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疫情冲击下的小镇
疫情冲击下的小镇
作者:陈健

                                                         
   临近年底,集镇上的人突然多了起来,车也多了起来。那是在外地打工的人一起回乡来过年了。
   集镇上的生意开始好了起来。从卖服装的,卖锅碗瓢盆的,卖瓜果蔬菜的一起忙了起来。卖猪肉的铺子前也围了好些人。本来今年猪肉价格大涨,买肉的每天没几个人。
   李焕拉着自己种的白菜在街上来回走。白菜并不好卖。李焕原来在工地上班,去年跟着工头干了一年,最后只拿了半年的工资,工头说开发商跑了,工钱要不过来。李焕骂了一顿,今年也不跟工头了,包了邻居几亩地,包括自己家的地一共十几亩地,李焕都种上了白菜。秧苗,倒栽,除草,施肥等等活计李焕和老婆干不过来,就找没事做的刘香她们,帮一天工,每天每人五十块钱,随用随开。用人多就让刘香帮忙多找几个人,用人少就让刘香少找几个人。
   种菜李焕是好把式,祖祖辈辈弄这个了。
   白菜获得了丰收。
   李焕开始找销路了。可猪肉价格一路飙升,白菜的价格却一路下滑,两毛钱一斤,李焕粗落地算算,别说自己挣钱,连承包费和工钱都不够。李焕只能把这些菜存储起来,等年关近了,或者在春天卖个好价钱。
    没有地方存放,李焕就在白菜田上,挖了个一米多深的大坑,上面棚起来,在李焕这块,这叫半阴半阳,既能保持通风,也能利用地温不使白菜受冻。这样的地方储存白菜最好。
    现在临近年关了,一家人也要花钱过年,李焕就开上自己那辆半旧的电瓶车装上白菜去街市上卖。这辆半旧的电瓶车是邻居老财在外面买废品买的。自从李焕种上了那十几亩地,没个车不行。新的又嫌贵,就让老财碰到能用的电瓶车了开回来,该多少钱多少钱,他想要。还别说,老财不久就开来一辆,一千多块钱,用着还不错。现在李焕把白菜装上车,带上新买来的一台电子秤,开始销售自己的白菜。但李焕这白菜,无论多么新鲜干净,买白菜那些娘们总要掰下外面的叶子, 把白亮的叶子掰上一地。李焕好心疼,有时阻止几句,那些娘们听也不听,掰白菜的叶子很顺手。无奈,李焕想了个办法,买来些白色的塑料袋,每袋装上二十斤,封上塑料袋口,整袋的卖,十元一袋。
    每天早上,李焕和老婆早早的起床,装上个三十来袋白菜,再装上电瓶车,就由李焕出去卖。他们现在就住在这个半阴半阳的棚子里,就在一排排白菜的一侧架起了两扇废弃的门板铺上被褥休息的。这里不太冷,但也不热。除此之外还有锅碗餐具,一个液化气罐和一个炉盘。车装好后,李焕老婆很快就能做好早饭。李焕吃过早饭就出去卖白菜。正常的情况这三十来包白菜一天就能卖完。
     老财也回来了。李焕看到老财在肉铺前晃动的身影。一会的功夫,老财离开了肉铺,也看到了卖白菜的李焕。老财说,“半年没买肉了,你看看,就这,就这,一百多块钱”。说着他扬扬手里装肉那个袋子。看上去果然不多。老财又说,“你这白菜怎么卖啊?要是一车猪肉成大钱了。”“是,是。”李焕答应着,心里突然有了一种自卑的感觉。这过年了,很多的东西都涨价了,可偏偏这白菜就是不涨价,你说这点多背。“现在白菜怎么卖?”老财问。“不贵,十块钱一包,足足二十斤。”“你这一车装多少包?
