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收藏 设为首页
反腐农民作家雷谏声

作者:武汉张国强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2017年1210日,湖南反腐农民作家雷谏声又一部一百二十六万字长篇小说《反腐早该在路上》上、下册日前由香港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首版印刷一万册,再次引起省内外媒体和网络新闻的热切关注!同时,国家著名《知音》杂志社编辑部记者也在第一时间和他取得采访联系事宜。这是继20058月出版20万字的《清白》小说之后的一部反腐力作。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农民,历经18年艰辛的打工生涯,曾经遭受无数次歧视、冷落、屈辱;不顾父亲、兄嫂的责骂和村民们的讥讽,用富有血性的文字,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民工最原始的生存状态,写成了一部二十万字的《清白》反腐短篇小说集。该书出版后,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和回应,中国文史出版社编辑肖一朗先生在该书作序时给予高度评价:“我决定签发这部书稿并不需要有什么胆量冒什么风险!在时下除了文盲外,人人都擅长用眼睛观察事物用头脑去思索问题的‘阳光时代’,我坚信一部反映现实生活的小说是绝对受欢迎的!一口气就 ‘暂住证’写出三篇小说的在全国目前为止仅他一个。我人虽微,言却 ‘重’,但绝不是吹捧!”打工十八年,从当年的一贫如洗到拥有200亩枣园种植实业,并开设养生馆,雷谏声始终坚持在艰辛的劳作之余笔耕不辍,利用业余时间完成中短篇小说集《清白》与百万字长篇小说《一个农民的愤怒人生》,期间曾自修河北当代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参加了毛泽东文学院第六期作家班学习,成为了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衡阳市祁东县城大街小巷,妇孺皆知反腐农民作家“雷谏声”三个字,这让他名利双收,最终抱得美人归!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雷谏声19673月出生于湖南省祁东县河洲镇定山村,家中五个兄弟姐妹,他是老幺。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雷谏声8岁就开始牵猪郎,要是谁家的母猪发了情,他就会牵着猪郎相亲。这样他就能在别人家里吃上一两个荷包蛋,这可以说是小时侯雷谏声的美餐。

 自幼喜欢观察身边的人和事,读书后又养成了写日记的良好习惯。母亲是文盲,为了一大家子的生活总是忍辱负重,用眼泪和沉默来抵抗内外的压力。对于自己母亲的辛劳与坚强,他常常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一有空闲时间就用笔把文字记录下来,然后读给母亲听。他母亲听后总会给默默地给其精神鼓励和支持。从而更加激发了他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热爱和写作的激情!

 然而,父亲却反对儿子写作。有一次,正是双抢大忙季节,雷谏声有感于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诗外的残酷现实,他灵感突发,有了强烈的写作冲动。于是,从田里偷偷溜回家里,投身到描写现实生活中农民境况的小说中来。父亲寻回家里,见状大发雷霆,给了他重重的一拳后,边撕他的稿子边训斥:是农民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干活!一天到晚光知道写,能当饭吃呀!倔强的雷谏声大声回答:我将来就要靠写东西吃饭。正是因为他的反常行为和这句口气好大的话,让很多村民都在背后叫他傻子



                    创业失利欠巨债

 “靠写作吃饭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异常艰难。每天劳作之余,他不是读就是写,无数次投稿信件被退回,又无数次遭受父亲的痛骂。虽然他的父母早已逝去,每每说起这些往事,雷谏声两眼饱含了泪水。初三那年,由于家里没钱缴学费,15岁他就辍了学背上了简单的行李踏上了南下打工的路程。在广州打工时,由于爱好读书写作常常影响工作而被工头炒了鱿鱼。 无奈之下又回到家乡。准备自己当老板,向银行和亲戚借了一万多元,购进加工月饼的设备,由于错估了市场需求,积压的两吨月饼一夜之间变成了猪饲料,一下亏损了2万多元巨额外债无法还贷。一段时间曾经过着东躲西藏的流浪生涯而不敢回家,怕债主逼他还钱,更怕自己在这张里崩溃。他的母亲心疼儿子,有好几次冒着山高路陡的危险,黑更半夜叫着他的名字找到了他,还送来了滚烫的饭菜。

