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山村情事》之疯男人的彼岸花(连载二)
《山村情事》之疯男人的彼岸花(连载二)
第二章:还认识我吗

作者:海云 千里

“玉来、玉来……”

“春儿他娘、春儿他娘!醒醒,你醒醒。”

“娘、娘、娘,你咋啦?”

人们呼唤着,儿子呼唤着,不停地摇晃着这个没有了丈夫、没有了依靠的女人。

这个叫玉来的女人被抬到了自家的炕头上。

在人们的呼唤和拉拽下,她慢慢睁开了眼睛。

“玉来,你别再这样折磨自己了,春儿还这么不懂事,你再有个好歹,孩子怎么活下去啊?”一位年龄稍大一些的妇女边擦眼泪边劝慰着。

“是啊,春儿他娘,想开点吧。他一狠心撇下咱娘们儿走了,咱也犯不着为他这么伤心,快别这样了,你要再有个三长两短,孩子怎么过呢?”

“就是,不为死人为活人,就为这孩子,我说他婶啊,你也不能就这么和自己过不去啊。再说,他走了,可人家的根还在啊,你既然当了人家媳妇,就该为人家接续了这根香火呀。你不珍惜自己,也该为这个不懂事的孩子想想,他靠谁养活啊?”

女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劝着,数叨着,用她们自以为人生的真谛开导着玉来,一遍又一遍地阐述着她必须活下来、而且必须好好活着的道理。

是啊,还有孩子呢。

玉来在女人们的搀扶下坐了起来,伸手拉着孩子的小手,看着孩子的脸……然后,一把将儿子抱在了怀里。


这可能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了。

“娘,咋俺爹还不回来呀?”

晚上,已经钻进了被窝的春儿望着娘问。

“爹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再不回来了,春儿听话,不问了,睡吧。”

“不对,那天俺爹明明上山打柴去了。”孩子固执地争辩着,“哎,娘,在那儿躺着的是俺爹不?”春儿指着曾经停放死人的地方问。

玉来一惊,以为儿子看到了什么东西,忙扭头看春儿,才明白了他的意思。“是,但现在他已经不在了。”

“你不是说过两天他就醒了吗?现在他去哪儿了?娘,俺想爹了。”

“睡吧,想爹了明天娘领你去看看。睡吧,啊!”玉来随手给儿子掖了掖被角,然后脱鞋也准备躺下,忽又想起了什么,重又穿上鞋走到门口,从门后拿起一个茶碗粗的木棍子,死死顶住已插上门栓的门板。

这才放心地躺下。

刚刚迷糊着,忽然一阵风把门刮开了,玉来的丈夫满头是血地撞了进来。“玉来,玉来,我回来了!”

“啊!你……你……,你是人是鬼?你可别吓唬俺,别吓着孩子啊!”闻声坐起来的玉来紧紧护住儿子,一边说一边惊恐地看着他。

“玉来,我不能扔下你们不管啊!我来带你和孩子,咱一块走吧!”一边说,一边要上炕去拉玉来。

“啊——!”

玉来一声惊叫从恶梦中醒来。

揉了揉眼睛,屋里除了那张桌子和一些家常用具外,就是从窗户透射进来的惨淡月光,别的,什么也没有。

“娘,咋啦?”春儿也被惊醒了。

“没啥,娘做了个梦。”

玉来重新给孩子盖好被子,又拢了拢额前的头发,一直到天亮再没合眼。


天大亮的时候,玉来把春儿从被窝里拽出来穿好衣服,又把昨天人们吃剩的那几个白膜放进荆篮,从锅里捞出几个刚煮熟的鸡蛋,一个塞到春儿的手里,剩下的放进荆篮,提起一个小茶壶放进去,拿起桌子上已经裁好的一叠烧纸和火镰也放进荆篮。

收拾停当,玉来蹲下身来一边给春儿剥鸡蛋,一边说:“春儿,现在娘带你去看爹,好不好?”

“好呀好呀!”

“但是去看爹,先答应娘不哭,不管爹怎样你都不能哭,啊?”玉来端详着儿子说。

“嗯,不哭。”春儿接过娘手中已经剥好的鸡蛋,有些迟疑地看着他的娘,“娘,俺爹这会在哪儿呢?他怎么不回家呢?”

“就在昨天咱去的地方。”玉来的脸铁青,嘴唇哆嗦了几哆嗦。

“……”,春儿眨巴了几下眼睛,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只是不解地看着他的娘。

玉来拉着儿子的手,径直走到前院大伯哥的家门口,朝里面喊道:“大嫂,一会儿收拾好你们直接去坟上吧,我和春儿先去了!”听到里面有了回应,没等人走出来,玉来就和春儿匆匆朝北山上走去。

一直在村口那棵百年大槐树下站着的男人,见这娘俩手拉手向北走去,跟了上去。

“去坟上啊?”男人无话找话。

玉来扭头看去,眼光触电般很快就收了回来,嘴里轻应一声:“嗯。”便低下头继续走路。

“还认识我吗?”

这话问的,连问话者自己都觉得可笑。她的男人在世时,为了多看她一眼,自己不止一次地找借口过来和她的男人闲歇聊天。

“嗯,谢谢你,谢谢借给麦子。”声音低低的幽幽的。

“不用谢我,这个我能做到。”

“……”

“我们曾经见过面的,在仙公寨大集上。”男人无话找话。

“……”头更低了,手里拉着春儿只是加快了脚步。

“不要太难过了,会有办法的。”

男人没头没脑地说完这句话,拐到了另一个岔路上。


“春儿,你的爹就在这里了。”玉来指着还散发着湿气的丈夫的新坟对儿子说。

她让儿子跪在坟前,然后把四个白膜和四个鸡蛋全部摆放出来,茶壶放到一边,嘴里一边说:“他爹,咱的孩子想你来看你了,你若真的有灵,就把这些吃了吧,临走也没吃上顿饱饭,在这儿算是俺给你补的了。”

她哽咽了一下,接着道:“纸钱一会儿等咱哥他们来了一块给你。”

又停了停,说:“你不是说不放心去吗?俺给你说,孩子你不用结记,对俺也不用操心,俺能过,不管怎样俺也会把你这条根拉扯大的。从今后,你该去哪儿去哪儿,别再回去了,俺倒没什么,会吓着孩子的。”

春儿跪着听了娘的这番话,便抬起头来看她,眼神渐渐地由不解变成惊诧,再由惊诧变成了惊惧。

这个不满三周岁的孩子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他霍地站了起来,拚命地摇晃着他的娘。

“不,娘,俺要爹……俺要俺爹……娘……爹……”

那哭喊声,那震颤人心的哭喊声,在清晨那幽静的山谷里,久久地回荡着,回荡着……。

玉来,木头人一样任凭着儿子摇晃着自己,没有哭,也没有说话。

远处的一个地方,那个男人,默默地看着这里。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杜向东小小说《雨中彩虹》

[上一篇] 禅光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