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大器晚成的作家一韩仲义

作者:韩中清 编辑:王浩 副总编


他热情开朗,温文尔雅,言谈话语间无形中把学识、睿智和自信传达给你,显示出他对人生、事物的细致观察和深刻理解,举手投足间透着文化、修养的良好气质。不知道他实际年龄的人,谁也不会把他和一位耄耋老人联系在一起。

他就是河北沧州籍全国知名作家韩仲义。一个没进过大学门的人却取得骄人业绩,韩仲义参加工作前,只断续上过几年小学;参加工作后,凭着一颗感恩的心和百折不挠的毅力,刻苦自学,顽强拼搏,取得骄人业绩!

韩仲义从医从教40余年,沧州医学院高级讲师、副校长、学科带头人,离休干部。在医学刊物上屡有论文发表,两次编写出版全国统编教材《诊断学基础》,三次获省地科研奖,两度荣获拔尖人才称号;培养过无数医学、检验技术人才。他的成就已经够呛眼了,令人异想不到的是,在他50多岁时,一不留神成了知名作家!

韩仲义从小酷爱文学,从上世纪60年代起,在报刊上发表小说、散文、科普作品几百篇,先后有20多篇作品收入不同选集里,其中多篇获各种奖项。从上世纪80年代起从事长篇创作,先后出版长篇小说、报告文学、纪实文学12部,六七百万字。计有:

《悠悠总统梦》、《赫赫中州王》 、凄凄延庆楼》 、萧萧华亭泪》 (以上44次改版印刷,累印几十万册,4次改版时分别更名为《冯国璋》《曹锟》《吴佩孚》)、《乱世权魔段祺瑞》、《草莽英雄张作霖》、《闪光足迹》( 报告文学 )、《辉煌历程》 (纪实文学) 、《水晶女儿心》( 现代小说 )、《百年屈辱录》(纪实文学、合作 )《月落寒窗一韩仲义作品选》他的作品屡屡获奖。厚重的文化氛围为走进文学殿堂夯实基础

1935年,韩仲义出生在河北省青县一个贫瘠的小村。还在他蹒跚学步时,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踏破他的童贞,他在刀光血影中挣扎,在颠沛流离中生活。

这个百八十户的小村文化气息比较厚重。解放前出过秀才、举人和将军;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十几位青壮年参军参政,不少人担任领导职务;建国后,更有不少人考上中专、大学、研究生,其中不少人晋升高级职称,县、厅、副省级领导职务......

他的父亲师范学堂毕业,是一位执教终生的老师,文学造诣颇深,经常给他吟诗作赋,谈古论今。他有幸跟随父亲上过几年学,父亲的古典文学讲得风生水起,余音绕梁,使他受益匪浅。祖父虽然没有文化,但滿腹経纶,乐观豁达,有说不完的故事。因此,他从小受到传统文化的熏陶。

日伪统治时期,学校升日旗,学日语,推行奴化教育,其父毅然辞教,回家务农。他在父亲指导下边劳动,边刻苦自学。四书五经、古文释义、唐诗宋词、四大名著,他广泛涉猎,如醉如痴;什么"大八义""小八义""陏唐演义"等通俗读物什么都读。只要一书在手,便达到废寝忘食、出神入画的程度。这些书令他眼界大开,陶冶了他的性情,给予他丰富的文化素养,为他后来的写作打下坚实基础。他感情丰富细腻,看书、听书、看戏,都能达到心驰神迷,身临其境的程度。感情随着书中、戏中人物的悲欢离合,成败荣辱而跌宕起伏,时而潸然泪下,时而欢欣雀跃......

在艺术熏陶下,他暗下决心:有朝一日我也写书!他怀着一颗感恩之心投身革命,韩仲义是个热情开朗,思想活跃的人。从少年时起就表现出组织、文艺才能。他曾带领一支"部队""制枪造炮"、出操跑步、端岗楼、除奸反特,搞得风生水起;他曾带领同学贴传单、发表演讲、演活报剧,自编自导自演小节目,博大家一笑。

