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自觉践行“文化自信”,讲好我心中的北京故事

作者:刘辉





   党的十九大报告充分肯定了十八大以来思想文化建设方面取得的重大成果。我们完全可以切身感受到:主旋律更加嘹亮、正能量更加强劲、文化自信愈加有力彰显,国家文化的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影响力正大幅度提升。

  作为一名从事文学创作的工作者,置身于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必须响应并担当起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化的历史使命。身体力行地传承和发扬民族文化传统之精髓——这正是一名党员作家应该明朗表达的政治态度.
  今年11月18日,我有机会参加了一位少数民族诗人在京举办的作品研讨会。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同志参加研讨并现场发言指出:民族性的文化作品,既要有民族的传统性又要有时代痕迹的现代性。实现两个百年梦想,进入全民的文化小康,更是精神层面上的一个重要前提。
  马加主席还说:体现个人主题的抒情性与历史的责任担当的严肃性,必须有序有机地完美结合。一名作家要具备想象力丰富、具备很好的个人体验、还要有思考的深度。最重要的是,具备家国情怀。对国家利益、对人民诉求,必须有深入而不是浅显的文化思考。
  会议现场,吉狄马加副主席以及其他几位诗歌界领导阐述了对十九大精神的理解。这些意味深长的讲话,深深感动与我。
  在文化实践中,党一贯倡导“三讲”、抵制“三俗”。三讲什么?——讲品味、讲格调、讲责任。三俗是什么?——低俗、庸俗、媚俗。进一步说,“三俗”与民族的传统的文化,有本质上的不同。始终如一地贯彻“三讲”,是贯穿整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文化态度。
  我们应该清醒地觉察到:在文化战线上,受市场导向、娱乐指向、文化多维、价值多元、票房指标等诸多因素影响确实出现了一些趣味不高、境界低俗、是非不辨、善恶难分、美丑混肴的怪异现象。
  坚持新时代的文化自信,就需要恪守文化素养文化规范上的文化自觉:“有前瞻性识见、有跨越性情趣、有历史性担当”。用深入基层与底层的实践活动以洞悉生活、洞悉人性、洞悉社会、洞悉历史,畅想主旋律。惟此,我们责无旁贷。
  一、投身于从事叙述北京的文字创作:其乐无穷
  我是一名“非专业”创作文学作品的作家。继2009年至2013年连续创作并公开发行三本《老北京那些事儿》以后,我始终没有停止过其他文种的创作实践。自2016年春季,开始接受《法制晚报》副刊邀请,参与了创办“京味儿”版的筹划并坚持接受一星期一整版的写作任务。
  迄今为止,近两年时间,在《法制晚报》上发表作品近80整版、达24余万字。
  繁重的写作任务是脑力与时间的辛苦付出。为读者按时按点地“烹”出有咀嚼力度、有京味儿味道、能耐得住历史验证的作品,绝非是一件易事。这种付出,甚至是一种精力上的超负荷。由于不懈地写作,也确实牺牲并削减了许多个人的其他爱好。
  但我还很享受这种幸运。更多地收获了严谨思考后的愉悦、更多地收获了梳理京痕后的探求兴趣、更多地收获了深入写作后感觉愈深的使命责任感。
  作品是探视作者的一面镜子。确切地说:作品的倾斜角度与导向方位、作品的表述手法与潜在意味,能够真实反映出作者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我欣慰的是,“京味儿”系列文章的写作过程中,我一直在努力超越,努力完善自己。
  北京,一直是翻天覆地变化之中的动感化的大都市。各种记录、追溯、描述、复制老北京各种“形象”与“形态”的原原本本的书籍着实很周全。重叙老话、没有意义;重嚼老馍,绝无出路。
  我的“京味儿”,是我深刻思考、延伸布局、多种路径、人性展示、人文情感渗入其间的综合文学与史学价值的探索性作品。
  坚持兼容的写作态度。纵深考虑,现代北京是一个不断进化中的兼容性的首都。人员的结构、兴趣的差异,观念的转换、习俗的更新,潜在的否定、明显的跃进,都是不同于传统的“老北京”写法。停留在一种旧体的陈述上,早已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老北京与新北京的自然融合,老传统与新事物的有机串联,老习俗与新风尚的内在联系,外在表现事物与内涵蕴藏理念相统一,在所有文字里都有我独自思考后的表述。
  ——譬如《莫非京味儿从‘河’而来?》,谈我个人对久远的运河文化探索性的认识。进而,阐述坚守与发展传统水脉文化的迫切性。
  ——譬如《旗袍,缘起于皇城的旗人之袍》,通过流行南方旗袍文化的广泛传播,追溯求源地论证旗袍与历史关联。
  ——譬如《烹饪术语的另一类解释》,明着是说各种味道与烹饪的调料,暗着是讲为人处世心得。诸如此类,贯穿整个文字创作。
  ——譬如《牵挂亲情的传递,如此这般演变》,我是在写北京通讯的一步步演变、一步步提升。受益于民、实惠于民,京城在飞跃!
   写“京味儿”离不开京吃。应该知道,现在写北京小吃和各种菜肴的写作方式非常多。北京故事适时地剪裁植入我的思维理念。联系史实、联系情感、联系传统、涉及演变,我做到了。主要讲什么那?
  民族的传统的理念。北京人特有的随和、谦逊、礼让、和谐、大度。传承下来的“仁义礼智信”的具体表现。很有人性温暖的有关“善意善心善行”的故事,有关“孝心孝义孝行”的点点滴滴。有故事因素的“互尊互爱互帮”的细节隐喻其中。
  字面上所阐述的是恒香四溢的美味,实际上是用一根情感线,浅浅地滋润读者之心。形式上是讲“京味儿”,字里行间叙述曾经北京传统的为人处世的理念。不多,点到为止。挖掘故事的经典型、提炼语言的地域性、叙述巧妙的可读性、具备“京味儿”的趣味性与地域上的幽默因子。
