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行走天下 > 成都趣游
成都趣游
作者:文山

听得人说,旅游就是从你呆腻的地方到另一个人呆腻的地方去。尽管此言缺少了浪漫,融入了太多的实际,但仔细一想,不过如此。

入冬以来,山庄进入了“冬眠期”,闲暇的时间一大把,真不知如何消磨。除了每天对着电脑荧屏畅所欲言外,就是隔着门窗发呆,按别人的话说,“肯定又开始弄电脑了”。

的确如此,不久前完成了一部剧本型的长篇小说,拖拖拉拉达70多万字,本以为能“卖个好价钱”,岂料,原本谈好购买版权的影视公司在拍摄另一部同类题材的电视剧时折了本,只好“明年再说了。”谁知又一家公司给出了命题,约我写一部反映“扶贫”题材的本子。正好赶上山庄的冬季,也就糊里糊涂地答应了。

按说,此类题材非我所长,好在这些年常在山区行走,认识了几位扶贫干部,交往过程中,窥见了他们的艰辛和无奈,尤其是一位某工商局的扶贫干部,我还特地采访了他几次。几番长谈后,便开始了《小诸葛扶贫记》的写作。或是因为投入心力过多,或是因为“理屈词穷”,竟然搞的我血压不稳,或高或低,自己难以把控。看过几次大夫,曰:“该换个环境,休息一下”。正是此时,接到“徒儿”江新功的电话,约我和发小王跃建一起出去玩几天。

说起“徒儿”之称,绝非空穴来风,料想新功不得不承认。那是因为年轻时,我与跃建、新功曾在一家纺织厂工作,新功精湛的“装梭”技术便是我传授与他的,尽管他有时不肯承认,更不肯以师礼相待,也只得作罢,任其“欺师灭祖”了,呵呵。

接到约请,自然甚是高兴,急忙与跃建联系,跃建却因拍戏的“档期”问题,不能结伴前去,无奈,我与新功二人踏上了行程。

从石家庄出发,当天夜里便赶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成都。由于此行花钱不多,所乘航班大都“红了眼”,下飞机时已经午夜了。住到酒店后,第一件事就是想如何塞满那副辘辘的饥肠。好在酒店附近就有不少夜店,而且还灯火通明着。我们选择了一家火锅店坐了进去,店里充满着四川火锅特有的味道,一股股酸水像是打开闸门的洪流一样,在口中翻腾着。顷刻之间,那股酸水冲破两片嘴唇的束缚,倾泻而出。

新功不似我这般没出息,但见他喉头一松,脖子向上伸了伸,只听“咕咚”一声,硬是把那一大口酸水咽了下去。

好在店里客人不是很多,不一会儿,一个四川汉子端着一个热气腾腾的火锅放在了桌上。于是,我们谁也顾不上说话,大有“此时无声胜有声”之感,只是彼此看了看便抄起筷子“吃将起来”。但见,四根筷子在锅与嘴之间飞舞着,还时不时地在锅里打着架,不一会儿,满满一锅东西便成了清汤寡水。

“老板,再来一条,要大的,肥的。”新功话音刚落,老板唱个“喏”,端来一条处理好的鱼放入锅里,我这才看清,我们刚才吃的是鱼。

或是因为有半条鱼已进入腹中,我们各自的吃相也相对文雅起来,这才想起桌上那瓶酒,便“滋溜”一口酒,“吧唧”一口鱼地慢慢品尝起来,一夜无话。

第二天,按着行程,我们跟着这个17个人的散客团开始了旅游。先是去了熊猫养殖基地,观看了那些憨态可掬的大熊猫。在大熊猫的“产房”里,看到了那几只嗷嗷待哺的“小大熊猫”。紧接着又随团去了都江堰景区。负责我们的导游是个面目较好的三十岁左右的女子,一路上不停地跟我们讲着她不幸的遭遇以及她的奋斗史。

据她说,自己出生在一个山沟里,迄今为止,是村里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女娃。父亲在她很小时就去世了。为了凑学费,她在读大学时考取了导游证,开始了做这一行。期间,还经历了汶川大地震。毕业后,贷款养了五十亩龙虾,被一场大水给冲了。总之,她讲的抑扬顿挫,声泪俱下。不觉之间,我的眼圈竟然发红了,深深地为这个漂亮女导游的遭遇感到同情。尤其是同行的四对来自浙江新安的家庭,我亲眼看到那四位多情善感的太太都落下了眼泪。

车上所有同行人员唯有新功不为所动,导游说到动情处,他也只是微微一晒。我甚是纳闷,觉其“全无心肝”。他看出我此时的心境,悄悄对我道:“老兄,你难道真不看不出来,她是在打感情牌吗?”

