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遍布城乡“饼饼花”
遍布城乡“饼饼花”
作者:吕瑞杭

        春暖花开的季节,百花齐放,万物争荣,路边的饼饼花静悄悄地钻出了地面,一棵棵,一簇簇,探头探脑地望着这个充满希望与生机的世界。

“饼饼花”学名叫蜀葵,可能它的出生地与四川有关吧。家乡人称它为“饼饼花”是因它的花瓣像菜饼子一样薄,就送它这样一个雅称。饼饼花大多自生自灭,花期长达半年之久,从炎炎夏日次第开放一直开到枫叶染红山野的深秋,色彩丰富,颜色鲜艳,备受家乡人的青睐。

每天早起,我有遛弯的习惯。遛弯的路上,我都会特别留意路边垃圾堆旁边的一片饼饼花,先是嫩绿嫩绿的小草般模样,偷偷地钻出了地面。不几天,就长到一、二尺高,青枝绿叶,生机勃勃。枝叶间长有毛茸茸的小刺,微微扎手。心想,栽到家里一定会满院生辉。趁着昨天雨后地软,我用力拔下一棵一尺高的幼苗栽到后院里一个较大的花盆里。培土、浇水,各项工作做得十分用心,累并快乐着。期盼着它与野外的饼饼花一样生长、开花、结果,繁衍后代。

每天早起路过垃圾堆旁边的那片饼饼花,我都会认真审视一番。饼饼花长势喜人,一天一个高度,一天一个模样,像芝麻开花----节节高。返回家,我必先到后院里看一下移栽的饼饼花。那天见到新栽的饼饼花歪着头,耷拉着硕大的叶子,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伤心之极。邻居说,需要把枯萎的叶子掐掉,减少叶面的蒸腾作用。我随手掐掉下边的老叶子,只留顶端三、四片嫩叶,又浇上一些水,嫩叶绿莹莹的喜人。

外出几天后,我发现垃圾堆旁边的饼饼花竟开花了。粉色的、紫色的、红色的、白色的争奇斗艳,热热闹闹,把路边点缀的像个大花园。细看饼饼花,叶子肥厚,每个叶柄处都有一个或两个圆形的花苞,像一顶顶帽子。引来许多人驻足观看,拍照留念。我心里琢磨,我栽入花盆的饼饼花一定也长高了,甚至开花了,还不知道它开着哪种颜色的花?粉色的大气,紫色的凝重,红色的鲜艳,白色的庄重,不管什么颜色的,我都喜欢。心之所向,脚步加快了许多。心想,后院里看花的人一定正在对着那盆饼饼花评头论足呢!

刚到小区门口,爱人催我回家吃饭的电话响了。我无心用餐,径直走向后院中。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尽管我外出期间,看门老人用心呵护、浇灌我的饼饼花,可它还是一点没有生长,苟延残喘般活着,没有一丝生机和希望。我彻底失望了,失望之极想到了六楼居住的养花专家。专家说,饼饼花性野,泼辣,盆中禁锢,营养有限,犹如庭院中养不出千里马。我慢慢地明白了饼饼花虽然色泽鲜绿,其生长的环境不在温室,大自然才是它生长的空间。干旱、践踏、狂风、暴雨都不能阻挡它生活的脚步。置于温室,娇生惯养反而失去了它原有的野性,失去了它生长的集体,一如养不活的麻雀。

进入六月,我早起遛弯的路线改变了,喜欢向农村转移,空气好,污染少。每到一处,我都留心盛开的饼饼花,它们都是生长在庭院或者门前的土地里,集体生活,热热闹闹。不同颜色的花儿竞相开放,争奇斗艳,姹紫嫣红,把农家小院装点得异彩纷呈。

饼饼花生活适应性极强,开花结果后,种子轻飘,落在大自然的泥土中便可生根发芽,无需呵护、灌溉、施肥,自生自灭。

饼饼花完全不在乎土地的贫瘠,不择地块的平整与坎坷。播种在大自然界的泥土中,一劳永逸,永远芬芳。

饼饼花实属有个性,有集体观念的大众之花。

[下一篇] 爸爸是个志愿者

[上一篇] 爷爷的大氅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