 为了还清欠下的巨额外债,1993年再次南下打工,初到江门市,人生地不熟,身份证旅途中丢失,身无分文的他只能露宿街头。在这无助的时刻,书摊上认识了一位叫容国和的朋友,得到了他的接济和帮助。由于没有身份证,不能长期睡工地工棚,同时面临当地派出所会随时突击检查外来人口的暂住证和身份证。朋友容国和在厨房处腾出了一些空间让他住了下来,并给他介绍了一个工地的工程给他承包,这是他头一回当上三层包工头。也是他在广东淘到的第一桶。 钱赚到后他就购买了一辆两轮摩托车,当上了摩的司机开始载客。在1998年4月的一天,雷谏声看见一辆车撞伤了一个人,肇事司机不顾伤者的生命就开车溜了。当时是黄昏的时候,天又下着雨。雷谏声抱着伤者,站在雨中挥手拦车,好不容易叫了一辆货车把伤者送到江门一家医院。当天晚上,雷谏声把这个事情写出来投到报社。很快,他写的新闻见报了。这篇400字的新闻可以说是雷谏声发表的处女作。报道出来以后,当地的公安局的打电话过来,告诉他写的报道见报以后,肇事司机看到报纸以后已经主动投案自首了。哎,原来自己的笔还是能够把犯罪分子抓住的呀,这让雷谏声很自豪,也让他触动很深,他觉得自己居然能够为弱者说话。然而,正当雷谏声感到欣慰的时候,江门市开始全面取缔摩的,雷谏声再一次失业了。这些年来他先后在广州、江门、青岛等地做过勤杂工、摆过地摊,去过废品店洗过空酒瓶、摩的司机、包工头、鞋厂制版师和高层管理员……只要生活允许,他尽量让自己干的工种更多一些,接触社会的面更广一些。至于其中的苦与累,他早就已经忽略不计。因为,他知道,只有深入生活,才能把握生活,才能触摸社会的脉搏,才会写出深刻的作品。虽然经历坎坷,但从不抱怨生活。相反地,他将生活的磨难当成一笔财富,去品尝去感恩。他的前半生命运多舛,历尽苦难,饱尝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尽管如此,但他却从没有放弃过自己的文学梦。在江门8年的打工生涯里,雷谏声仅仅回过两次家,每次回家都让家人失望。姐姐雷连英说:“每次从外面回到家里,看到弟弟背回来的箱子都是书,袋子里装的也是书,就是没有钱。父亲就骂他,别人逢年过节是拿钱回来给家里买菜、油盐回来,而你怎么老是拿书回来,你拿书有什么用!”顺手就把他的书给丢掉了。家人的失望、村民的冷落,让雷谏声如坐针毡,他提着满满一袋书,又一次踏上了打工之路!



                                                                  讨薪维权艰辛路

     2002年,他再次来到东莞并在一家鞋厂学技工。恰逢青岛市一家鞋厂也在东莞招工,雷谏声以制版工程师的身份被录取,月薪达4000多元。渐渐地,雷谏声将原欠的所有债务还清。后来,他发现该厂违反劳动条例规定,工人的工作每天长达16小时,福利待遇和安全劳保用品缺少,就一气之下写信投诉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结果自己被老板给开除了。开除后,连工资也被扣发。由于没钱打官司,无奈中,他举着牌子在法院门前追讨工钱。雷谏声在讨薪无果的情况下,将鞋厂老板告上了法庭,虽然法院判决书下来了,但钱还没拿到手。在2004年除夕夜,他用身上仅有的25元钱找了一间便宜私人旅馆。见老板一家人热热闹闹围着桌子正吃年夜饭,桌上热气腾腾的饺子散发出诱人的香味,他只得硬着头皮讨来几个水饺,还要了碗小米,熬了点稀饭,算是过了一个终生难忘的

 这件事情的解决虽然艰难,却让雷谏声看到了正义的力量和法律的公正。这才是我文学创作的真正开始。我明白雷谏声这句话的含义:以前的写作,只是以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为目标,始终囿于小我"之中,算不得创作;只有贴近生活、切中时弊、关注社会、反映大众的生活,才能突破小我",实现大我"的价值,成为真正的文学创作。也使他明白了作家对文学创作的社会责任感和神圣使命感!正是这一次外出的打工,凭借手中的那支笔和骨子里的那份正气,成了一名为打工者权益呐喊斗士。


在所有的作家中,雷谏声最崇拜贾平凹,就连微信名都是醉佛贾平凹。醉佛者,最服也!由此可见,他是贾平凹最忠实的粉丝雷谏声告诉我,他在江门做摩的司机期间,一次回家读了陕西著名作家贾平凹先生的几部长篇小说后,再联系在外打工的社会现实而有此感悟。

