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创作理论 > 李志全为仓颉立碑(作者/李建平)
李志全为仓颉立碑(作者/李建平)

作者:张国强

洛南是古文二十八字的遗存处,全国独一无二。极具文化、史料、书法等方面的价值,是我县一张璀璨的文化名片,可惜蒙尘被垢,瑰奇不彰。

李志全君,为县原文化馆馆长、知名画家,现为洛南县仓颉文化研究会会长。以深入挖掘和呈现仓颉及其造字文化遗存,加强仓颉文化研究和学术交流为己任。近十年来,以“仓颉”为主题进行绘画创作约十余副,均为巨幅杰构。

仓颉,被称为“苍圣”、“颉皇”,“文字始祖”,人们奉若神明。业峻鸿绩,独秀前哲,写天地之辉光,晓生民之耳目。随着志全君感悟的透彻,边界的突破,近期,创作出了精品画作《丰碑》---以碑文为主,以仿线装书简介为副。具有刮垢磨光,披云见日的意义。

一、立意深邃,以碑写碑。仓颉造字无疑是文化史上的丰碑,居功甚伟,不可磨灭。志全先生大胆以道光元年(1821),洛南知县王森文在仓颉造字处,立的石碑为画面,既涵“丰碑”之意,又蕴“不朽”之旨,让主题与画面完美契合,如良工理材,斤斧无迹。

二、长篇巨制,震古烁今。原碑为133cm×63cm,画作为178cm×83cm,巍巍丰碑,矗立纸上,横亘天地,极具视角冲击力。一种与日月而争光,同天地而长久的气息扑面而来,如黄钟大吕,感人至深。

三、手法独特,惊才绝艳。原碑有阴阳两面,画作取正面。先用泡沫刻制,后用搨摹之法,具有拓印、版画的斑驳效果。原碑细字,残泐不可辨识。志全先生用放大镜反复查看,使“大清道光,河图玉版,李斯止识八字,知县王森文勒石”数字跃然纸上。画幅上端为楷书“龟凤呈瑞”,中为篆书“阳虚遗迹”,下为隶书大字“仓颉授书”,四围花纹历历不爽,堪称奇观。让没有机会亲身目睹的读者,也能一窥伟迹。

四、历史遗意,破空而来由于采用了刻、挖、烫、写、搨及其他特殊技法,古纹、裂痕、一一浮现,沧桑感和史记感扑面而来,让神秘、皈依之感油然而生。在历史和现实,会古与通今之间,架起一道桥梁,让创新之光,文明之魅,耀人耳目,历久弥新。

这一妙手天成的神来之笔,让仓颉造字的丰碑,永留天地;让创造求变的壮举,写入画册;让恒古不变的遗迹,彪炳万世。“意翻空而易奇,言征实而难巧”,写文章,出于想象,容易出色,据实而书,不易见巧,画画同样如此。志全君如能虚实结合,以虚破实,更臻完美。当然是我辄测江海的愚陋之见。

刘勰《文心雕龙》中云:“自鸟迹代绳,文字始炳。”意思是:自从文字发明以来,它的作用便日益显著起来。有了文字,中华文明才能延绵五千余年不绝。然而文字是谁发明的,似乎没有定论。早期重要的史书《史记》没有记载,年世渺邈,真相难追,致使有的归于轩辕,有的语焉不详。

文字为仓颉所造,多见于地方史志及个人论述,如唐张怀瓘在《书断》中说:“案古文者,皇帝史官苍颉所造也。颉首四目,通于神明,仰观奎星圆曲之势,俯察龟文鸟兽之象,博采众美,合而为字,是曰古文。”但仓颉是文字的传承者或集大成者,是毫无疑问的。

仓颉造字,是一个宏大的主题,相信会有更多的文人雅士,侧身其间,创造出与仓颉精神相媲美的传世之作。


责任编辑:清风


[下一篇] 国画的发展历程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