  写得不是很完美,一直在尝试;一直在经常听取读者建议的基础上,不断地改进与提高写作水平。
  二、提出“微信关系”新的文化观点,努力践行
  今年秋天,我参加北京作协的一次讨论会。主题是:“自媒体时代的文学”。会上,我提出了一个观点:作为一名人民作家要适应新形势,要充分利于“微信”的各式网络载体,有效地大批量地创作并宣介正能量的反映新时代的好作品。我非常清晰地确认:我与在座的二十余位作家有“微信关系”。
  会上,作协副主席王升山指出;“微信关系”一词的提出,是符合新时代发展的新名词。“微信关系”是具有强大生命力的,它必将会成为今后人与人之间相处的一种新型关系。这一新词汇,也将会被广泛认同。
  会后不久,王副主席转发了我的体会:《‘微信关系’定盛行于你我他的‘口头禅’之中》在各大网站。
  我有几大基本观点:
  其一:“微信关系”已经成为当今人际交往的基本关系——这是科技引领社会文明、科技推动共享文明的结果。
  其二:“微信关系”不是一成不变的人际关系——坚持文化自信正是从微信关系的一点一滴做起。
  其三:“微信关系”所发展趋向,我有几大基本判断。其四:“微信关系”的纵深发展,铺垫了多层次多兴趣的综合欣赏组合。
  我明确个人观点:“作为一名作家,完全没有必要逃避或者无视于蒸蒸日上的自媒体时代。没有必要疏离微信,以及微信所带来的各种可以更新的关系。这种关系可以涵盖;互动关系、支付关系、互赏关系、交流关系、约定关系。”
  人民作家要学会利用网络上的这种特殊关系,积极创作或积极引导,努力实践或一起探讨,做民众的朋友。
  通过健康正常的友好的循序渐进的“微信关系”,对于进一步拓宽文化眼界、开展行之有效的文化活动,我有许多实践体会。
  我通过朋友关系与密云诗歌群关系密切。
  应他们之邀请,组织几位国内著名诗歌大家进行“微信音频”的群网授课。数小时的网络诗歌教程,首创了利用微信方式基层诗歌爱好者与专家的对接。进而,发展为义务到密云作协的课堂现场授课。其现场的热烈、真诚、亲切,感动双方。
  我为大家现场宣讲写作“京味儿故事”的感触与体会。会后不久,应密云诗歌爱好者需求,作为《新国风》诗刊的副主编,我负责组织编排了一册诗歌合集。在每一位作品之后,一律留下我的评语。
  迄今,密云作协的诗歌创作活动健康而有序。从“微信关系”发展到师生关系、诗友关系、合作关系、友情关系。蒸蒸日上的文化产品,正不断地从灵动的情感中涌现出来。
   “微信关系”拓展了与名家好友的沟通范围,为提高个人写作水平打下了较好基础。与平谷、密云、朝阳、通州、海淀、石景山、门头沟等区的作家诗人接触,既交流了写作体会又交换了写作成果。如此良好氛围的“微信关系”,何乐而不为?
  三、自觉并主动承担为残疾朋友的文化服务,是我心所愿
  我的工作经历中从来接触过教学。我一生两大愿望:当一名文学作家;当一名授课老师。通过近几年的努力,我都实现了梦想。
  与北京残疾人写作学会的残疾作家的多次诚恳接触中,知道他们经常组织部分学会会员听讲师授课。他们负责人问我能不能担承?“能讲什么呀?”——我曾怀疑自己的能力。他们领导答复:就讲您怎么写作“京味儿”!
  我认真做好课程的案头准备。从标题设置的精准与醒目到内容精彩要有情感温度,从具体案例构思到文字结构的循序渐进,从分段的简捷到叙述的清晰,整整一天半的课程。侃侃而谈、完全纯粹的亲身体验;真真切切,写作中的困惑与收获;清晰准确,完全是引导中的经验之谈。
  给残疾作者讲课,我深深为他们的求知欲望所感动。认真地做笔记、入心地提问题,课间还围着你问这问那。当即在课堂上我做了几项承诺:公布所有联系方式,利用网上回复各种写作问题,负责修改学员作品,帮助优良作品登载。
  说到做到。至今,我与数十位北京范围内的残疾作者建立了各种文学联系。谈作品的立意、说写作的自信、具体辅导他们写作文章的布局。经常把可以发表的作品,推荐到我能承诺的杂志上。
  文化扶贫助残,从具体关心残疾作家做起。我曾远涉至密云最东北的深山区参加慰问活动,现场与几位密云作协主席副主席,座谈并讨论怎样扶植残疾人文学上进的具体步骤。
  我曾为北京残疾人联合会《挚友》杂志的各区通讯员授课。讲通讯报道的写作技巧、讲材料的具体收集、讲文章构思的各种方式、讲题目与内容的精炼布局。同时,我受聘成为《挚友》的专栏作者。
  毫无推脱地承担过中国盲人协会首次诗歌大赛的终评委员,确保大赛的圆满成功。主动接受社长总编的邀请,担任《中国残疾人》的专栏作家。与更大范围的残疾朋友交心,一同交流励志与奋进的体会。
  我有一位最好的残疾朋友,他是通州地区的北京作家。好学有正义感、勤写有大量作品发表、始终谦逊地求教。我们二人一直探讨写作上的体会。他有不少通讯报道、报告文学、散文杂记,只要有需求,我绝对会提出写作或修改的建议。
  我鼓励并多次提示他,切不能辜负或忽略身处“首都副中心”的文化使命。近期,他连续写作文学作品“老通州那些事儿”,在通州重要纸媒上成系列发表。欣喜之余,我们切磋探索的写作议题更加宽泛了。
  朋友之间,我做到有求必应。尤其残疾朋友,更是义不容辞。我与残疾诗人文川是保持多年关系的老朋友。文川几十年坚持写励志诗歌,在全国各地拥有众多“粉丝”。他曾组织过多次现场与网络“文川诗歌朗读会”,影响面很大。
  文川如把首创作品先发与我,我必定提出个人意见。开现场或网络的朗读会,只要文川有要求,我抽时间也要参与其中。或网络评委、或讲评嘉宾、或现场助阵。为他的诗歌成集,或序或评。因为我知道:文川一直创作正能量的创作励志诗歌,正是他对个人身体极限的挑战。忘却疼痛、与自身疾病斗争,爱好诗歌是文川先生唯一的武器。
  十九大确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当前理论与实践的指导思想。实现两个百年宏伟目标、实现伟大的中国梦,我们必须实现与践行“文化自信”。民族的也是世界的、北京的也是中国的。从我做起,把讲好中国故事紧紧地落实在讲好北京故事上来。
  坚持好我写“北京故事”的四项原则:对历史负责,严苛史实的确凿性。对北京负责,传承京味儿文化的包容性。对读者负责,严谨并不失幽默的语风特点。对自己负责,所有公开发表的作品要经得起时间考验。
   
