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不是每一朵花都是按时开放的
不是每一朵花都是按时开放的
作者:杜向东


  兮孤独地走在春天的郊野上,脸上一幅闷闷不乐的神色,看着蔚蓝的天空,兮的眼里溢满蓝色的忧郁。

  “难道,真是自己选错了专业?”兮的心里希望渺茫,绝望将心刺得伤痕累累。

  “当初,谁让你不听家人的意见,放弃了上理工专业的机会,非要报什么中文,现在参加工作这么多年了,还一事无成,”母亲成天埋怨的话语不停地回荡在他的耳边,“你看看,你的同学们,他们全都选读了理工专业,现在都混得顺风顺水,就你一个人……”母亲埋怨的目光和脸色在他的眼前挥之不去。

  二月的天气草长莺飞,空气中随处可嗅花草的清香。远处,是一片桃花林,朵朵桃花,开得正盛,在树枝上艳如朝霞。

  几位赏花的姑娘,在桃花林前,拍照、留念,每个人脸上笑靥如花,好一幅人面桃花相映红的美妙春景。喊声、笑声,随风飘荡蓝天,飘荡兮的耳边,这更加增添了他的寂寞和郁闷。

 

       

  兮挪动脚步走到桃花林前,桃花笑脸相挨,密密麻麻,灿若云霞,一朵朵喜笑颜开,羞涩而高傲,香气弥漫,吸引得几只可爱而勤劳的蜜蜂围着它们“嗡嗡嗡”地飞来飞去。

  “桃花已是笑春风,朵朵颜开入眼红。无限风光天地灿,谁将霞霓画图工。任它得意香千丈,奈我无才梦几空。何日晨曦逢雨露,清气层层透日中。”兮看着这朵朵盛开 的桃花,不禁一阵不平之气,化作诗情,脱口而出一首律诗。

  “不错,不错!”兮被身后的一声惊叹吸引回头,看见一位老先生,正吃惊地看着他,眼里满是敬佩。老先生头发微白,脸带微笑,显得亲切、和蔼;虽然衣着平常、朴素,但是洗得干干净净,看起来像位老教师。

   “唉,”兮叹了口气,“老先生,过奖了,一般,一般!再说了,现在人们的追求越来越实际,谁还真正重视传统文化呢?”

   “是呀,”那位老先生赞同地点了点头,眼里略带遗憾之色,脸色庄重,“像你这样爱好、尊重古诗词的年轻人真得不多见了,可惜!可惜!”老先生不停地摇着头,眉头紧蹙,眼露无奈,“你是中文专业毕业的吧?要不,会有这种功底!”老先生的脸上慢慢回复了和蔼、亲切之色。

  “是呀,我是学中文的。”兮对老先生笑了笑,笑容略带苦涩、无奈,眼里写满了失意、伤感,“只是……”兮欲言又止。

  “哦,我明白了,”老先生亲切地看着他,“你一定是因为现在还没有事业有成而郁郁寡欢,后悔吧?”

  “是呀,”兮向老先生苦笑了一下,“不怕您笑话,我中文毕业,一直找不上合适的工作,真有点后悔当初不听父母的意见,放弃理工而改报了中文!”

  “难道你现在不喜欢古代文化了吗?”老先生慈祥地看着他。

  “喜欢,一直从心里喜欢,可是,现在社会人们大多数急功近利,重视名利金钱,追求实际,懂得诗词又有什么用呢,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呀!”兮不由得叹了口气。

  老先生没说话,把目光投向在春风中翩翩起舞、笑逐颜开、艳如朝霞、鲜若仙子的桃花,扭过头,把目光落在了兮的脸上,“你看,这些桃花,他们按时或者提前开放,让人欢欣鼓舞和喜爱。”老先生抬起手,指着眼前的桃花,“但是,你看,也有的花不能按时开放!”他向前迈动脚步,走近一些,指着几个还没有开花的骨朵,“这些没有按时开放的花,却躲过了天气变化无常的厄运,当这些开放的花,被风寒暴雨打击得支离破碎,飘落成泥,这些未开放的花骨朵,却在风雨过后,默默开放了!”

  老先生微笑地看着兮,意味深长地说:“孩子,不是每一朵花都是按时开放的。后开的花,也许更美、更香,更令人赏心悦目!”

 

 

  “不是每一朵花都是按时开放的!”老先生这隽永深刻的话将兮心底的潜流激起,洗去了他心中积蓄已久的尘埃,他似乎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感激地看着老先生的脸。老先生正面带微笑地看着他,眼里充满了慈祥的目光。

   “谢谢您,老先生,”兮弯下腰,恭恭敬敬地给老先生鞠了个90度的躬,“我明白了,老先生,我该走了。如果有缘的话,我们还会见面的!”

