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作品评论 > 美丽之梦
美丽之梦
——读三毛《你是我不及的梦》

作者:马永欢

我阅读完著名作家三毛的《你是我不及的梦》一书,224页,感觉自己还活在这本书中。“也许是我太多情,我想知道一朵花为什么会开,一只鸟为什么会飞,一位艺术家为什么会为了画笔、文字、舞蹈而甘付终生。”如诗的梦,强烈地引诱着我,所以我走不出不及的梦。

1

“也许,当年的远赴撒哈拉,最初的动机,是为着它本身的诡秘、荒凉和原始。”是的,作为一个真正的作家,远赴一地,有着不一样的动机与初心。而这种动机与初心,具有探究性,仿佛一位历史文化的考古学家,亲身经历,亲身感受,那遥远的历史文化的源流的神秘性,也就是感受对象的诡秘、荒凉和原始。从而写出原创的文学作品,原创并非复制抑或抄袭。

2

“这个林先生,钱是没有,画倒是一大堆,看了让人心惊肉跳。卖是卖不出去,再看他那副样子,好似也不在乎。卖不卖画,饭吃得饱了,就去买材料,不厌地画着他的画。”这一艺术的画面,让我想到我经常去的县图书馆一楼书法练笔室,李洪德、杨印琴等老师练笔的情景,历历在目。周末我去,一是为了与他们聊天;二是用心记录他们练笔的坚韧性、长期性;三是观察他们的精神状态,以及团结精神。他们边聊天,边书写,还边互相鼓励。这种书法艺术的耕耘状态,我欣赏,仿佛我小时候经历的一个生产队在田野干活的场景,热热闹闹,欢天喜地。同时,羡慕这种心悦的情景,我想,如果我县的文坛是这样就好了。

“为了不饿死,林复南用了他部分的才华,去做了美术设计的工作,几年下来,他的生活较以前安稳多了。”我之所以要摘录这一段文字,目的在于强化一个道理,一个作家首先要解决生存问题,要有一份安稳的工作,要有一份稳定的工资收入,然后才去文学创作。“我看林复南,他不用画赚钱,反而赔了钱去画画。”我的文学写作有时也如此,因为我热爱,既然热爱,所以应该甘心付出。就像到山庄鱼池里钓鱼,是要出钱的,出钱买快乐。这就是物质变精神之道。人生往往如此,苦钱,又用于精神之领域,精神是需要用物质养育的。当然,精神又将对物质建设起着指导作用,这叫精神变物质。所以说,文学创作具有深刻的人生之道。因而,我自己鼓励自己:继续耕耘吧,不要问鼎收获!

3

“一个人,生命的长短,不在于活在世上年岁的多少,二十二岁的上温汤,为着一份执著的对生命的爱,做出了非常人的事迹,而他的死,已是不朽,生于安乐时代的新一代,生命的光辉和发扬还有比他更为灿烂的吗?”我在这里停顿,是为了仰视生命,是为了思量生命,生命的意义如何衡量?以生命的长短来衡量生命的意义?还是以生命的价值来衡量生命的意义?我翻来覆去的想,认为生命的意义应该以生命的价值来衡量生命的意义。而生命的价值,是对社会的奉献,所以我在工作之余不断的写作,目的在于对社会的奉献。

4

“我与文亚成了好朋友倒并不因为她写作,我们有自己除了文学之外说不完的话题,文亚的待人接物极像她的文体——清淡、悠然、明净而公正,她不在文章里刻意讨好任何人,也不在意别人欣不欣赏她,她是一幅干干净净的松林、溪水和大雪山的图画,画里没有杂质,我敬她,也是她这种个性吸引了我。”

我感慨,与文友交流,不仅在于文学,还有文学之外的生活话题。这里让我兴奋的是,“文亚的待人接物极像她的文体”,我想,这彰显了文如其人之道,人若其文也然。以往,我没有注意,今后注意文友此道,亦反观自己的一言一行的文学意味。我是写散文的,所以我的一言一行应该折射散文文体的影子,这是文学的气质从内心向外弥漫,宛若冬天早上的地气,在阳光中弥漫,缥缈。另外,我特别喜欢“她是一幅干干净净的松林、溪水和大雪山的图画,画里没有杂质。”如果一个人的一生,如是,满意了!干干净净的来,也干干净净的走。

5

“我觉得,一个人无论做什么事情,如果少了那份痴心和热爱,终是难以成就的。而这份痴迷,如果不在一开始就坚持下去,时间过了,也会冲淡。只有在不断的追求里——一步也不离弃的追求中,人,才能在付出了若干年的血汗后,看见那个可能进入的殿堂。”

文学殿堂的进入,都是如此的,在文学史上的任何一个作家、诗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文学人生加以诠释。我经历了十四年的文学创作,还将继续,继续佐证以上文字的美,继续佐证那份痴心和热爱。

6

“这样一个月两三本,姐姐会慢慢给你有系统地寄书去,一点一点加深,十年苦读之后,星宏,那时候,你的境界必然提升,你的胸怀,必然辽阔,你的见识,一定会增加许多,而你的人生观,必然豁达。”

我相信这一说法,因为我阅读文学报刊杂志图书已经十四年,不知阅读了多少,数不胜数。通过大量的阅读文学作品,我深感,我的境界提升了,我的胸怀辽阔了,我的见识增加了,我的人生观豁达了。

“这虽是苦难,一旦你相通了人生,这些痛苦和挫折就成了上天给我们最大的礼物——虽然我们情愿不要这个苦杯。”

人生的苦难,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总是无法避免的。如果你想逃避,苦难将如影相随,而且会日益长大,让你苦不堪言,走向死胡同。所以说,面对苦难,只有正确对待,想办法克服,就像愚公移山,天堑变通途。如果是这样,你将认为“这些痛苦和挫折就成了上天给我们最大的礼物”。如果对于回民来说,这些痛苦和挫折就是主给我们最大的礼物!我们欣然接受,并且化苦难为精神财富。


作者简介:马永欢,回族,1963年生于曲硐,1987年毕业于云南省教育学院政教系。中学政治语文教师,作家,编辑。2005年开始文学创作,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名人名企文学院院士,河南草庐创作学院签约作家,《永平回族》杂志主编,《当代精英文学》散文副总编,《长沙头条》散文主编。作品在《散文百家》《北极光》等报刊上发表,出版10部著作。荣获大理州2013年度公开出版图书奖等多项奖项。参加第八届全国回族作家、学者笔会,奔流文学院第七届作家研修班学员,参加中国回族学会举办的新时代回族学学者论坛,参加云南省回族学会楚雄吕合回族文化研讨会。“作家马永欢文学作品研讨会”在全国散文作家大理笔会上举办。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赌神”潘海波

[上一篇] 书海拾贝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