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滨河新月
滨河新月
作者: 任伟韬(高原秃鹫)


在警校已经一年了,培训日子紧张而深刻,可是闲暇之时不免回首往事,春花秋月一年一度的过去,同学们都结了婚,有了孩子,拿着不算高的工资,过着普通的日子。而我,又因为一出去就花钱而不敢出门,只能对着月光来打发这单调的周末。不过,滨河街的新月今天总算没有让我失望,亮堂堂地像个玉盘挂在东方,平常学校东边未盖好的祥云国际的彩灯此时早已经被新月皎洁的身姿比下去了。趁着饭后体力没有透支、精神完全清醒,刚刚集合结束,我便约了同学西政、云飞到校门口附近转转。

我们沿着滨河河畔杨树旁边马路牙子上慢慢地踱步。石家庄市作为省会城市,在治理污染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可是架不住人多、车多、中小企业多的现实状况,对城市直接影响就是,虽然能看清美丽的月色,可是看景物的人还是多少被包围在了雾霾中。而今天却很晴朗,向天空望去也较通透,月光似乎距离人很近。月光浓浓地将它周身的清气向整条道路笼罩下来,在白天车辆的喧嚣中留下的尘埃也被月光清档殆尽。我和夕政不约而同地吸了口气,一周了,难得这样的好夜色。

月亮刚刚爬到祥云国际的楼顶,弯弯的月牙像是一枝玉钗,尾部镶嵌在楼顶的阁楼最高点,乍一看上去也像是穆斯林建筑物标志一样,不过,它的特点并不是在其形状,而是在其情状——那是一种动人的享受,玉盘中洁白的玉粉散向楼顶,处处显出优美的光泽,在彩灯的配合下更加让人目不转睛。

我们三人继续向南走,边走边谈论心事。不知不觉地过了工商学校,到了滨河南边的小桥附近。俯身看去,新月映衬下滨河水面显得很平静,深黑色的波纹随着月光时有时无,月牙在河面上形成了一幅明亮的图景,光线散射到四周,使本来很沉重的滨河多了几分欢愉的气氛。河畔一到晚上,就会有许多摆摊做生意的人,他们多少外地人,也有石家庄周边县城的小生意者。买水果的大哥忙活了一天,还没有收摊,看见我们过来,也不搭理我们,眯着眼打盹呢。两个摊的女人们边吃着瓜子边唠嗑。做煎饼的阿姨傻傻地坐着,像是在等着最后一波来吃饭的学生。她旁边卖鞋垫的小兄弟正收着摊铺,他的生意不如卖水果的摊铺火,清清淡淡的,早点收拾好回家休息。他们对面卖烧饼大哥仍然在挥舞着臂膀工作,一坨一坨的大烧饼出锅了,整个桥面上都笼罩着烧饼的葱花味儿。对于今晚的月色,他们也格外关注,从他们闲下来仰望天空的神态中已经猜到了八九分。

继续向南走,各种吃的摊铺越来越多了,从数量上和热闹程度上来说,比祥龙泰夜市略逊一筹,不过对于我们这些遇周末出来“放风”的人来说,看到满地的鸡串、石头饼、炸豆腐、鸡蛋卷饼、凉皮等,还是很吸引人的,毕竟没有人愿意拒绝美味的食品,尽管食品质量可能还是达不到学校食堂的洁净,这是路边小摊的共性,来来往往的车辆把众多尾气排放到了小摊周围,想想还有什么洁净可言,来这里吃实际上就是吃个心情、吃个娱乐。

云飞一看到这些小吃就管不住自己两条腿了,用手使劲地安抚一下肚子里的蛔虫。我们只好同去,买几串来边走边吃,小吃散发出的香味在身边徘徊,不舍得离去。月亮又升高了,此时摆脱了楼顶的束缚,正式走进自由的世界,也照亮了河岸的一排排的杨树,几对校园情侣在杨树下暴露了形迹,不得不重新找约会的地方。迎面驶过来的公交车也沾到了新月的喜庆,浑身光亮亮的像是刚刚被细雨洗了一澡,若是赶在没有月色的夜晚,则只能看到车前白刷刷的大灯。

好的夜景总会给人带来好心情。滨河街的月色虽不及荷塘月色的静美,可在接受了学校常规教育训练的轮番炮轰之后,能够静下心来散步赏月,已经是莫大的享受了。对于浩瀚星空中的轮月而言,霓虹灯下的我们是那样的渺小。可对于广大人民群众而言,我们的职责又将是那样的神圣与崇高。我们,即将走上工作岗位,肩挑起繁重的工作任务,我们还能否怀着今天的心情去欣赏明月呢?不管将来有几何困难,头顶的明月永远都是这样常常新的,都在坚定着我们内心法则,都在照耀着我们前征的道路。

[下一篇] 祥龙泰夜市

[上一篇] 王 兴:话“鸿沟”(随笔之二十八)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