果今天能再登慕田峪,我是不是还能结识新朋友?让我记住新朋友的面容,拉拉新朋友的小手。我不知道,这新朋友能不能出现,我也不知道这新朋友愿不愿意与我相见。我更是不知道,这些新朋友们会是长得什么样子,是与我同性还是与我异性。会不会是早被自己的父母宠得营养过剩,甚至身子胖的连外衣都会撑的开绽。

      ——如果今天能再蹬慕田峪,我是否还有勇气再见一见几年前刚刚认识的“父老乡亲”?虽然那年的秋天我来过这里,后来坐在电脑桌前,戴上不多用的那个老花镜,慢慢地静下心来、把这看到的、听到的和感受到的,用电脑慢慢地记载下来,但不知这样的心情能陪我多久?敲响桌上电脑键盘,一字一字地码出了几篇带着我几分的眷恋、带着我几分心绪的小文,但总感到这都不足以表达我对这高耸的、古老的慕田峪长城的憧憬和热爱啊!   

      “到了,这就到了!”坐在一旁的朋友惊叹道。

      那天,感受着春风的温暖、享受着登长城的快乐,我们再次来到这里。

      我看到,长城山上的老朋友们个个都精神焕发:马尾松翘着松鼠尾巴似的松枝摇曳着;风景杨打着领节更如小伙一样的精神;侧柏们如醉八仙似的都横七八竖的。有似美酒倒地侧卧的、有如不胜酒力摇摇摆摆的、还有举着双手向我们诉说酒后高兴心情的。这高兴的心情我都理解,我想是不是欢迎我们的美酒都被它们喝完了?


      2022年4月18日


[下一篇] 大运河之子——刘绍堂(下)

[上一篇] 慕田峪上观杏花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