  “不错,我们一定还会见面的!”老先生慈祥和蔼地看着他,“我也有事要走了,有一家杂志社,编辑是我的老同学,你可以给他们投稿。”老先生把投稿邮箱告诉了兮,“只要你坚持,你一定会成功的,我相信你!”老先生眼里折射出鼓励的目光,这目光给兮带来了信心,兮向老先生笑了笑,尘封已经的笑容终于再次浮现在兮的脸上,在阳光的照射下,他的双眸闪烁其华,波光潋滟。

“再见,”老先生向他挥了挥手,脸上的微笑让兮感到温暖亲切,老先生笑起来,眼角的鱼尾纹像小鱼儿般游动,脸上、额头的皱纹有岁月宁静的韵味,“这是岁月沉淀出的睿智!”兮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

  “再见,老先生!”兮从沉思中醒来,向老先生挥手告别,老先生已经转身离去,阳光给老先生的背影镀上了一层金子般的光晕。

        渐渐的,老先生的背影消失在春野中,消失在兮的视线里,但是,他那慈祥和蔼的微笑依旧浮现在兮的眼前,那富含深意,洋溢着诗意的话语,再一次回荡在兮的耳边:“不是每一朵花都是按时开放的!”

  

 

   “妈,今天我要去省城一趟!”一大早,兮就来到卫生间,对正在洗漱的母亲说。

   “去省城干什么?怎么昨天不告诉我,今天才通知我!”母亲愣住了,停止洗漱,牙刷噙在嘴里,白色的牙膏沫从嘴里溢出,眼里满是疑惑,疑惑之后,眼里流露出期盼的目光,连语调都有些兴奋了,“是不是在省城找到了工作?”

  “哪能那么容易找到工作!”兮走出卫生间,“是省城一家出版社通知我去一趟,昨天很晚才接到电话,你已经睡了,所以今天才告诉您。”兮边说边提起背包,走向门口。

   “有什么事,必须大老远去一趟,又不是找到工作去上班,明明是想去玩嘛!”母亲絮絮叨叨的话传入兮的耳内,他装作没听见,打开门走了出去。

  一阵清凉的晨风吹到脸上,令他心旷神怡,明媚的阳光照入他的心里,焕发了他心里的希望。

       

 

  自从和老先生告别后,他每天都去那个桃花林,虽然再也没见过那位老先生,但是老先生慈祥的笑容,像一道美丽的风景永远留在他的记忆深处,留在记忆深处的,还有老先生的那句富有哲理的话。

  几天后,天气骤然变冷,寒风冷雨中夹杂着雪粒,真是乍暖还寒,天气无常呀!那些开放的话,纷纷在寒气中凋落。忽然,他看见了一幅从未见到的神奇景色:那些迟开的几朵花骨朵在风雨过后,蓦然开放,比朝霞还要灿烂,比仙子还要鲜艳,比笑脸还要动人!

  两年来,兮一直记得那位老先生得话,坚持写作、投稿,虽然稿件一次次被退回来,但是每次想放弃时,他就会想起老先生的话:“不是每一朵花都是按时开放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他的稿件慢慢见诸报端,小有成就和名气。

 

 

  当他走进省城的这家出版社时,已经是下午。

  “您就是兮!您好!我是出版社的李编辑!”一位四多岁的中年人,向他伸出手,热情地和他握手,“您的文章写得不错,我们经常拜读!”

  “过奖了,没有您说得那么好。”一番客套后,兮看着编辑问道,“请问,这次约我来,是什么事呀?”

  “你不知道么?”李编辑诧异地看着他,“编辑部王主任没有告诉你吗?王主任提议,经编辑部集体通过,特聘请您来编辑部工作!祝贺您,您可是我们编辑部最年轻的编辑呀!”

  “王主任?我,我不认识呀!”

  “不认识?!您别开玩笑了,王主任对我讲,您是他的老乡,您是他的老朋友了。”

  兮更加惊呆了,“你们,会不会,弄错吧……”

   “不会的!”门开了,一位老者微笑着走进来。

  “王主任!”李编辑也被弄糊涂了,满脸疑惑地看了看老者,又把目光放在兮的脸上。

   兮仔细一看,哇,这不是桃花林前邂逅的那位老先生么?

   “欢迎你,”王主任笑容可掬地走到他面前,“同时,也祝贺你的长篇小说《不是每一朵花都是按时开放的》,在省作家协会举办的大赛中获一等奖,并推荐参加中国作协举办的竞赛。”

   “谢谢您,”兮握住王主任伸过来的手,感激得不知说什么好,眼眶里溢满了泪水,不知是感动、温暖,还是兴奋。

 

 

  坐在明亮的编辑部窗前,向外望去,初春的蓝天干净得如圣水洗过一般,一尘不染,如兮此刻的心。几只小鸟在蓝天上盘桓,那蓝天的广阔足以让它们尽情高飞!

  “不是每一朵花都是按时开放!”兮想到自己的小说即将出版,并且被推荐参加全国竞赛,不由得嘴角上扬,开心地笑出声来!

[下一篇] 全国公安作家精品选——中篇小说连载《情海》

[上一篇] 全国公安作家精品选——中篇小说连载《情海》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