                  凤凰涅槃        浴火重生

在山东青岛打工期间,雷谏声认识了来自青岛、福建、江苏的农民工袁建泽、兰君和张永刚。他们在雷谏声宿舍里,无意中发现雷谏声一叠厚厚的手稿后,一口气读完了其中的《讨工钱》等篇目后,赞赏有加:想不到,在这里看到了农民工的真实生活,你是我们的知音。他们一致请求雷谏声写下去,多为他们鼓与呼!并积极为他联系出版商。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年多的努力。2005年,他的第一部短篇小说集被中国文史出版社编辑看中,可是需要交8500元出版费。身无分文的雷谏声只得向自己初中时的班主任求助,借到了2000元。一些农民工兄弟也纷纷伸出热情援助之手,终于凑齐了所有的出版费用。文史出版社编辑杨智杰老师告诉记者,他决定帮雷谏声出版这本《清白》小说,是因为读雷谏声的作品时,被他作品内容深深感动了,现在的作家,说真话的越来越少了。而雷谏声敢说真话,不虚伪。很多专业作家,都把人物描写得过于艺术性,人工刻画的痕迹太明显。而雷谏声不是,他的作品里写的都是社会的现实生活,主人公都来自生活之中。因为真实,所以感人。



 谈到当初写那本书的背景时,雷谏声讲了这样一个案例: 2003年正月初七,武汉青年孙志刚在广州打工时,由于刚到广州未办理暂住证。在317日晚上,出门时又忘了带身份证被当做三无人员送到收容所。奇怪的是仅仅三天时间,孙志刚就离奇死亡。当时官方认为他是患脑溢血和心脏病而身亡,后经法医鉴定,他在拘禁期间被收容所工作人员殴打致死。这件事情引起了《人民日报》、《工人日报》《南方都市报》、《新京报》、《楚天时报》等国家新闻媒体争先报道,人们纷纷质疑收容遣送制度的合理性。40天后,实施余20年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终于被废止。有媒体评价说,孙志刚用生命终结了收容制度。《中国青年报》也曾写文评价:孙志刚用一种壮烈的方式将公民权利带进了百姓视野。正是这件事,坚定雷谏声要写这部关于收容遣送制度小说的决心!

 雷谏声82岁高龄老母亲对儿子出书感到非常骄傲,在她看来,儿子付出这么多年,承受的压力是外人所不能体会的。雷谏声专程从东莞赶到家里,将散发着油墨香的第一本书放到了母亲手里,他要让母亲成为他的第一位读者。随后,他又来到父亲的坟前,化奉了一本书。雷谏声说:“母亲对他支持最大,让他感动的最多,虽然不识字,但只有她配做第一个读者。第二个读者是我的父亲,我在父亲的坟头烧了一本书给他。一边烧我就一边哭,我说我没让您失望。当年您幸亏没有劈掉桌子,我得感谢您。该书出版后,在社会上产生了强烈反响,也让平日看不起他的人们对他刮目相看。一时间《人民日报》海外版、《湖南日报》、《今日女报》、《潇湘晨报》、《现代家庭》和《中国妇女报》旗下的《打工妹》杂志等全国众多报刊竞相报道,称他为农民打工作家

 随后,雷谏声只身一人来到东莞,摆了一段时间的街头地摊书摊。东莞理工学院的刘英华教授在地摊上花20元买了一本《清白》小说,想不到一看竟然上了瘾,于是就向该校图书馆馆长推荐了这本书。没想到,该书在学生中成了抢手货,借出去一个多月再没有回图书馆。刘教授通过书上的联系方式联系到雷谏声,要他赶快送一批书到图书馆,雷谏声特意从湖南赶到东莞,送去了50本书籍。许多高校的大学生看了雷谏声的《清白》,都被深深打动,他们认为这是这座城市民工生活的真实生活写照,并请他到学校签名售书。大学生们主动给雷谏声拉起一条横幅:热烈欢迎湖南作家雷谏声来校签名售书,当地的新闻媒体也闻讯赶来采访报道,一时间“民工作家”称号顿时征服了这个民工创造的城市。

 后来,他又到湖南大学、中南大学等大专院校签名售书,都受到了师生们热烈的欢迎。湖南师范大学图书馆还将《清白》收入友好文库海内外湘籍名人作品收藏中心永久珍藏。武汉科技学院--孙志刚的母校还专门请他去讲座,当场就签名售书2000多册。随后,雷谏声又将一半的售书书捐给了该校贫困学生   !

