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念人:《海峡情》第十一章:完 婚
念人:《海峡情》第十一章:完 婚
作者:念人


随着创办《海峡英语培训学校》的成功,柳梅梅、王和平的声望,也随着学校的名字越传越广。这样,学生每期参加英语培训报名逐渐多起来。为了适应教学的需要,按照办学条件,多招聘了一名自愿者英语女老师。

第二期招生开始了。这天一早,柳梅梅刚把招生《海报》贴出去不久,家长带着孩子陆续报名就读,仅一天时间,全校三十名招生名额就完了。下午五点,当柳梅梅准备收拾桌子板凳、太阳伞等用品时,一位身材高大,穿黑色文化彩,脖子、手上都戴着粗壮金光闪闪的项链,戴着一副黑色眼镜,左手拿着苹果手机,口中挾着香烟的家长,他带着一名男孩来到柳梅梅面前,粗声粗气地说:“小姐,给我孩子报名!”

柳梅梅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这位满身戴着金项链、戴着黑眼镜的人,其形象像作家在小说《地怨》中所描写的黑社会老大刘曹苞形象一样,心里显得有点胆怯。她说:“对不起,你来迟了,招生名额已满了,下一期再来报名吧!”

“招生名额满了,你就多招一个啊!”说着,这位家长脱下眼镜,露出那凶悍的眼睛。

“同志,因为资源缺乏,招生这么多人就要有这多个床位、座位、校服等用品,多一个都没有了。对不起,下期再来吧!”说着,柳梅梅动手收拾用品用具。

这位黑衣家长看到柳梅梅动手收拾用具,心一急,上前拦住说:“好!你说资源缺乏,我给你赞助十万元,招收我孩子。”黑衣家长大声说。

“同志,感谢你一片好意!我们不收赞助费。”柳梅梅态度和气地说。

黑衣家长以为赞助费少,对方不同意收。于是,他增加赞助费。接着说:“赞助二十万元。总算行啊!”

“二十万元也不行。同志!”柳梅梅说。

柳梅梅拒绝不收赞助费,黑衣家长心里不服气,哪间学校不收赞助费?人家都是求之不得啊!对柳梅梅不收赞助费,他倒觉得很奇怪。于是,他用试探的口气问:“你为何不收赞助费?”

“因为,我是共产党员!”柳梅梅口气坚定地说。

见柳梅梅说到这份上,黑衣家长只好无趣地领着孩子走了。

学校增加了老师,柳梅梅、王和平的肩上的担子就减轻了一些。这样,他们把婚姻大事摆上议事日程了。

是的,时间在无声无息地消失去了。何况,他们坠入“海峡情”那天起,到目前为止,已整整有十多年之久,王和平、柳梅梅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而且,柳梅梅比王和平还多一岁零五个月。十多年来,一个人在大陆,一个人在台湾,台湾海峡把两岸相隔。从自然位置而言,坐飞机二三个小时就可到达;可是,从人为角度而言,坐了十多年飞机才能到达。海峡啊!你埋葬了多少家庭团圆欲望;你阻止了多少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美好愿望。十多年来,他们都经历过无少的风风雨雨。俗话说,日久见人心。他们的心都没有改变,随着暴风骤雨的搏杀,“海峡情”越来越强烈,王和平冒着入狱的危险,越过千山万水,才结束了那漫漫遥远的分离,终于走到一起来了。

这天,夜幕降临,她们相约来到东郊公园散步。公园里,成群结队的男女在跳广场舞;有些人在牡丹亭跳交际舞;有人在湖畔唱卡拉OK;总之,歌声满园,热闹腾腾。

他们围绕着东郊湖岸小道漫步了一圈后,来到湖边玖瑰亭旁,在湖边椅子上坐下来。柳梅梅把头轻轻的伏到王和平的肩上,然后说:“不知道什么?这几天,我觉得有点累。”

“是的,你为学校的事情东奔西走,确实累了。今晚,你在我的怀里好好休息一下吧!”说着,王和平把柳梅梅从肩上抱搂到自己的怀中。

是的,自从大学毕业分别的那天晚上,柳梅梅第一次在大陆西北兴庆公园柳树底下,躺在王和平的怀里说着悄悄话;离别十多年后,今晚在大陆南部的东郊公园玫瑰亭旁,第二次躺在王和平的怀中,展望着未来。

一块一块的云吊挂在天空中,月亮在云层中时隐时亮,湖边的树叶,迎着湖中吹来的风,轻轻地揺动着。此时,柳梅梅看到王和平低下头,眼光正在注视着自己的胸前。她渐渐感觉到王和平是一位十分诚实有耐性的男人。按照他的条件,应该算是花花公子那一类型人,找什么样漂亮的女人都不是话下。可是,他却偏偏爱上我这样贫穷的女人。在近两年的时间里,一男一女在同一间房中分开睡时,他从来没有过份的行为,在男人中是十分罕见的现象。从这一点,使柳梅梅真正看到了王和平为人正直的人品,看到王和平花中见实的作风。想到此,她用一种温柔的口气说:“和平,你真好!两年来,真委屈了你!”