听罢,更为他无动于衷的神情感到伤心,没想到他的心肠如此冷漠。我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他。他似乎看出我的不悦,继续悄悄地对我道:“是非曲直,以后你就晓得了,我不去跟你争论什么?”

第三天,从乐山看大佛回来的路上,女导游又开始长篇大论地讲了起来。不过她不再讲自己的身世和遭遇了,这次主要是讲佛理、讲舍与得的关系,讲善心和善行的关系,讲只有善心而无善行所得到地“果报”。顺便,也将林则徐的名言:“子若贤于我,留钱做什么?贤而多财,必丧其志。子若不如我,留钱做什么?愚而多财,益增其过”演绎了一番,并淋漓尽致,使车上所有的人都大获其悟,像是开了天眼、获得慧根一般。真正地觉察到“钱真乃身外之物”,甚至感到自己这两天舍不得花钱像是犯了罪一样。

我也算是个舞笔弄墨之人,想不到一个三十不到的女娃,竟然对佛教、国学研究的这般深,深感自愧不如。

我料想“徒儿”姜新功或能开一些窍,便偷眼看他,他仍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心里暗道:“此劣徒也,须假以时日,好好调教。”

车继续行驶着,导游继续讲着她的心得体会,车上的人继续睁着惊愕的目光看着她。她话锋一转说道:“我们马上就要到乌木博物馆了,这里面有很多奇石异宝,如果亲人们觉得我讲的有道理,那就拿出实际行动来吧。每个人花个三百二百的,也算是帮助我了。”等等。紧接着就开始介绍这家博物馆的来历,介绍那些奇珍异石的来历。它们是如何难得,如何值钱。大讲特讲了一通它们的升值空间。如果留给子孙,将如何如何值钱等。

我听罢,突然像是吞进了一个苍蝇一般,刚才还大讲“留钱做什么”的嘴,突然要我们为了子孙后代,应该踊跃购买那些“奇珍异石”。

新功看着我笑了,我也笑了,并且低下了头。无奈,在导游的引导下,我们俩也进了这家珍宝“专卖店”。刚一进去,就被那些衣着鲜丽的姑娘们围了起来,细一观察,每个游客身后都跟着一位漂亮的姑娘。我知道上了套路,几次想溜出去,就是找不到出去的门。

“既然进来了,那就花个三百二百的买个小东西算了。”我当时是抱着这个念头留下来了,但看过标价后,这种想法顷刻覆灭。最便宜的怕就是一个标着3600元的小石头吊坠了。新功朝我笑了笑,然后提高声音说道:“老兄,你不是心脏不舒服吗?”聪明的我立刻就明白了,他这句话是让跟在我们身后那位女士听的,我忙答道:“是啊,这里人太多了,空气不好,更不舒服了。”

那位女士听罢,立刻提出建议,对我们俩道:“哦,你们跟我来,这里安静一些,还可以透透空气。”

我们只好跟着女士走到大厅的尽头,那是一个摆设更为考究的小购物厅。这里的人果然不多,但柜台里面的姑娘们更为年轻靓丽。我们俩一进去,她们就齐齐地用温柔的目光迎接着我们。我坚持认为,那种目光只有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看自己的情人时才专有的,这对于我们这两位年逾半百的老头子绝对是奢侈品,是不该享有的。尽管如此,还是抵挡不住姑娘们的热切目光,不由地看起他们面前的那些“翡翠玛瑙”们了。

这一看可不要紧,心脏真的狂跳起来,像个飞快奔跑的小兔一般。一个看似与那只3600元的吊坠无二的东东竟标着70万。我以为自己老眼昏花,再仔细一看,果真如此。还有摆着的手镯、项链等,每一样都在十万以上,就是一块不知从哪儿捞出来的河卵石也标着八万多元。我不知此乃何物?但我认为,在我们山庄随便找一个山沟就能装满一个车皮这样的东西。

心脏仿佛真的生了病,或许是因为囊中羞涩的缘故,面色逐渐潮红起来。新功见状忙道:“如果你还不舒服就出去吧。”

我点点头,有气无力地道:“中午忘了吃药,可这里怎么出去啊?”

