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呈大千意境 融自然万象 ——谈王英杰的泼彩世界

作者:乙 慧


        王英杰,翰墨轩主,1963年生于河北冀州。1985年参加中国美院研修班。现为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人民美术报社理事会理事,河北省书画院特约画家,中国琉璃厂画院理事。







 艺术评论


  泼墨挥彩山水画的韵律之美,珍藏在高山流水中,盘盈在行云流水上。是智慧在眼中,酝酿在心中,表达在手中,定格在画中,趣味在画外。画家以云作纸,以心用笔,以情蘸墨,以爱染色,渲染出泼墨山水画的独特深情……

  ——引子


泼墨挥彩    雄浑山水

 

  中国画的泼墨泼彩始于六朝。梁朝张僧繇即于缣素之上以青绿重色,图成峰岚泉石。唐代画家王洽,相传他常常酒后泼墨在绢素上,信手画风雨烟岚,号称“泼墨”。王洽师项容,其泼墨法,对后世颇有影响,因有别名“王墨”。及至现当代也不乏巨匠,张大千、刘海粟等诸位大师在前人基础上开拓了具有现代感的新水墨风格。泼墨泼彩是以中国艺术精神为本位,表现具象世界的自然景象,给自然景物以寓意、象征、表现而升华到人文景观。泼墨泼彩是国画的一种画法,也是写意画的一种,是把调和好的国画颜料大胆地泼洒在宣纸上,这种技法和表现形式,使中国画更加绚丽多彩。其中的泼彩山水画更是继承和发展了中国传统山水画,增加了泼彩技法和表现形式,充分体现了国画的阳刚之美、含蓄之美、意象之美、抽象之美,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她具有原创性、唯一性、不可复制性、思想性,艺术性和收藏性,因而是不可多得的艺术品。



 泼墨,看似有无形的自由,实要在无形中求有形、在有形中求自由。它的成功,缘于你对自然之美的印象主义式的感悟,以及对抽象艺术美的认知与陶养。

 冀州大地成长的著名泼彩山水画家王英杰,对山河土地有深深的情感,谙熟彩、墨、笔等方面的技法,泼彩而出的苍茫大地,雄浑博大、玄妙深邃,小写意补笔劳作的农民、耕犁的老牛,生机无限,饱含着民族文化情怀。其泼彩笔墨作品呈现出的山岚云雾、流水飞动的意境,似幻似真,深沉中不失激情,给人以丰富的想象空间,彰显出一种颇具现代气息的水墨风格。

          


 泼写结合    笔墨奇妙


   王英杰笔下的山水画有着多变的艺术张力,他能把泼彩技法运用得娴熟自如,其功力不俗。他在“泼彩”创作中也借鉴了西方现代艺术元素,使他的“泼彩”从画面效果上看,与西方的抽象表现主义似有某些暗合之处,但若细细分析它的内部元素和构成法则,则发觉在那汪洋流淌的墨色之下,是画家早以烂熟于胸的山水图式。王英杰入古人今人堂奥之法,得悟对通神之理,有澄怀观道,度物象而取其真的感悟,更有对写意的意象思维和审美思想的认知和把握。而后是“大方无隅,大象无形,大音稀声”“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的追求。画为心声,以画来抒发个人思想感情之理,是更为致广大而得精微之法,是为了从传统图式中抽离出富于个性表现力的笔、墨、色,作为自己抒发激情的元素。


  王英杰的泼彩山水画是讲究技法的。画家对画面的艺术形象首先有所构思,什么部位泼什么色彩,怎样泼,需要达到什么效果,以后整理成什么形象,心中都要有数。其次,色彩泼到纸上,也不是毫无节制地任其流淌渗化,而必须对其加以引导和控制,按章法处理效果后,再处理局部墨色,不需要渗化的部位,需要保留的部分都能驾轻就熟。观王英杰作画是一种享受,他的泼彩山水常常画到兴奋时是先将颜料在小碟中调至所需要的色相及浓度,然后泼洒在画面上,利用其自然流淌渗化的性能,形成画面的大体结构,再利用色彩渗化的形迹和肌理效果,用笔整理为完整的作品。这种画法具有一定的偶然因素,往往需要根据色彩落纸后的既成效果灵活地调整画面。王英杰的泼彩山水画擅长巧用随兴泼洒的水墨来处理灰调,又用极黑的浓墨来交融灰色,在黑灰之间,留有灵动的空间,形成强烈的对比,使作品庄重和旷逸兼备,具有鲜明的个性和写意精神。



