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本质与真我的展现 ——评孟宪昌书法艺术

作者:旭 宇



   孟宪昌,1945年11月生,河北平泉人。1969年毕业于河北大学。曾任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承德分院党组书记、检察长,河北省人民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一级高级检察官,河北省政协七、八、九届委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第三、四届理事。 

   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国际书画家协会河北分会副会长、河北省毛体书法研究会副主席、河北省书法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河北省当代书画院顾问、河北省书画艺术院院士、河北省直书法家协会顾问、河北省省直老年书画研究会会长。 






艺术评论


 孟宪昌是我在河北大学读书时的校友,论年龄,宪昌小我几岁。那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我由唐山入河大读的教育系,宪昌是从承德来,读的数学系。当时,二人虽少有会面,但知道这位数学系的高才生,不但爱好书法,还爱好文学,足以想见这位学弟的涉猎广泛和才情之丰赡了。




 作为河北当时的最高学府,校园内的书法氛围甚为浓厚。在没有市场化影响的环境里,师生们习之者众,也无从考虑名利得失,书法就自然成为我与宪昌辈的『三余』之要事,纯属于爱好。回想起来,文科于书法是姊妹一体的事情,或可相得益彰;而宪昌是学数学的,因此,他的思维需要在抽象与具象的空间中不停地换位,从而也加大了他习书法的难度。然而他却乐此不疲,痴心不改。从中可看出他对传统文化尤其是书法的热爱程度。






 白驹过隙,不觉几十年过去。我在省文联从事书法专业并负责协会工作,宪昌老弟则步入了省检察院的领导岗位。因为同住省会石家庄,『书缘』也就更加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多年来,政务之余,宪昌经常带作品登门造访,言是讨教,实是切磋艺术。宪昌的书法是从唐楷和『二王』的行书临起。从工作岗位退下来后,他专注于草书。他于历代的草书代表人物中,最喜欢张旭和怀素的流利与爽劲。在临池与创作的过程中,又逐渐地将王书《十七帖》的字法与形态以及蕴藉高尚的品位,涵咏于旭、素的放纵之中。宪昌始终保持了一种法度严整,线质干净,富有弹性,章法疏朗,出入于晋、唐品位的风格与神貌。所展示的是一种真我的流露和文化的关照。






 前几年,宪昌老弟在省会举办的两次个展,都得到了圈内外人士的上好评价,即充分印证了这一观点。

 二○○八年,宪昌退休了。朋友们发现,宪昌草书艺术进步之快更是异乎寻常,令人刮目相看了。宪昌老弟曾说:在任时公务缠身,书法本是余事,易得其大略而欠精微;卸任后他事俱忘怀,唯余书道而已。全副精力转入书法,方能尽精微而致广大。今日一点、明日一划,细加推求,集腋以成裘,来得更加实惠,进步在不觉间。




 宪昌此言,实则道出了当代书法创作上的一个现象,即:微观与细节研判上的缺失,影响着整个书法创作的深化与前行。在这一阶段,宪昌老弟在对经典的临池与揣摩上也达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地步。他广交书友,取长补短,与朋友交谈时,人们常看到他以指划桌,研判字法和点划微妙变化,每有收获则陶然忘怀,真有些划被穿表的意思。




 志平和而道显,明法理而事成。抓住了本质,方能少在歧路上耗费时力。

 我看宪昌的书法,有法,有品,兼具个性。这对一位书家而言,还有什么更高的标准来衡量呢?

 媒体评价宪昌老弟『志平和而道显』。我想正是因为他学养与阅历的深厚,才能深刻认识传统文化的本质意义,才能毕生践行高品位的艺术活动。

『闲处云霞色正美』。我祝宪昌老弟艺术之树的二度浇灌,能够孕育出更加绚丽的花朵。在《孟宪昌书法精品集》付梓之际,是以为序。

                                                    二○一二年八月






来源:采风网 编辑:王浩 副总编 点击量:422 发表时间:2018-04-17

[下一篇] 毕竟中和开简静,楹书合壁大文章 ——访书法家孟宪昌
[上一篇] 朋友是什么?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