                   千里姻缘一线牵

 2006年62日长沙出版的《今日女报》一篇名为《白发亲娘,没有您就没有儿子的清白》的文章是对农民作家雷谏声的专题采访报道。文章写道:“您儿子出名了!他今天和县长们一起开会呢!”乡亲们冲着雷谏声母亲的耳朵大喊,老人似乎听见了,似乎没听见,总是微微地笑着,如同雷谏声小时候依偎在她怀里露出微笑一般……18年浮沉,雷谏声也经历过几段暂短的恋爱,但残酷的现实总是让他与真爱擦肩而过,39岁的他至今还是单身一人,这成了他母亲最大的遗憾,为此,我们决定为了老人了却她此生最后的希望!200668日,坐在闺房里发呆的27岁女孩阳慧突然的接到一个表姐的电话,电话里告诉她说,“有个叫雷谏声农民作家,在报纸上为了躺在床上快要病死了的老母亲而征婚,报纸上写得清清楚楚,年纪很大了,长得不知咋样,现在很穷,出名了不知会不会变富……”不待表姐说完,已得到回答:先看看再说吧。相亲非常成功,双方彼此满意,双方很快走进婚姻幸福殿堂!婚后一年,阳慧给他生了个聪明伶俐、活泼可爱的女儿。伴随着孩子的幸福降临,为这个贫穷的家庭平添几分快乐!同时面临生活负担加重,雷谏声从朋友处借了一万多元,在祁阳县城开了一家清白多味书屋,欧阳慧帮他打理。这时候,终于安定下来的雷谏声,又开始了长篇小说《反腐早该在路上》的创作。