    ”老财问。“三十包。”李焕答。老财又扬扬手里的那袋肉,笑笑说“你看,顶你半车白菜哦”。“带一袋过年吃吧。”李焕说。“不了,不了,吃的时候找你”。
    生活超市的人也多了起来。生活超市是集镇上最大的一家超市。听说老板是一个外地人,说是南方的,具体是哪里的不太清楚。老板经营着好几家超市呢。每家超市都安排了一个经理负责管理。超市的经理李焕见过一次。个子不高,白白净净的。那是秋后,李焕收白菜时,有人提醒李焕说,看看生活超市能不能帮助卖一些。李焕就去了那家超市。面积很大,有两三千平米。各种商品琳琅满目,但购物的并不算多,门口停着几辆电车,一个收银员在收着钱,另一个收银台就没有人。超市的服务员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因为服务员都穿着统一服装,前胸口印着生活超市的字样,很容易分辨出来。李焕在超市里转悠着,他想找老板说说这事,可哪个是老板呢?穿着服装的都是大姑娘小媳妇,那个也不像老板。正当李焕犹豫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的一个服务员朝自己笑,李焕仔细看,原来是老财的女儿彩彩。彩彩的婆家就在这集镇上,虽说彩彩结婚几年了,毕竟是自己的邻居,所以还认识。李焕说明来意,彩彩就带他到了百货区找到了那个白白净净的经理。经理说话很客气,说蔬菜专区有安排好的采购员,白菜也有人来送。并且问了问李焕白菜的价格,和他有多少白菜。李焕答应着,白白净净的经理又掏出一个小本本,把李焕说的,包括住处姓名都记在了本本上,并且说,等需要了会找他联系的。
     李焕就找了那个经理一次。他也没抱多大的希望让超市给卖白菜,这一来是超市白菜的价格给得低,另外这超市的生意并不好。大约是元旦过后,已经是很冷的天气了。李焕在街上又遇到了彩彩一次。彩彩问超市要没要他的白菜,李焕也问了彩彩怎么没去上班。彩彩说冬至的前一天就不在那家超市上班了。超市经理说业绩不好,恁大的超市为省电费连个空调都不开,大冷天的,冻得要死,就不去上班。正要在街上自己干些什么的。
     现在超市的人多了,超市能不能给卖些白菜呢?李焕想着,不自觉就抬头看了看超市的牌匾。但他转念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今年立春来得晚,正月的十一才立春。这个年末岁尾,正是三九四九的时间。俗语说,三九四九冻脸冻手。真是的,偏巧这些天又是阴沉沉的,前些天的积雪还在背阳的地方白亮亮的,风从街口吹过,像一片片无形的刀,打在脸上和手上,钻心地疼。地上的水渍,午后就融化一些,别的时间冻得坚坚实实。李焕站在街道上,即是风口,又像是站在冰面上。最主要的是也没有人要他的白菜,他感觉很冷。他把头上帽子向下压压。把带着手套的手搓一搓。那顶帽子在他手里至少十几年了。他对这顶帽子十分熟悉。但要问这顶帽子那一年,在什么环境下拥有了这顶帽子,李焕一时还想不起来。反正他知道过去冷的时候也戴它。手套是过秋后买的,手指的部位已经破了洞。在买手套时,卖手套那里有五元一副的,也有十元一副的。李焕想了想,还是买了这幅便宜的。生活吗,能省些就省些,何况今年种的白菜也成不了多少钱。现在这副手套虽然破一些,脏一些,但李焕并不后悔,相反,他感觉手指破洞露出手指,数钱的时候很方便。除此还有他的口罩,他喜欢带那种一次性的医用口罩,这主要是因为一次性的口罩卫生,带上一天直接扔掉,别的口罩还要去洗,他那有那个时间。再说这一次性的口罩也便宜,一包两块,里面二十片,一片才一毛,划算。
     在大冷的天卖白菜,李焕这几天还真有些感冒,咳嗽。要说李焕的体质还不错,可再好的体质也禁不住这每天站在寒风里。李焕的口罩不多了,他就边卖白菜边向卖口罩的药店走。那是一家私人药店,在李焕的印象里,那家药店还不错,药是真品,价格也合理,顾客也相对的多。患了大病的是实在没办法,只能住医院,无论药价怎样的高也只能伸出脖子任人砍。而那些小病了,感冒咳嗽了,消化不良了,血压高了,关节痛了等等病症都可以直接来药店买药。照说明书服用,或者征求一下药店老板的意见服用,疗效也不错,但比医院省了不少钱。
     李焕来到药店前,发现药店里的顾客出出进进的很多。他把自己的白菜车停在药店门口附近,想等人少了再进去,可一连十几分钟,人还是很多。李焕不能一直等下去,他还要别处卖白菜呢,于是他收起放在地下的秤,也走进了药店。药店买药的排起了队,但大家也几乎都要口罩,有的一要就是三五包。什么天气呢,这么多人感冒。李焕想着。前面的几个顾客都把要买的药装进袋子里,转身向外走,正好给李焕腾出了位置。“要包口罩。”李焕说着。他想从兜里掏两块钱递过去,但他转念一想,一会卖白菜还要找零呢,留着零钱吧。他想着就掏出一张十元的递过去。药店老板递过来一包口罩,顺便把找的钱一并递过来。李焕一看找了五元,就问,“口罩不是两块钱吗?你找错了。”“不错,口罩涨价了。”药店的老板答。“怎么涨这么多?”李焕又问。“你不知道武汉开始闹新冠状肺炎吗?”药店老板说。李焕还想再说一句,见后面买口罩的都掏的这个价,况且别人都要得多,他要得少,再去争执也显得不好,便再没说什么,转身回到了街上。回到了自己的白菜车旁。本来两块钱的口罩现在五块,也太那个了吧,跟过去买两包半呢。李焕想着,狠狠地说,“你们怎么能坐地起价呢!”