那是1947年秋的一天,一支解放军挺进部队进驻该村。战士帮老乡出猪圈、扫街道、清垃圾,小村煥然一新。战士号房时,把"三连二排"写成"三连二非",把"指挥部"写成"只会部"。他用粉笔清笔正楷一一改正过来。他的善举被过路的一位首长看到,牵着他的手把他带到指挥部。他是政委,叫韩根在,是一位十几岁参加革命的老红军,只有30多岁。韩仲义心里既忐忑又幸福。首长拿出纸笔,出题让他写字,他不假思索地写对了。问他,目前形势和今后任务是什么?他囫囵半片侃侃而谈,逗的首长和同志们哈哈大笑。他们成了忘年交。首长给他讲革命形势、党的宗旨,亲切话语似甘霖滴进他幼小心田,滋润着一方沃土。首长没有居高临下,没有颐指气使,一个驰骋疆场的"大人物",如此器重他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这不仅是一种关爱,更是一种信任、平等与尊重。在他幼小心灵里,播下对共产党人,对革命深深的爱;开拓了他的心智,滋养着他的良知,为今后做人做事奠定良好基础。他帮战士号房子、借东西、贴标语、抄宣传品......

韩仲义要求参军,立志做政委这样的人。首长笑道,你还小,部队行军打仗你吃不消,你好好读书,多学知识,等全国解放了,我派人来接你。首长说,是珍珠总会发光的!部队开抜时他哭了。

半月后,他收到韩政委一封信。一个少不更事的孩子,一个封闭的农村少年,能收到一位"大人物"的信,其兴奋、激动、自豪可以想见。这仿佛是一封天书,鼓励他好好学习,一心向上,为建立没有阶级、没有贫困,平等和谐的新社会而奋斗!全国就要解放,一个崭新的新中国就要诞生了......这封信他揣在怀里,放在枕边,夹在书本里,看了一遍又一遍。时隔几十年,信中的话语依稀记得。

他渴望快快长大,渴望来信来人。他到处打听部队下落,听到的是噩耗:那支部队开赴前线不久,与几倍于己的敌人遭遇,韩政委带领敢死队,掩护大队突围,大队安全脱险,韩政委等壮烈牺牲......

听到噩耗,全家人为失去一位亲人、好人而悲痛。韩政委像一盏灯,照亮他的心地,开启了他的心智,萌发了他向往光明、追求光明的冲动。

1949年3月,刚刚14岁的他,背着小包袱,穿着有生以来第一双"千层底",跨进冀中八分区大众医院的大门,与医学结下不解之缘。行前母亲说,韩政委们为我们牺牲了,我们要活得像个人样子。父亲说,共产党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手里拿的都不如国民党,为什么能打败他们?因为得人心者得天下。去为党工作吧!

多年来,有一首歌经常索廻在他的耳畔:党呵,亲爱的党,你用乳汁把我喂养大,教我学走路,教我学文化......参加工作后,韩仲义面临着既学文化,又学技术,又兼顾学文学的多重压力。一种使命感,欣快感,报恩感给他无限活力,工作任劳任怨,学习勤奋刻苦,一有时间他就手不释卷,抄抄写写。建国初期,为提高干部文化素质,各地区开办业余干校。韩仲义如饥似渴地学习,从不缺课;赶上值班不能到课,他总要想法补上。就这样补习到高中一年级(可惜1957年停办),门门功课名列前矛。这期间,医院领导多次派他外出进修学习,他不负所望,带着优异成绩回院,开展新项目,传授新技术。他开办培训班、招收进修生、巡回讲课,为全区检验界培养人才。与此同时,他没有放弃所钟爱的文学,在他拼命学文化、学技术的同时,利用业余时间广泛阅读中外名著,抄写大量警句、佳句,写了不少读书笔记。他酷爱电影,来沧州的新片几乎每片必看,回家后整理成笔记。他口袋里总是装着小本本,随时随地把"灵感火花"记录下来。晚上睡觉,枕边放着纸笔,一夜不知开几次灯,把瞬间灵感记下来。久而久之,这种"灵感随笔"记下几十本!

有耕耘必有收获。从上世纪60年代起开始发表作品。由于他的小说朴实生动,清纯隽永,河北电台、天津电台时常广播,有的编成评书在电台播放。正当他踌躇滿志,信心百倍在文学崎路上攀登时,"文革"开始了。他被扣上"白专典型""一本书主义""利用小说反党"等大帽子,抄家、批斗、蹲牛棚,发配苦水沿边......他心灰意冷,百念俱灭,十几年没有动笔。第二次解放使他青春煥发 拼命工作。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政通人和,万众归心,韩仲义好戏连台,精神焕发。他平反、提干、晋职称,父亲的错划右派得到甄别。他决心在有生之年,为党和人民做出应有的贡献!他殚精竭,废寢忘食的工作、学习,除繁琐的行政工作外,还担任几门课程;为使全区检验水平上台阶,他开办检验班、进修班;他写论文、编教材、搞科研,顶着压力,组建卫校医院,部分地解决了学生见习、教师实践的难题。同时也部分地缓解了群众看病难的问题。