“没有什么委屈的!我们能见面,而且生活在一起,我已经感到相当荣幸与满足。”王和平十分温和地说。

“和平,我爱你!”柳梅梅含情脉脉地说。

“梅梅,我也爱您!”王和平激动地说。

说着,王和平把脸伏到梅梅的胸脯上,用嘴巴左右抚擦着。

柳梅梅见到王和平这样在胸脯上左右来回动作,感觉到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舒服与兴奋,三十多年来首次品味到这样的美好。于是,她就闭上了眼睛,让王和平不停地抚擦着。

渐渐地,柳梅梅连衣裙上面衣扣被抚擦而松开了,里面显露出了雪白的胸脯,那两座小山峰似的东西显露在月光底下。此时,王和平按捺不住了,立即用手抓住小山峰有节奏的轻轻抚摸着。此刻,柳梅梅也按捺不住了,随着王和平有节奏的轻轻抚摸,她也开始发出轻轻的呻吟声。啊!这令人陶醉的呻吟声,犹如一首抒情温馨的摇篮曲,使他们俩慢慢地醉入梦乡……

突然,玫瑰亭里有人说话,把他们沉醉在美梦中一下子惊醒过来。柳梅梅急忙坐起起来,扣上衣扣,用手梳了梳散乱的头发。然后,再次伏到王和平的肩上,悄悄地说:“我们结婚吧!”

“好!我们结婚!”王和平立刻反应地说。

广南的二月,轻轻的春风,吹绿了枯燥的树干,吹活了冰封的湖泊,吹散了树上的残枝败叶。走进这春的世界,一切都是新的,万物开始萌动,树木开始生长,孩子们的脸上洋溢着欢乐的笑容。正如古诗所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二月九日,这是柳梅梅与王和平最幸福的日子。

这天早上,柳梅梅、王和平的朋友、同事二十多人,团聚在广南阳光酒家喝早茶,以茶话会的形式,一起祝贺柳梅梅与王和平结婚。

柳梅梅的家人大哥柳大朗和大嫂、儿子,以及弟弟柳小朗也出席了婚礼。但是,他们都没有坐在前面,四人坐在最后一张桌子。

在席间,大家对柳梅梅与王和平结婚很感兴趣,一个在大陆,一个在台湾,他们是怎样建立起“海峡情”?请柳梅梅把恋爱经历介绍一下。

恋爱是隐私的事情。本来,柳梅梅是不愿意把自己的隐私公开的。可是,她想到自己是共产党员,与王和平的恋爱问题,不仅仅限在于柳梅梅与王和平的个人问题,而是关系到进一步加深大陆与台湾两岸同胞情感交流问题,对促进两岸早日统一,促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深远的特殊历史意义。于是,在大家热情的要求下,征得王和平默认,柳梅梅把自己的的恋爱关系,从在西大建立“海峡情”起,到王和平第三次归来,先后经历了十多年的风波考验,最后,他们走到了一起来的风雨过程,叙述给大家听。

当大家一边喝茶一边津津有味地听着,柳梅梅讲述的“海峡情”故事时,坐在最后一桌喝茶的大哥大嫂,这时,他们也在底下私语议论着。

大嫂说:“如此结婚,一无房子、二无车子、三无迎送、四无酒席,穷到仅喝茶,这也算是结婚了?”

大哥说:“她为了与我们争分家产,随便找一个台湾流浪汉结婚。”

大嫂说:“贼心不死。女人出嫁还要回娘家争分家产。”

大哥说:“你不要担心!我有办法保住我们柳家财产。”

大嫂说:“算你的窍门多!”

说完,大哥大嫂互相微微一笑。

这时,台上新娘新郎把恋爱经过叙述完了。席间响起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朋友、同事们,纷纷向新娘新郎送上新婚礼物。有的送上绣着“双喜”的枕头套;有的送上绣着“福”字的棉胎;有的送上电风扇;有的送上绣着“两岸一家亲”扁牌……同时,宴会厅中也响起了一声声祝福:“祝贺王和平与柳梅梅白头偕老”“喜得贵子”“生活和谐幸福”“祝两岸早日统一”。

王和平与柳梅梅的婚礼,就是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结束了。他们的婚礼,尽管没有大车装小车迎时尚车队,没有大摆酒席婚宴,可是,他们以茶代酒,以特别的爱情故事代替锣鼓喧天,以阵阵掌声代替鞭炮,既使婚礼办得轰轰烈烈,又朴实高雅大方。

责任编辑:清风

[下一篇] 往乳业公司方向

[上一篇] 念人:《海峡情》第十二章:陷 害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