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文艺名家 > 三八节,宁金金老师散文新作——
三八节,宁金金老师散文新作——
宁金金:宅家战疫致敬月亮女神

作者:张立宽


    宅家一个多月了,新冠疫情还未解除,转眼已到二月十五,也是三八女神节。薄雾漫漫,苍凉的月亮慢慢地爬上来。
    黄昏收起缠满忧伤的长线,睁开黑色的瞳仁注视着大地,我的心似乎也随着无边的黑暗坠入谷底。抬头仰望夜空,无尽的黑暗使我想起了这些天对成功的疑惑。这些年多次的考试失利让我失落许久,我与成功似乎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一样永无交点。宅家这段时间更让我迷茫、彷徨,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否永远生活在别人的光环之下,受尽世俗冷眼,却无人问津。
     今天是三八节,二月十五,月亮女神悄悄爬到我的窗前。我对着月亮凝思,月无语,她只是静静地聆听着寂静的心灵流出的无尽忧伤的旋律,悄无声息

    地洒下永恒的光芒,为这幽暗的世界镀上了一层白金。月亮,我心中的女神,你总是默默地、默默地朗照人间,引起多少世人内心的共鸣,默默地陪伴万千学子的不眠之夜。
    记得十几年前的八月十五中秋节,正是我得知考试失利后第一个月圆之夜,我心灰意冷,身体很是虚弱。我披了外衣,由母亲陪着漫步在一个窄窄的小巷,这儿不见林立的大楼,没有世俗的渲染,有的只是在苦涩的空气中弥漫着香甜的气息——茶馆。母亲停下脚步,顺着氤氲的香气走进店里,过了不久,她捧着两杯冒着热气的绿茶走了出来,笑着说:“天冷了,暖暖身子。”看着母亲慈祥的笑容,我的心似乎也温暖了些许。我接过纸杯,那苦涩中略微带点甘甜,我一点点啜饮着、感受着。长长的老巷铺展开,伸向闹市的边缘,与那远处喧闹的城市相互映衬,仿佛一个要吞噬路人的末路鬼,令人毛骨悚然……
我慌了神,抬头仰望,好在月光洒在大地上为我照亮了前行的路,我修长的影子亦步亦趋。我笑了,我安然的踏着每一步,坚定而执着。我自命不凡地想:但凡当自己身处黑暗时,心中总会亮着一盏灯,照亮前行的路,哪怕夜再深你都不会害怕。那是我心中的明灯,她就像永远的月亮女神,永远挂在那闪烁的天边,鼓励着我奋勇前进,坚定追梦的信念,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们母女俩继续向前走着,看见一堵爬满苔藓的墙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这般温和可亲。母亲说:“这堵墙历史久了,还记得这里曾经是一座工厂,厂主为了留个念想,就请求拆迁的别把它推了,现在啊,那个厂主再也没看见了,而这堵墙就像一个饱经风霜的战士,永远守着这个地方,等待着厂主的到来。不懂它的人只知道它是一堵破墙,真正懂它的人,才会知道它背后的故事……”说到这儿,母亲哽咽了。我停下了脚步,月亮在我头上为我留下了一线希望。是啊,真正懂她的人才会知道背后的意味。人生的路还很长,我想起失败的泪水、成功的喜悦、奋斗的悲喜。有心中的月亮女神,照亮了我前行的人生路,还有什么能让我的青春停留?我的征途叫做奋斗,我心里永远藏着那份执着。
    那时候我就坚信,幸福都是奋斗出来,奋斗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那夜之后,我一切都释然了,我要收拾沉闷的心情,重新出发。我在静候梦想开花之时,会盛满人生的劲酒,静待那轮苍凉的明月,与她共享成功的浓烈。
而今,她又来了。
    今夜夜深深,疫情使四外寂静无声。疫情何时能完全解除?孩子们何时才能活蹦乱跳尽情撒欢?抬头望着夜空中渐渐明朗的女神:你能听见人间的天问吗?
每一个冬天都会过去,每一个春天都会到来。今年亦如是。
    (作者系河北省大名县金滩镇金东小学教师)

责任编辑:清风



[下一篇] 潘学聪扇画作品选登

[下一篇] 画家汤江云抗疫主题作品选登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