    就这三块钱,让李焕晚上回到家里,准确的说回到自己的白菜棚子里还愤愤不平。这些天因为比较忙,他看手机的时候很少。武汉那里有一种新型的病毒可以让人致病,可以引起呼吸系统衰竭,致人死亡,李焕也知道一些。可今天打开手机仔细一看,可不得了了,网上到处是关于新冠状肺炎的报道。说武汉就要封城,并且已经有500万的武汉人离开武汉,极有病毒扩散的危险。全国各地都开始了防范。
    怎么回事?非典,禽流感,猪瘟,一茬一茬的,怎么又有了新冠状病毒?城都封了,一定来头不小。但李焕思想很快跑到了猪瘟上。因为去年猪瘟流行,又不许散养猪,清理了一些不合格养猪场,致使今年猪肉价格一路飙升。毕竟卖了一天的白菜,有些累,李焕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李焕还是照原来的样子,早早起床,和妻子装上一车白菜。正当他要去街上卖白菜时,一辆小汽车开了过来。这是一条土路,还没有硬化,从村里过来,硬化了一小段,这边的还全是土路,一般来这里的都是那些农用的柴油车和电瓶车,小汽车很少光顾这里。李焕不免多看了几眼。让李焕没有想到的是,这辆车竟然直奔他的菜田,在他的电瓶车一旁停了下来。
     车上下来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白白净净,男的个头不太高,脸窄肤黑。想起来了,那个女的是生活超市的经理,男的不认识。这两个人向前走走,女的说,“您的白菜还有多少?”李焕看看她,又看看她身边的那个男的。女的介绍似的说,“这是我们超市的老板,我们想帮你卖些白菜。”哦,李焕明白了,是来要白菜。他们来得也太突然了,怎样卖给他们,什么价格卖给他们,李焕心里还没有思量。李焕吞吞吐吐,不知道该怎么说。超市的老板又向前走了几步,看了看李焕电瓶车上的白菜,又走进他的那处半阴半阳的白菜棚下,看了看。回身朝跟来的李焕说,“我全要了,你开个价吧。”此刻李焕的心里真的是翻江倒海,既怕卖不了白菜,又怕贱卖了白菜,支支吾吾。“非常时期,你稍浮动些价格也行。”超市的老板倒是开通。李焕突然想起了昨天买口罩那事,翻一倍还多。于是来了底气。“你要就一口价,一块钱一斤。”超市的老板脸怔了一下,说,“你这浮动得也太多了。”“不多,不多。”李焕机械地答。老板和那个白白净净的经理使个眼色,两个人在一起合计一下。老板又走过来说,“就照你说的价,不过你要装成像这样的袋子,每袋二十斤,少斤短两可不行。然后你给我送到超市,有多少,我开多少的钱。”李焕还真没想到,超市老板就这样答应了。他赶紧说,“行,一言为定,我找人装袋给你送过去。”
     超市老板和他的那个白白净净的经理上了车,向后倒了一把,然后向前,掉头回去了。
望着一路烟尘,李焕呆呆地站着。他为这突然而来的变化搞得傻傻的。这不是在做梦吧。很快他就断定这不是梦。他要做的就是赶快把这些白菜装袋送到超市。他现在想到的就是刘香。
    李焕掏出手机,很快找到了刘香的电话。这些年,李焕总感觉脑子不好使,除了自己的电话号码需要缴费能够记得,别的,那怕是再熟悉的人的电话也只能翻看手机电话本。
    “在忙吗?,刘香给我找几个人装白菜了。”李焕对着手机喊。
     “什么?这个时候装白菜,你脑子有病啊,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马上过年了,谁不在家洗洗涮涮的。”那边的声音比李焕还大。
    是啊,这马上就要过年了,这些女人现在就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正忙着年关家里的吃穿用度。可白菜还真的需要现在卖啊。现在的价位高,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年后的白菜价格肯定低,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李焕想想接着说,“那这样吧,每个人一天我再加十块钱。”
    “什么?每天加十块钱?”刘香透出十分不屑的口气说。
    “那你说一天加多少钱?”李焕反问一句。
    “这个时候,你一天不出二百块钱,我给你找不到人。”刘香的口气很坚决。
    “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吗?我的白菜总共能卖多少钱!”李焕说。
