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传说故事 > 乡野奇人之--歪脖虎
乡野奇人之--歪脖虎

作者:赵志勇

                                                                               

         赵州城原本是个重要的商城,其繁华程度不亚于宋代《清明上河图》里描述的景象。城南五里有个叫大石桥的村子,自从隋大业年间架起一座大石桥后,此地就成了水里行船、路上跑车的水陆码头。繁华之地多出奇人,大石桥村也不例外,自古至今奇人异士不断。远的不提,近些年,就曾出过一个风趣幽默,又不失传奇色彩的人物。
        此人大号张广东,锦口秀言,妙语连珠,因在抗美援朝一次战斗中腰部负伤,落下歪脖的毛病,且是“三反”运动中被错打的老虎,人们背地里给他起了绰号——歪脖虎。
我见到他那年,他已经是70多岁的老人了。那年,中央电视台夕阳红栏目在大石桥村拍摄赵州桥风光片,需由当地农民演唱河北民歌《小放牛》。村干部拉来好几位街面上的人物,结果,这些人一上镜头不是扭扭捏捏地害臊,就是满头冒汗,结巴忘词。便有人从桥头一家小酒馆,叫来了张广东,张广东不是酒客,他是那家酒馆的房东,把临街老宅租赁出去做酒馆,挣几个零花钱。张广东七十来岁,花白短发,头稍歪,满脸胡茬,皱纹纵横赛梯田,肤黑而体瘦,着一身黑色粗布衣。往摄像灯下一站,活脱脱一个庄稼人形象。编导一看心中暗喜,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那戴眼镜的编导,笑眯眯地把拍摄意图一讲,张广东便面对镜头           有板有眼地唱将起来:
        “赵州石桥什么人修?
        玉石栏杆什么人留?
        什么人骑驴桥上走?
        什么人推车压了一道沟?”
        苍凉而略带嘶哑的小曲唱完,在场的乡亲们无不佩服,把巴掌都拍红了,编导更是拇指翘得老高,忙不迭地点火敬烟。了解张广东底细的村民窃窃私语,说这才多大点事,广东可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
        张广东生于民国十年(1921年)。上过几年小学。1947年,他26岁时,从本村应征入伍,加入晋察冀野战军第6纵队第16旅,即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八军202师。先后任部队事务员、司务长,参加过平津、太原等战役。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
        “三反运动”开始,张广东是部队的司务长,那时候,流行一种错误提法,“管钱管物,必有贪污”。他被错打成“老虎”。“发配”到北京某砖厂服劳役两年。每天和泥打坯,烧窑搬砖。尽管累得像个泥猴,但他仍很乐观,时不时编几句打油诗,消遣解闷。面对经常出出进进的砖窑,他吟道:“远看是堆土,近看是碉堡,进去是个人,出来是只虎。”说的是砖窑艰苦的生活,也暗喻自己被错打老虎的委屈。张广东有自己的委屈,老家的母亲也觉得冤,逢人便说,“全村都知道‘打老虎’把俺广东打下来了,可俺没有见过他往回拿过一分钱。”两年后,张广东复原回家。
        回家后的张广东平时和村里的庄稼人没有两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那幽默风趣的性格同样不曾改变。那个年代,每个村的大街小巷,墙壁上总也少不了紧跟形势的标语。一天,他见有人往墙上唰写标语,“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就站在一边琢磨,这次琢磨的是条谜语:“一字三十口,街头墙上有。”之后,就背着粪筐到桥头上让人们猜,大伙越憋得慌,他越是开心得意,见人们实在猜不出,他才摇头晃脑地说出谜底:“去看看吧,就是谁谁家墙上那个‘苦’字。”
       还有一次,他同人们到村东棉花地里打药除虫。见人人都背着喷雾器,转瞬就编出一条谜语:“花姐生了病,叫我喝药汤,心中一生气,喷她一脊梁”。听听,多形象!
        张广东心胸宽阔,土话说就是心量大,拿多大事都不当事。有次,他唯一的儿子,在一个雷雨天摆弄手电筒,被雷电击中。邻居气喘吁吁地跑到街里找到他,说:“你儿子被雷电击昏了,快回去看看碍事不?”张广东一听:“我又不是医生!”等那人气得歪着脖子走了,他才慢吞吞往家走。别人说他冷血,他却说,“我一听那小子昏了,就知道没事!”张广东说,大伙说我心量大不假,遇到我这么大的挫折,心量小了,不死也得疯。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村里来了一个下乡干部,是张广东的老战友。两人一见面,战友就问:“你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当年战友们都为你鸣冤叫屈,说你是假老虎。现在开始落实政策,你去找找吧,过去的老首长,还在部队里”。张广东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坐火车去了部队,部队首长果然还认识他:“你是不是叫‘小广东’?平时好说个怪话?”张广东鼻子一酸,眼泪差点落了下来。老首长立即安排他住进部队招待所,好吃好喝。诙谐幽默的张广东没几天就和警卫员混熟了,走的时候,小伙子搂着他胡茬子亲,对他恋恋不舍,不愿让他走。不久,中共陆军第二零二师纪律检查委员会(1984)党纪字第15号决定书下来了,根据文件恢复他的党籍,由复员改按行政21级。落实政策后,他享受离休待遇,每月能拿好几千元。
不论是当农民还是当离休干部,混在人群中的张广东看不出与普通老百姓有什么两样。那时,一天人们三顿饭,都习惯端着碗到街里吃,如果饭场里没有爱说怪话的张广东,人们吃饭都觉得不香甜。每次生产队敲钟干活之前,人们都愿听他站在高岗上演唱他自编的小段,有反对不正之风的《瞎朝子大闹供销社》、有反映市井人物生活的《刻笔大老王》,他那眉飞色舞的表情,绘声绘色的表演,总能给人带来快乐。
        大石桥是风景区,经常有游人参观。心灵手巧的张广东在这里发现了商机,他用洨河里的胶泥,塑了关公、土地等泥人在桥头卖,收入比下地挣工分还多。好景不长,就被“四清工作队”发现,并以宣扬牛鬼蛇神为由,加以取缔。无奈何,他编了一副对联发泄不满。上联是,一年更比一年强;下联为,今年诸神遭了秧。横批:生不逢时。小买卖做不成了,他也不肯闲着。每逢下雨阴天不下地,就在桥头当义务讲解员,给游客讲解赵州桥,讲鲁班修桥的神话故事,唱小放牛。年老之后,他还喂了一条黄狗。他特别喜欢狗,自己吃什么就让狗吃什么,那狗也与他特别有感情,他走到那儿就跟到那儿。几乎形影不离,张广东打仗负伤落病,走路习惯歪脑袋,奇怪的是那狗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走路也开始歪脑袋,并且样子一模一样。只要他们一前一后往街上一走,就像一对相声搭档出了场,不用说话,满街筒都是笑声。
       2006年冬天,天上飘着雪,张广东无疾而终,享年85岁。



[下一篇] 一杆秤的因果

[上一篇] 乡野奇人之—— 吹破天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