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悠悠苍天》看社会——读崔喜军长篇小说《悠悠苍天》有感

作者:王玉霞


在采风网里看到了《悠悠苍天》获得2016年度全国优秀小说奖的消息,就有了想拜读一番的欲望。作者崔喜军大哥也在河北省采风群里,有了相识的机会,我就加了崔哥的微信好友,一来想拜读他的作品,二来自己初学写作,想让崔哥多指教、多指引我在文学路上行走。

赠书很快就被崔哥邮寄了过来,我如饥似渴地匆匆读了一遍,被书中描绘的人物牵引着,时而感叹时而悲伤。

董小秋这个全村唯一的名牌大学生,在社会上竟无立足之地,好不容易靠亲娘舅请客送礼进入破落的商业局,为了保住那个所谓的“铁饭碗”,榨干了父母的血汗钱,牺牲掉自己纯洁的爱情,可惜黄粱美梦皆成空。税务局长的千金,霸道、私生活放荡,想攀附的婚姻无始即终。商业局机构也被撤销,煞费苦心投资的工作没了着落。书中对董小秋落魄的描写:“天色越来越暗了。黑暗中是看不到雪花的,不过能感觉到那凉凉的小冰晶打在人脸上痒痒的痛。董小秋细长单薄的身子弯曲在车梁上,像一张拉开的弓。冷风打透了他的薄薄的旧棉衣,车轮上飞出的泥浆斑斑点点溅满了他的裤腿儿。”在这样一个凄冷的夜晚,董小秋一身烦闷、一身疲惫地赶回那个贫穷的家。他无力改变自己面对下岗的危机,明知父母没有好的办法也不敢贸然自作主张。

“这么一想,董小秋忽然发了疯一样,躺在炕上拼命捶打自己的头,边捶边哇哇哭叫。母亲吓得连忙上去抱住儿子,哭号着:‘孩儿啊,孩儿啊!你要吓死娘啊?’”读到这里,我的眼泪汪汪地储满眼眶,吧嗒吧嗒地滚落下来。董小秋是一个时代的缩影,在那个国营经济萧条的年代,鱼跃龙门的天之骄子,也摆脱不了下岗,挣不到工资的危机。看着董小秋,想到自己刚毕业时的不易,酸楚涌上心头。那时,自己考上中专,也曾兴奋了好长时间,终于可以摆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毕业可以享受市里的生活了。然而,我和董小秋一样,虽然踏上了最后一批分配的末班车,也是分到了不景气的物资局下属的金属公司。那是1996年6月报的道,在单位上了三个月班,领了100元的工资就被打发下岗分流了,刚开始有100多元的下岗补助,可这不是长久之计啊!单位不会长时间发放下岗补贴的,再一次回到农村吗?想想这些年学习的刻苦,自己背水一战的鲤鱼跳龙门,我心有不甘,就选择了一份饭店大堂礼仪的工作养活自己,想在市里落下脚。虽然自己并不喜欢这份工作,也明白这份工作吃的是青春饭,靠的是自己的青春,匀称的身材,端庄秀丽的五官。我也曾遭受柳春燕相同的命运,男友为了更好的生活,娶了他们公司财务科长的外甥女。自己的梦想像个五彩斑斓的肥皂泡转瞬破灭,痛苦揪扯着我的心好痛!好痛!

和书中描绘相似,虽然国营企业不景气,个体户却是暴发户,有钱的人不少,饭店里人来人往,生意兴隆。二楼也有洗浴按摩,三楼也有歌厅舞厅,四楼也有客房、高级套房。其中来此消费的不乏马当先、黄腾达之辈,拿着职工的血汗钱挥霍。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凭借手中的权力,榨取着公家的油汁,享受、放纵。

葛红莲的命运,也是一批女性的缩影。有多少农村女子,想摆脱乡村繁重的劳作,摆脱地里的土坷垃,甘愿作践自己留在灯红酒绿的城市。那几年风气不好,市里歌厅比比皆是,她们陪唱歌、陪喝酒、甚至陪上床,靠出卖色相、出卖肉体挣口饭吃,有多少清纯的女孩为了物欲做了男人的小三。为了留在市里,有个家,有个落脚地下嫁给相貌平平的市里工人,住着破旧的小平房只为不用风吹日晒。

文中的苏雅丽也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女性,作为女性我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她们?这部分人喜欢凭借自己的美貌、聪明走捷径,面对你们的指责可以堂而皇之地反讥你们“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她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轻摇直上,呼风唤雨,对下属更是颐指气使。悲兮痛兮!

