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卖红薯的阿姨
卖红薯的阿姨
作者:任伟韬


在石家庄滨河街西畔东五里新村小区门口,总是热热闹闹的样子,那里聚集了各类做小生意的人,如卖水果的大哥、卖炸鸡柳的大姐、修理自行车的大叔、卖鞋垫的小姑娘以及卖摇滚烤鸡的小伙子。最近这几天,在修自行车摊旁边又多了一位卖红薯的阿姨,大约四十多岁,很淳朴,浓眉大眼椭圆形的脸,身材肥胖,个子很矮,像个橡木做的装葡萄酒的水桶一样。她的装备也很简单,一辆破旧的带有两个支脚二轮推车上放着一个油桶模样的烤箱,中间有一个门,生的红薯就是放进里边烤制的,具体煤炭的位置以及铁桶内部的构造没看清过,只知道每次把烤好的红薯都统一放到桶上边,然后用一块灰白色的抹布盖起来。阿姨的装扮也是风尘仆仆的样子,上衣是宽领深色的棉外套,外边挂着做饭用的护襟,护襟上有一个大兜子用来找零钱。她头戴一顶红色的毛纺织圆帽,皮肤褶皱很多,手指粗糙,说明了她的不小的年纪和长时间的户外劳动。她行动很迟缓,也很少看见她其他的做小生意的人那样走动,总是坐在一个靠背的椅子上。她虽是小区里的住户,却和周围的其他人不合群,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基本上不来往不说话。

我爱吃红薯,每周都会去她那里买两个吃。一开始不熟,买完了就走,四五次以后,和她熟悉了,卖红薯的阿姨就会问我两句,“周末了?”“回家不?”我一般就是用“嗯”、“啊”之类的来回答。她也常常给我个优惠,遇到两三毛的零头她就不要了。不过,我其实很喜欢向这些自食其力的阿姨们了解点琐碎的日常生活,可是一直憋着,比较腼腆不敢言声。就这样过了两周。我终于有了突破。

“您家在哪里住呀?”我小心翼翼地问。

“就在这小区里边住”,她用手指了指身后的楼房。

“上个月没看见您在这里卖红薯啊?”

“在家呆着没意思,就出来做点事,挣点零用,还不到两个月呢”,她边摆弄着红薯边对我说。

“这段时间天气也不好,要么是雾霾,要么是温度低,我早上八点多出来一次,没看见你呀,您早上什么时候就出摊了”,我努力着找话题来问她。

“我每天早上九点出摊,晚上十点收摊,遇到天冷的时候早上就再晚点,晚上早点回。有时候早早地卖完了,就早回去了”,她用手指尖挠了挠头发根处,轻描淡写地对我说。并反问我:“你在上学吗?”

她的普通话很不标准,夹杂着很浓重的石家庄本地口音,我一时没听明白,又不好意思让阿姨重复,就连连点头。不过接下来几句我听懂了。她又问我上几年学,我就告诉她,在警校读一年半的书就回老家工作了。她说上学好啊,将来找个好工作。我会心地笑了一下。我赶着时间回学校,就没在那里逗留,拎着红薯刚转身离开时,阿姨自言自语地说:“干什么都不容易呀。”

此后,我还是一如既往,每周末去买她的红薯,有时候肚子本来不饿,可是看到天气那么冷,老阿姨还在那里卖红薯,身上穿着那件永远也洗不干净的带着煤球味的灰棉袄,我就停下了脚步,走过去买了再走。有时候会问她两句客套话。听同学说,石家庄当地人并不穷,你看他们个个穿得一般,吃得也常是米饭加咸菜,可手里房子多,每人两三套房子,按当时物价都值一二百万。因而,在小区门口,经常可以看到当地人下象棋、打麻将,时间段安排得和上下班差不多。我想这个卖红薯的阿姨也应该是和其他人一样才对。

有个夜晚,我和区队几个弟兄去喝酒,回来时路过阿姨的红薯摊,那时比较晚了,她还没撤摊,证明那天她卖得不顺利。不过,她身边多了一个穿着红色燕尾服的女孩,看上去比我们要小六七岁,个子不算高,却很漂亮,样子也很醒目,基本轮廓上和阿姨挺像。

“阿姨,来个红薯”,我一边对着阿姨说,一边转过身来问那女孩:“你一定是她女儿吧?”

她笑了笑说:“嗯,是的。”

“现在还在上学吗?”我试着问她,她很有礼貌地点了点头。

“在哪里上学?”

“邢台学院。”

“学什么专业?”

“美术学。”

“美术学,好专业那。”我比较欣赏有艺术细胞的年轻人,于是提高了嗓门说:“美术既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门技术。今年大几了?”

“大四了。”

“真快,快毕业了,好像现在还没有到放假的时间吧?”我好奇地问。

“嗯,是的!”她顿了顿,然后说:“我爸出了点事故,腿受伤了,我请了几天假,回家帮忙。”

“应该的,应该的,回家来多陪陪父母,挺好的”,我很同情地对他说。又问:“你爸现在好点了吧,医生怎么说?”

“骨折了,现在没事了,就是在家静养,不能乱动”,她收起了笑容,安静地对我说。

我觉得老是刨根问底地问这些问题,挺沉重的,一时间又没有什么新话题来安慰一下这对母女。于是只好道别:“我在警校上学,有时间来我们学校转一转吧。”

那女孩点了点头。

我拎上红薯向阿姨打了个招呼就回学校了。

生活本来就是清苦的,简单的。生活中的人、家庭,各有各的烦恼。来去匆匆,见上几面就消失的现象太正常不过了。我也很快就忘记了,之后去她那里卖红薯,只看见阿姨一个人。想来女孩的爸爸也已经痊愈了吧,女孩也该回到学校安静地读书了吧。她的母亲也不用再起早贪黑了吧。而她毕业以后也应该找到了不错的工作,找到了幸福的另一半,开始了美好的生活。不过,卖红薯阿姨的形象却已经牢牢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下一篇] 2014年第一场雪

[上一篇] 祥龙泰夜市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