促销女士动了恻隐之心,带我们来到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她拉开帷帐,露出一扇门,冲我俩坏坏地笑了笑,将门打开,放我们出去了。

一小时后,我们这个旅行团陆陆续续地出来了,浙江那四个家庭的女主妇们,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一种幸福、美满的表情,而跟在他们身后的男人却黑着脸,一言不发。

一对来自甘肃贫困地区的母女也是喜笑颜看的样子,我的心不由揪紧了,莫非他们也买这些奢侈品了?一问果然如此,母亲为女儿花一万多买了个镯子。老太太用粗糙的像枯树根一样的手,捧着那个据说是翡翠的镯子问我们道:“你们见多识广,你们说这个镯子值不值这么多钱啊?”

我们俩都不说话了,也不知怎么说。更不知此时这位跑经风霜的老太太心里想的是什么。如果说值,那就是自欺欺人,如果说不值那岂不是让这位伟大的母亲寒心吗?

新功笑了笑道:“高兴就是值。花钱不就是为了买个高兴吗?”

新功这句话说得老太太心花怒放,连声道:“对,对。我就这么一个闺女,俺那里地方不好,从小跟我受罪,长这么大都没有买过一件漂亮的衣服,总是穿乡亲们给的旧衣服。这次出来,说什么也得给孩子花点钱买个值钱的东西。只要孩子高兴,我就高兴。”

“你为什么不给孩子买个金项链、金耳环、金戒指呢?你那一万多元可以买好几套啊。”我插言道。没想到老太太笑了笑,随后脸上出现了疑惑,说道:“是啊,咋就没看见卖金银的?”

我也感到纳闷,问新功道:“是啊,我也没看见卖金银首饰的。”

新功笑着道:“老兄,看来你是不常随团出门,连这个常识也不知道。因为金银有国家限制的牌价,一克该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而这些玉石翡翠却没有价,完全就是靠一张嘴。”

老太太听罢,脸上掠过一丝阴云。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笑声,她转身看去,见女儿正高兴地与来自浙江那四个太太们互相观赏买来的珠宝,她欲言又止,便轻声叹口气走了。

这时,导游过来了,她笑着招呼我们上车。在我要上车时,她对我言道:“大叔,你们怎么走了?”

我坦言心脏不好,受不了里面的嘈杂,新功也急忙出来作证,谁知她对我们莞尔一笑道:“你们两个老江湖,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不过你们得支持一下我的工作,帮帮忙,到下一个购物点别再出去了,好吗?”

看着导游真诚的目光,我们点了点头。

这个购物点是彝家文化陈列馆。到了以后,一个身穿彝家盛装的半老徐娘在门口等着我们。导游把我们交给了这位彝族女士。她先是做了一番自我介绍,随后,又给我们每个人取了一个彝族名字,好像我的名字叫阿木,新功的名字叫阿叶。还别说,真体现了一丝师徒关系,叶子毕竟生在木头上的,没有木头哪有叶子?呵呵。

名分定了后,又教了我们几句彝族话,随后就带我们进入了陈列馆,简单地将彝族文化做了一番介绍,就把我们让在一间屋内。

这间屋也没什么特别,屋中央架着一捆木柴,她让我们围着这捆木柴坐了下来,像幼儿园的孩子们“排排坐”的样子。除此,桌上放着一个银质的酒杯,还有一个酒坛子。心想:大概要让我们喝两杯了,心中一阵暗喜。

由于围在柴火边的座位低矮,不适合我这种肥胖者坐,便坐在了桌边的凳子上。谁知她却说我是贵客,要喝酒,而且还要多喝。我以为她果真要我们吃酒,便做好了准备。谁知她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告诉我们这是他们彝家的待客之道。彝家大姐开始给我们讲起了彝族文化,从彝族的历史,讲到小叶丹和刘伯承的故事,又讲到彝族的酒文化,新功悄悄对我道:“说不定是卖酒的,要是这样咱们就买几瓶。”