 其实,这部新作的动笔,比《清白》还要早五、六年,只是因为生活所迫,居无所定,再加之需要短平快的文学方式反映社会,才停下长篇创作,着手短篇小说集《清白》的写作



                                                                                   艰辛的魔症创作  

 雷谏声写《反腐早该在路上》,可说达到了魔症化的境界。一段时间,正是创作的关键时刻,他将自己关在书房里,然后跟妻子约法三章:不管谁来了,也不管发生了天大的事,都不许叫他;饭煮好了就打一碗放到隔壁房间,饿了自己会去吃,不吃也不许打扰。写好的章节,自己也会放到隔壁房间,由妻子负责拿到街上打字店去打印。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他的人瘦了十斤,乍一见面,胡子拉碴头发凌乱不忍直视。瞧见丈夫的一副怪相,妻子吓了一跳,然后就抱着大哭一场。后来,怕妻子担心,雷谏声又跑到衡南岐山寺院的登瑞法师那里,借了一间房闭门写作。那一年,大雪封山,冰天雪地,异常寒冷。他一人烤着一个火盆,独自写了整整二个月。回来的时候,走在硬绑溜滑的山路上,一路跌爬,几次差点掉下深渊。其时,已是大年三十,摸黑回到家,见妻子抱着女儿坐在摆满菜肴的桌前打瞌睡。雷谏声的心突然一阵内疚,丢下手里装着手稿的挎包,将妻女俩一把揽在怀里,两行滚烫的热泪不由夺眶而出。据说贾平凹写完《废都》最后一个字第二天回到乡下祭拜他大;路遥写完《平凡的世界》最后一个字,把吸墨水的金星向窗外用力砸去!而轮到农民作家雷谏声完成这本当时还没起名字的书时,电脑边打完最后一个字时,他没有把笔向窗外砸去,便立即起身,把椅子用力踢了一脚,门重重一关,拿起锄头拼命种上十几株枣树!大喊一声:狗日的小说!前半生你让我愧对父母!后半生你又让我愧对妻女!狗日的!我跟你没完!” 然而他那温柔贤惠的妻子阳慧听出来了,幽幽地说:跟它没完?那就是还要写啰。写吧写吧,我当初既然选择了你,也就选择了你的小说和你的执着!”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2016527日下午,由中国文艺界网和中共祁东县委宣传部主办,祁东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承办,湖南首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协办的“阅读中国·首推读书会之雷谏声长篇小说《一个农民的愤怒人生》创作谈”在祁东县育贤中学多功能报告厅举办。活动由祁东县文广新局副局长何可主持。中国文艺界网执行主编、首推传媒联合创始人黄中泉,衡阳新闻网主编、《湖南诗人》杂志主编李镇东,祁东县文广新局局长高尚升等均出席活动并发表讲话。《郴州文学》编委、诗人周莲,育贤中学党委书记邓松柏及该校200余名师生共同参与了本次读书会活动。座谈会的召开是对反腐农民作家雷谏声创作成绩的有力肯定!无论是外出打工还是在家创业,雷谏声依然没忘记利用空闲时间看书,他的包里背着两本书细细看完了,一本是贾平凹等名家写的散文《文学与我们的生活》;一本是南方周末编著的《一本书读懂诺贝尔奖》,读完感触颇深他感慨说:我们的生活其实太离不开文学了,可惜很多人不懂!互联网时代手机时代就没有人看书了是句屁话,人家美国互联网九十年代就兴起了,智能手机也早就普及了,作家没有失业的,相反越过越好,纸质书仍然是美国人崇尚精神生活的首选。这不是我崇洋媚外,中国人智能手机里看小说现在正是一个热度期,一旦觉醒过目而忘,尤其觉醒对视力影响严重也会快速下降回到纸质书时代。当代罗马尼亚作家诺曼马内阿在《论小丑——独裁者和艺术家》中写道:“在任何一个把文化作为武器的政治体系里(给予艺术家过高的荣誉或过重的处罚),作家会长期遭遇一些陷阱,这些陷阱会损害并逐渐毁灭他的正义感,最终丧失其个性。”2017年初,雷谏声边写作边劳动,他放弃了县城的书店生意,投资了100多万元,在离县城不远的白地市镇租了200多亩的山地,办起了飞来石"农庄和养生馆。他说,办这个实业,当然是为了挣钱。主要是为了给自己创造一个安静良好的环境,更好创作将来的小说。从一个一贫如洗的农民、债务缠身的打工者成长为一位著有百万字作品的农民作家,娶妻生女发展实业。雷谏声本身就是一部跌宕起伏的精彩小说,值得我们乃至整个社会的人们研读!同年12月下旬他拿到《反腐早该在路上》出版发行新书。在出书资金上遇困难时,祁东刘欢生、刘素梅、彭建华、屈东源几位好友成千上万的给他伸出援助之手,令他最为感动的是一位特意从宁波坐飞机来长沙见面雷谏声的,其实是当年促成《清白》出版的青岛三友之一,叫袁建锋,当年还帮忙电脑打了几万字。后派往日本公司总部工作七年,前年回国仍然日本公司工作。袁建锋在博客里找到雷谏声新手机号码,和他取得了联系。袁建锋话别雷谏声时,执意要为雷谏声新书出版给予两万元赞助费,雷谏声仍然坚持说是借就收下,是你结婚时的礼金好不好?是给你女儿的红包好不女?雷谏声不得不含泪接受青岛三友之一的袁建锋赞助费!今年清明节前后湖南农民作家雷谏声两次专程到陕西丹凤棣花镇贾平凹先生的故里拜访贾平凹先生,就最新出版的120万字《反腐早该在路上》一书需要重新修改意见方案征求贾先生的看法和见解。由于雷谏声微信名片是雷谏声醉佛贾平凹意思是最服贾平凹。这次不虚此行,终于零距离和贾先生接触,得到贾老师的指点! 

 贾平凹谈到作家的责任时就说,作家要“活儿做得漂亮”,“闲笔闲情最容易产生风格”。当文学或者说小说成为一种谋生的技术,农村作家就越来越像一个泥瓦匠,他们只想把活儿做漂亮。农民和作家,种地和写作,在雷谏声身上,早已经交融在一起了,晴耕雨读,这种曾经被无数文人士大夫羡慕的生活于他而言,更加朴素而充实。守着土地过一辈子,与土地贴心贴肺,不再是一句空洞的文学口号,而是他一生的坚守,一生的耕耘! 


作者简历:张国强,70后、陕西商洛人。《意不尽网》特邀媒体人.作品先后在<<人民日报·市场报>>、《经济日报·旅游中国报》、《台湾好报》、《北京青年报》、《中国传媒新闻网》《中国法制西部网》、《陕西法制网》、《西安商报》、《西部艺术网》、《商洛日报》、《三秦电视报商洛版》等报刊网站刊发转载!

联系电话:18771024898  电子邮箱:1505922510@ qq.com

来源:采风网 点击量:140 发表时间:2018-04-07

[上一篇] 禅易斋诗书画院院长蔡丰名教授“彩墨新韵”第61次创作绘画个展在万芳画廊举办
[下一篇] 文化名人孙见喜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