    “卖多少钱是你的事,不划算就别卖了”。刘香说。
    这时李焕才想到自己的白菜也涨价了,出个高工资也划算。于是对着手机喊“二百块钱就二百块钱,抓紧给我这里来啊。”
    一会的功夫,刘香带来四五个中年妇女。大家并没有往日的笑容,嘴里嘟嘟噜噜的。李焕也顾不得跟她们啰嗦什么,直接告诉她们该怎么做。
    然后还需要一辆给超市送白菜的车。这么多白菜,自己这个电瓶车肯定不行。村里的大头有辆小卡车跑运输,一般的时候用一天二三百块。李焕就给大头打电话。大头开口要价五百。这马上过大年了,谁不想歇几天呢。五百就五百吧。大头把小卡车开了过来。
    黄昏的时候,除了李焕留着自家春天吃的两包白菜,所有的白菜都送到了生活超市。生活超市的老板也安排了车把李焕送来的白菜分装在不同的车上。李焕不管这些,只把生活超市老板给的一沓沓百元大钞揣进棉袄的大兜兜里。脸上的喜悦自不待言。
    白菜卖了大价钱,李焕累得也够呛。但幸福感压住了所有的劳累和疲惫。第二天醒来,心里那个如释负重,就像半年一直被关在小房间,突然站到了一望无际的草原上,那种空旷,那种自由,那种喜悦。也像漫漫的阴雨天,湿冷,沉闷,雾霭拥堵在小巷,门口,街道。突然变得风和日丽,蓝天白云,慵懒地坐着晒太阳的那种惬意。现在李焕可以拿出手机看看微信,看看朋友圈了。现在这微信太好了,坐在家里,躺在被窝里都可以实时了解世界。不过这个了解也需要自己有时间。现在白菜卖了,心落地了,踏实了,不看微信还干啥?打开微信几乎是漫天遍野的报道新冠状病毒的文章和视频。前几天美国炸死了伊朗军界的一个重要人物,一个靓女开车在故宫拍照,那些口诛笔伐的文章一下子全部不见了。下午朋友圈和微信的群里已经让各村从武汉回来的人上报,并自行隔离。晚上村子里的群里就贴出文件禁止拜年。没有特殊的情况宅在家里。李焕还是尊法守俗之人。既然拜年,来回走动不利于防疫,那就宅在家里多好,不给别人添乱。
    年初三,发财突然来到李焕的住处。李焕带着帽子,带着口罩,带着厚厚的手套,把自己弄得严严实实。也难怪,本是大寒的节气,今天又刮着风,实在是冷。发财直接走进房间里,嘴上说着“要包白菜”,弯腰就把李焕自己留着春天自家食用的白菜搬起一包,一用力放在肩上。转身问了一句“多少钱?”。这白菜李焕已经不能再卖了,要不自己家春天菜就不够了。可发财已经抗在肩上了,街里街坊的那能说出不卖呢?李焕略略迟疑了一下,说前几天给超市的是二十块钱一袋,你要给就给二十块钱吧,不给吃了就算了。“什么?”发财把眼一瞪,“我怎么能白吃你的白菜!可话又说回来,非常时期你可不能发这个财。”发财说着把一 张十元的钞票桌上一丢,扛着白菜就走了出去。
    李焕拿去那十块钱,苦笑了一下,装进口袋里。
    几天没出去,李焕也想出去买点东西。口罩也需要再买些。还有手套,李焕想换一副新的手套。
    街上稀稀拉拉没什么人,李焕听说村子里把通往外地的路口都设了障碍物,安排人员检查过往人员。生活超市门口人比较多,大家都忙着买吃的东西。李焕看到有几个人搬着自己昨天送来的白菜出来。碰巧刘香买鸡蛋刚刚从超市出来。李焕还没有说话,刘香抢一步走到李焕跟前。说“你知道你送来的白菜超市卖多少钱一斤啊?两块,一包四十,卖一包挣一包。”李焕心里咯噔一下,有些不是滋味。但他转念一想这个关键时期,超市的开支肯定也大。
    李焕继续向前走。在一个宽敞的十字路口,发财的女儿彩彩不知从那里弄来些一次性口罩摆在一个木头板子上。她的孩子就站在她的身边。“最大的风险,最小的利润,口罩,口罩,十五块钱一包。”彩彩在叫卖着。
    有人停下来想要口罩,又讨价还价。彩彩抱起脚下的孩子在给客人介绍着。李焕走上前,掏出五十块钱递给彩彩。说,“要三包口罩。”彩彩递过去三包口罩,又在口袋里掏钱要找李焕。李焕坚定的说,“不用找了,不用找了。”
  转过身,李焕走开了。那一刻李焕感觉自己挺绅士的。


                                                               原创作品,谢谢大家阅读。

作者:陈健。河北省魏县人。电话:13784203648


[下一篇] 念人:《海峡情》第十五章:喜 逢

[上一篇] 念人:《海峡情》第十六章:合 作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