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六月六,看谷秀
六月六,看谷秀

作者:王明书


       “六月六,看谷秀”,这是流传于冀中大平原上的一句农谚俗语,一辈接一辈,一直传唱着。谷子,在稷麦稻黍菽五谷中属禾夲科稷类,古称稷、粟、粱。《诗经:国风》中“硕鼠硕鼠,无食我黍”的诗句反映出谷黍作为主粮的事实。中国几千年来作为农业大国,对稷的崇拜经历了稷官一后稷一稷神的演变。古代稷神与社神祭祀往往相提并论,“社稷”渐成为国家的象征。

“谷雨前,乱撤棉;谷雨后,种瓜点豆”。三春乍过的春夏之交,草长莺飞,天气由暖转热。燕啭莺啼中,布谷鸟便开始催促人们播种谷子了。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我们这里把“谷雨”时节播种的谷子叫大植谷(早谷),把麦收后起了麦子抢播抢种的叫晚谷。因谷子属低产作物,在农村从最初的限种,到后来的弃种,慢慢地只剩下小地块和山里边个别地块种植了。谷子播种,既是力气活,更是技术活。一架木耧,也叫种什(shi),驴马在前边拉,播种把式在后面双手紧握耧把,有节奏地摇晃。这种

       耧有两脚楼和三脚耧之分,咣当咣当,谷种在耧斗里通过可调节大小的籽眼,将谷种均匀地播撒在地垅里。因这个时节阳光充足风气又高,谷子一般要抢墒播种。种下去的谷子不宜太浅,也不宜太深。为了保住墒情,需要前播后砘。砘地砘垅子是谷子播种的一个程序。石制砘子同样照应两脚楼和三脚耧,有人拉的两个砘子和牲口拉的三个砘子之区别。庄稼人常说,“有钱买种,无钱买苗”,老百姓最忌怕的是种地缺苗断垅,往往在播种时下种量大,出来后的苗密密麻麻杠椽似的。这也就为后来的定苗带来巨大麻烦。等谷子苗长到近两寸高时,就要清垅定苗。定谷苗最能考验人的耐力,一把毫锄在手,边间苗边锄地,一蹲就是大半天。长在谷垄里的莠草,和谷子苗十分相似,稍不留意就会“良莠不分”,锄掉谷苗,留下莠草。根据谷子分蘖力低差的特点,锄谷者或留对或留三,稀稀拉拉,成垄成行。

      “锄把响,庄稼长”,“立夏三日遍地锄”。谷苗可膝高时,既要除草又要控疯长,中耕培土势在必行。这个时节牲口很难入地,入地就会糟蹋青苗。所以,只有人工除草才不会伤苗。一杆两米多长的锄头,在锄头绑把儿杂草,为的是将锄后的土分在垄间,以达到中耕培土防倒伏之目的。人在田垄中倒退着行走,锯齿般谷子叶,将腿上拉出道道血痕。汗水一浸,生痛难耐。

      “六月六,看谷秀;七月七;见新米”。俗语常说的秀穗,秀者,穗也。一番忙碌之后,节近三伏天,谷见新穗,这时田间无活可做,谓之“挂锄”。老牛谢套,马放南山,所有的农具皆可“束之高阁”了。再经过一个月伏雨充沛地滋润,沉甸甸的谷穗渐转金黄。收割、打场、扬场、交公粮。一应农活,都赶着上手。那个时期统购统销,上级分派的统购任务,五谷杂粮,一样都不能少。

      小米饭是各个家庭的家常便饭,农民非常珍惜分到手的谷子。脱谷去皮,金黄的小米做米饭或稀或稠,“好凉快,好凉快,大豆米饭就咸菜。”在他们那里,总是吃得那样津津有味。“打茶馏糕,一年一遭”, 香喷喷的小米面炒茶面,那样奢侈的吃法仅在年节时才可以吃得上。

      谷子浑身都是宝,甚至连秕谷、萌糠乃至谷草,都是牲口的上好饲料。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上一篇] 两块钱的小事

[上一篇] 夏日絮语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