   
                                2017/11/29。草于京
      
   刘辉,笔名文军,1954年5月出生,北京人。祖籍四川南充市。
   现为北京市残疾人写作学会名誉会长。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市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采风学会会员、北京市东城作家协会会员、门头沟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萧军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新国风》诗刊副主编、华语红色诗歌促进会副会长、《中华国魂》诗书画选编委。曾为《侨星》杂志驻京联络处资深记者、编辑、主编。发表京味儿文学作品、采访名人录。曾为《今日文艺报》特约文学作品评论员。发表数十篇评论及诗歌作品。曾应邀参加《我爱健康》大型室内情景喜剧的部分剧本创作。
   刘辉是北京著名京味儿作家之一,著有《老北京那些事儿》第一、二、三集系列丛书(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发行)。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和千龙网、光明网、新浪网、凤凰网、搜狐网等数十家网站对刘辉的作品进行了宣传报道与转载。《老北京那些事儿》曾被北京西单图书大厦等大型新华书店评为畅销图书。 
   刘辉还擅长诗歌创作、序言和评论写作。他参加各种诗歌诗评活动及作品散见于各大网站及《作家报》《文艺报》《华夏时报》等中央与地方文艺报纸与刊物。  


来源:采风网 编辑:清风 副总编 点击量:233 发表时间:2018-06-13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