  王英杰的泼彩画,除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外,让人感受到了一种开阔的胸怀。王英杰的作品,泼写结合,笔墨奇妙,泼墨泼彩,自然以“泼”为主。他的泼写中力求色不碍墨、墨不碍色、墨色交融、虚实相生。其笔下作品变化万千,气韵生动,色彩相融。画面墨色交融,浑化天成,韵味十足;色彩对比强烈,虚实有度,利用色墨的相冲相撞,加之用传统手法对近景的写实,用泼写的方法对远景的写意,使笔下的画面呈现出虚无飘渺、亦幻亦梦的意境,称得上是不可多得的艺术佳构。王英杰的泼彩山水腾笔飞墨、雄浑磅礴,笔墨厚重而不拖滞、构思没有叠滞生涩之感。

      

                                                虚实布弈    意境奇美

 

  绘画属于视觉艺术,满足人们视觉感受至关重要,王英杰深谙此理。他的泼彩山水画作品,大胆的泼墨,纵放的泼彩,使画面形成极具冲击力的大色块墨块,与远处的点点帆影形成鲜明对比,整个画面点线面结合得自然、空灵、深遂,塑造出美丽旖旎的景观。韵律,是中国画的生命和灵魂。墨色、线条、冷暖、块面、空间,构成不同韵律交织的和谐的交响曲,创造了王英杰泼墨泼彩山水画绮美的意境。然而,这韵律又都统摄在画家心象中的结构布局之下。虚实,是中国画结构的核心概念。古人作画,强调胸有成竹,意在笔先。王英杰则更强调因形取势,虚实相生,凸显奇境。泼墨泼彩的技法,决定了王英杰作品的原创性、唯一性和不可复制性。在他的笔下,作品中的计白当黑、阴阳大化、结实与松灵、壮美与柔美、意象与抽象,在墨彩双泼、抒情达义、实虚切换中都得到充分的体现和演绎。



  挥墨映彩,在形似与神似的虚实之间,取变幻之无形于有形之理。 王英杰的泼墨与泼彩,更加注重的就是水、墨、彩、纸的相互作用,在氤氲变化中所产生的具有自然渗化和肌理效果的韵味。有的地方,大片泼洒,任其氤氲,不着一笔,这是无形;有的地方,笔墨勾勒,层层积墨、水破墨、墨破色,根据情形点写出山石树木,这是有形。有的地方大块墨彩,气象万方,却在墨彩之中留有空白,不着一笔,这又是一种有形与无形的关系。当我们在墨晕之中泼洒点染青绿、朱砂等色块,或者在大片青绿之中点缀有墨块的时候,或彩因墨而有形,或墨因彩而有形,这又构成了彩墨之间的有无关系。泼彩山水,实际上就是要在这种种有形与无形的关系中寻找到一种诸多元素互相补充、相互成长的平衡点。


   观而言之,王英杰的的泼彩山水画作整体气象恢宏,飘渺空灵、苍茫浑厚、神秘莫测。画家既能注意到整体布局的气势,又能关照局部画面的精微刻画,粗放中有细节,恣肆中能驾驭,收放有度,粗细得法,达到了远观气势,近看笔墨的作用。王英杰的泼彩山水是对中国传统文化中意趣、意境、意象诸审美体验的获得与熏染。在他的泼彩山水画中,有“不着一笔,尽得风流”的自然肌理妙处,有逸笔草草、得画家风采的神来之笔,也有刻划谨细、耐人把玩的造型细节处理,这些无一不体现出了画家的思想、意趣、境界、审美和艺术追求。








来源:采风网 编辑:王浩 副总编 点击量:622 发表时间:2018-07-03

[上一篇] 赏析崔郊《赠女婢》
[下一篇] 方寸之地 铿锵溢彩——读赵工文集《雕虫小记》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