虽然工作压力大,但他没忘记业余创作。在写了一些中、短篇之后,向长篇小说发起冲锋。经过缜密思考,他选定近代史上一个著名人物一一民国大总统冯国璋。他是沧州人,出身破落地主家庭,做过小工、马戏团小丑,26岁从军,当过伙头军、戈什哈,凭着忍辱负重,狡狯圆通步步高升,成为权倾当朝封疆大吏、 "北洋三杰"之一,直至代理大总统。韩仲义决定写他!

韩仲义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他利用寒暑假,先后3次到冯国璋的家乡、北京、天津等地采访,很快完成初稿。正巧北方文艺出版社主任编辑来沧约稿,韩仲义以上乘口才,绘声绘色把书的内容娓娓道来,编辑深受感动,欣然接下这部书,答应为他请创作假,被他拒绝了。对他,早有"不务正业"的舆论。

韩仲义殚精竭虑,废寝忘食,边工作,边写作,科用89个月的纯业余时间,一部44万字的书稿一一《悠悠总统梦》完成了!小说顺利通过3审,198711月小说出版了!首印l.7万多册,在省内外引起广泛影响。成名后 AA他向着更高目标奋进,《悠悠总统梦》出版后不久,责任编辑再次来沧,问他有何写作计划?

与春秋战国诸侯割据,群雄争霸的局面相似,北洋军阀也是一个特殊历史时期。清廷衰微破败,列强虎视眈眈,革命风生水起,反清灭洋运动风起云涌,封建余孽负隅颃抗,大小军阀拥合离拒,凶终隙末,组成一幅光怪陆离、波谲云诡的历史画卷。北洋军阀虽然祸乱中国仅l7年,但给中国造成深远影响。这段历史有必要让人了觧、记取和警戒。

冯国璋、曹锟、吴佩孚是三个直系大军阀。完成冯国璋的创作后,决定写曹锟、吴佩孚,形成一套"直系军阀系列"。他的构想得到出版社认同。为减轻他的压力,也为尽快完成出版计划,出版社再次为他请创作假,又一次被他拒绝。为不影响行政工作,为了圆文学梦,他主动要求退居二线,静下心来进行创作。1988年《赫赫中州王》(吴佩孚上)出版,1991年《凄凄延庆楼》(曾锟)出版,1992年《萧萧华亭泪》(吴佩孚下)出版。全书180多万字!之后,又接二连三出版多部大书,当之无愧步入文学殿堂。

老牛自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取得骄人业绩后,韩仲义并不满足,他虽然年事已高,但雄心不减,他手下尚有三部已经脱稿的长篇小说:写白衣天使悲欢离合、兴衰荣辱的《天使悲歌》 ;为圆丈夫梦,毅然辞职到大草原办平民医院的《寻梦谷》 ;面对民族危难,毅然走向革命道路的《枭匪》。

韩作家还有一件令记者敬佩的事儿。今年初夏,记者将拙著《昼锦堂一一韩琦后裔溯源》一书赠送给他。读罢此书,北宋三朝宰相韩琦的伟大形象深深地感染着他,先祖琦公的辉煌业绩和治国安邦的才能,牢牢印刻在他心中。他查电脑、读史料,查找关街琦公大量资料,琦公是一位与范仲淹、欧阳修等北宋巨匠齐名的大人物!他的创作激情的火又一次从耄耋老人的心底燃烧!韩仲义与记者商定:合作写一部韩琦公的传记小说。80岁高龄的韩仲义经过几个月的苦战,20万字的《三朝贤相韩琦》已于2015年出版发行。

2016年,韩仲义不慎摔倒出院后,又出版了40万字的长篇小说《黎元洪大总统》;2017至今年7月,韩老抱病创作出版了《大爱之光——著名医学家雷爱光的华彩人生》(40万字)。201887日上午,韩仲义在电话里告诉我:“前几天我又摔倒了,目前仍在医院治疗,过几天就没事了,放心吧。”

83岁高龄的韩老,早日康复。祝他老人家青春常在,再创佳作!

 

 

来源:韩中清原创 点击量:44 发表时间:2018-08-07

[上一篇] 高韵深情 坚质浩气——刘月卯先生书法艺术管窥
[下一篇] 陕西作家官华老师谈歌写作心得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