书中苏小寒的命运令人唏嘘,一辈子因为自卑不能像个爷们似地硬气一次,一硬气竟然走向了黄泉路。他对妻子是疼爱的,是敬畏的,倾其所有却满足不了妻子的欲望,抬不起头。妻子给他戴了绿帽子他隐忍不敢发,却鼓起勇气在性生活上折腾妻子,这样终究留不住妻子的心。

小说里有关性的描写为本书增色不少,朦朦胧胧的性描写,让人浮想联翩。“他好像一个久经沙场的将军,从那高耸挺拔的山峰出发,穿过一马平川的草原,芳草萋萋的草地,潮湿润泽的峡谷,直抵那神秘幽深的山洞,一路扬鞭催马,冲锋陷阵,所向披靡。凭谁问,当先老矣,尚能战否?”另外一段“吴小梅像一团火遇上了一堆干柴,转眼间吞噬了董小秋。她的刚刚沐浴过的青春的玉体,像一条嘣嘣乱跳的鱼儿,充满活力和诱惑。她的一双纤纤细手,则像一个尽职尽责又富有创意的导游,引领着他游遍了这里的每一片土地——挺拔的山峰,坦荡的平地,茂密的草原,幽深的山谷……”,“董小秋像一个懵懂无知而又充满好奇的孩子,跌跌撞撞地跟随着她,尽情欣赏、享受着这里的胜地美景,竟至望峰息心、窥谷忘返。”这些唯美的性描写,让人心旌摇荡,脸颊绯红,却丝毫感不到淫荡。道德内的性爱,本来就是提倡的,人毕竟不是动物,做爱只为了生育。和谐的性爱,能增进夫妻感情,能调动起那些器官享受愉悦。女性虽然提起这些事情矜持,可内心谁不希望自己的爱人能把自己心甘宝贝地捧在手心里,谁不希望寂静的夜晚,老公能轻轻抚摸自己的裸体,享受销魂的性爱。

赏读《悠悠苍天》,跟随着作者去了解社会里各式各样的人,去感受精简改制时期的人间百态。崔喜军老师的笔是精细的,他用心雕琢了每个人的心理活动,刻画出了立体的人物形象,从他的文字中,让人真实地感受到人物鲜活地浮现脸前,我们跟着一起悲,一起喜,一起感慨万千。崔喜军老师的笔也是毒辣的,他尖锐地批判了社会上的不正之风,揭露了马当先、黄腾达那样的人渣败类。马当先儿子过寿,竟然被人跪拜,荒唐可笑。对女色痴迷,为了女色滥用职权,可耻。

一本好书让人手不释卷,《悠悠苍天》获得全国优秀小说奖,名至实归。小说有着深刻的现实意义,很多人都能从文中找到自己的影子。好在这几年 通过国家的治理,社会风气好了很多。掩卷而思,书中人物的悲欢离合,现实的社会中还在重复着上演。

王玉霞,河北省采风学会会员,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夏游滏阳公园》荣获全国第一届采风大赛三等奖,《龟峰拾群》获河北彩凤奖散文三等奖,《岗亭静思》荣获邯郸交通随笔征文一等奖,另有多篇作品在全国各地征文中获奖。作品散见于《燕赵晚报》《河北广播电视报》《邯郸晚报》《邯郸日报》《邯郸文化》等当地报刊、杂志。

来源:采风网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150 发表时间:2018-07-13

[上一篇] 方寸之地 铿锵溢彩——读赵工文集《雕虫小记》
[下一篇]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李西泠老师荷花欣赏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