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作品评论 > 甜甜的蜜
甜甜的蜜

作者:马永欢


我已经阅读完著名作家迟子建的散文集《锁在深处的蜜》,250页,我划了圈圈点点,缘于有所感触,仿佛品尝甜甜的蜜。现把其中之一化为读书随笔抑或评论,让大家分享。

在《我们的源头》一文中,迟子建说:“处女作作为一个作家走上文学创作道路的发轫之作来讲,一般都与作家自己的生活经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它往往因为触动了自己的切肤之痛而使人为之动容,它注重倾诉而不重视技术,因而处女作大抵都洋溢着情感上的激情却掩饰不住技术上的粗糙,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存在的价值和通体散发出的一种单纯的美丽。” 

入木三分的评价,让我过目不忘,思绪万千,我写作第十四年,时而本能地回望我的处女作《读书之趣》,发表在《星星文学》杂志上的2005年的第二期上。迟子建的有关处女作的创作谈,从而让我更加认知一个作家的处女作的文学意义:处女作,是一个作家走上文学创作道路的发轫之作,是作家自己的生活经历的文学表达,是触动了自己的切肤之痛而动容的文学倾诉,是不重视技术也不懂技术的天然之作,是洋溢着内心激情的表达,是一种不可忽视的存在的价值,也是一种通体散发出的单纯的美丽。

在《从山峦到海洋》一文中,迟子建说:“而到了第四乐章的《尾声》,它应该是一首抒情而又优美的小夜曲。我不知道自己谱写的这首心中的交响曲,是否会有听众?我没有那么大的奢望要获得众生的喝彩,如果有一些人对它给予发自内心的掌声,我也就满足了。”

同理,我的作品能够得到这样的读者的回应,即给予发自内心的掌声,说写得好,我也就满足了。这是我文学写作的归属,满足读者的内心需要。今年“五一”节,我参加了永平二中高十四、五班同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我向60位同学、两位老师赠阅我出版的散文集《踏雪寻梅》,共62本,为什么?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为了传播文学精神,满足读者的内心的精神需要。如果因为阅读《踏雪寻梅》,而呈现发自内心的掌声,即使数量不多,我也就欣慰了。有人会问,你在同学聚会上赠阅图书,一个一个的赠阅,并且签了名,叫了名字,你就没有交代一下:同学们,这本书是我的心血之作,是我的劳动成果,也是同学们的文学精神食粮,回家要抽点时间阅读,哪怕一篇也应该读读,阅读马老师的新作。在座谈会上,我作为一个曾经的教师,向曾经的60位曾经的学生讲了好多话,讲了祝愿,但没有讲我赠阅的作品,没有讲我十四年的文学创作,因为这是同学聚会而不是我的文学研讨会,再说,像这样的赠阅我的著作的场景太多,但我从来不会说,你们要好好阅读我的书的嘎。我认为,文学阅读是一个人自觉自愿的事,如果想读,你不说,他也会读;如果不想读,你说也白说,他不会读,我在文学创作的路上,也倾听过一些读者阅读我的作品时,自觉发出发自内心的掌声!我感激不尽。

在《听海的心》一文中,迟子建说:“在故乡的冬天,雪花靠着寒流,一开就是一冬!雪花落在树上,树就成了花树了;雪花落在林地上,红脑门的山雀就充当画师,在雪地留下妖娆的图画了;而雪花落在屋顶上,屋顶就戴上一顶白绒帽了!”

“故事中的人,是人,又是物;而故事中的物,是物,又是人!在故事中,一个僧人走在夕阳里,突然就化作彩云了;而一条明澈的溪水,是一颗幽怨的少女灵魂化成的。”

“所以我写作以后,在描绘大自然时,常有拟人的笔法。”

在这里,我为什么引用?因为太精彩,因为拟人的笔法,因为我有所启示:文学创作离不开拟人的笔法。以上拟人的笔法具有二元素,是两个元素的精彩演绎,比如“雪花落在树上,树就成了花树了。”雪花与树的演绎,仿若一幅炫目的画,让我喜不自禁,仿佛在这花树下,怀着激情仰望欣赏这美丽的花树。


作者简介:马永欢,永平职中教师,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名人名企文学院院士,《回族文学》等多家刊物微刊专栏签约作家,《永平回族》杂志主编,《东方散文》杂志编委,《当代精英文学》编委散文副总编。作品在《散文百家》《北极光》等报刊上发表,出版9部著作。作品入选多种选本,荣获采风网2018年度“银牌作家”奖,荣获河北省采风学会2018年度“银牌会员”奖,荣获大理州2013年度公开出版图书奖等多项奖项。参加第八届全国回族作家、学者笔会,《踏雪寻梅》首发式在《东方散文》遵义笔会举行,奔流文学院第七期作家研修班学员,参加中国回族学会举办的新时代回族学学者论坛。文学成就载入《中国回族文学通史》,《永平记忆》等5部著作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

 

[下一篇] 我喜欢阅读文学

[上一篇] 网遇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