我点点头,同意了他的看法。谁知彝族大姐话锋一转,没有再讲关于酒的什么事儿了,由陈述句式改为询问句式,问我们为什么我们彝族人喜欢用银杯喝酒?或许是没人知道吧,竟没有人回答。彝家大姐笑了笑,开始讲授银器在在他们彝族生活的重要性,用银杯银碗喝水不仅延年益寿,还可以治疗多种疾病等等。这才明白这是一家推销银器的专业店铺,跟酒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桌上的陈列只是让我们看的。

彝家大姐要做个实验,问谁身上不舒服,我刚要说自己爬山爬的腿疼,谁知来自浙江一位太太坐说自己脖子不舒服。彝家大姐立刻让她坐过来,从酒瓶里倒了点水抹在她脖子上,并摘下自己佩戴的银镯子开始在她脖颈后面刮擦起来。不一会儿,那位太太的脖子后面呈现了一道道血红色的痕迹。我看着就有些不忍,而那位太太的老公却饶有兴趣的看着。随后,彝家大姐收了功,踌躇满志地讲道:“你们都看的了吧,平时你们用牛角刮痧,还要配上精油,你们想过没有,那些精油会堵住皮肤上的毛孔,里面的湿气出不来,对身体有害。而用我们彝家的银镯子刮痧,擦点水就可以了,这就是我们彝家银器的作用。”

一个太太插言道:“我家里好几个银镯子,还不知可以刮痧用。”

彝家大姐立刻翻脸作色道:“你们的银器都含有杂质,有的是合金,千万不要用它刮痧,更不能用它喝水,那样会有中毒的危险。我们彝家的银器纯洁度是最高的。”说罢,他拿出了有关证书让我们观看,几个太太纷纷点头称是。

最后,大姐把我们又带到一间屋里落座,参观了彝家银器的工艺,讲了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事儿,随后将桌上的一块黑布掀开,一堆银光灿烂的银杯、银碗、银腰带等器物呈现在眼前。几个女人大呼一声,纷纷叫好。我随手拿起一双银质的筷子,标价七百多元,再看看那银杯、银碗,都在六七千以上。

新功悄悄拉了拉我的一角,我们俩悄悄退了出来,他对我言道:“银子好像每克才十几块钱,太离谱了吧。”

随后我打开淘宝看了看,那些工艺很美的银杯银碗不过才一千多点,这里却要卖七千多,我摇摇头,无语了。

新功言道:“估计那几个浙江人肯定会出手的。”

“不会吧,谁不知道浙江人精明过人呢?随手打开淘宝不就一目了然了?”

新功笑了笑道:“那几个女人从前天开始就已经进入导游设计的情感中了,你看他们刚才的惊喜,肯定还没有出来呢。”

果不其然,半个多小时后,那四个女士每个人手里又多了一个包装,笑呵呵地从里面出来了,又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导游也出来了,一副春风得意的面孔。由此看出,她已经拿到属于自己那一份儿了,到底多少我们不得而知了,反正中午吃饭时,导游慷慨地给每个桌上加了一只甜皮鸭。

餐后,按照规定,导游须把我们送至成都才能结束,可当我们上车后,导游却言道:一个同事突然有事,她要去替她的同事带团,马上要回到峨眉山,让我们给予理解,就不往成都送我们了。车里的其它人都表示了理解,唯有新功道:“导游太实际了,前面没有购物点了,也就没必要再送我们了。”

就这样,天黑时,我们总算回到了成都。

此次成都之行,怪不得出奇的便宜,四五星级的住宿,颇具地方特色的餐饮,又送了一场歌舞晚会。我认为那区区一千多元的团费无论如何也是不够用的,更别说接机送机了。

原来门道在这里。我们俩全身而退了,真不知那位漂亮的导游小姐怎样看我们,我想绝不会只骂我们是一对老江湖的。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上一篇] 丰宁草原

[上一篇] 中國著名書法家馮棟樑先生走進安徽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