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牡丹花开
牡丹花开
作者:吕瑞杭


四月,各种鲜花竞相开放的日子里,牡丹花也不示弱,迈着臃肿的步伐,披着肥大的盛装姗姗来迟,彰显着她迷人的身姿。

“牡丹花开了,去看牡丹吧”。孩子们看到朋友圈发的牡丹盛开的富贵图片,禁不住大声叫嚷起来。

未到周末,我却有个意外的机会邂逅了这花中之王。那次偶然路过梁家湾村,在一片宽阔的广场后面发现两块花园,硕大的牡丹花夺人眼目,映入眼帘。

这里的牡丹花肥大,格外显眼,倒是观赏的人不多,这给了我观赏的最佳境地,想看那棵看那棵。栽种的株距较大,加之水肥充足,花朵如盘,足有20公分的直径,看来称为花中之王颇有些道理。花园不大却品种繁多,白色的、粉色的、紫色的、红色的,娇艳欲滴。漫步其中,不仅让我想起“唯有牡丹真国色”的佳句。

阳光明媚,微风吹动。我停下脚步蹲下来仔细与牡丹对视。微风吹过,花丛中飘来一股浓浓的清香径直扑鼻。层层的花瓣有十几层之多,层层叠叠,颜色之艳,艳的惊奇。长长的叶子绿的扎眼,在微风中晃动,我犹如置身于绿色的海洋,牡丹的世界。那花朵白的像雪,洁白无瑕;粉的如霞,粉中透紫;紫的像玛瑙,晶莹剔透;红的像火,热热闹闹。

忽然,飞来一只蜜蜂,不,是两只,它们舞动着美丽的翅膀,跳动着迷人的舞姿,在我眼前盘旋一阵子,落在一朵白色的花丛中。它们一定怕我抢了它们的午餐,便一头扎进花中肆无忌惮地吃了起来。它们翘起浑圆的身躯,黑白相间的花纹外衣在花丛中若隐若现,时而顾左,时而向右,唯恐落下了美餐。它们完全不在乎我的存在和感受,在花蕊中埋住头部,尽情地享受花蕊捧出的蜜香。一会儿,一只蜜蜂为了获得更多的蜜香,把腹部和尾部弓起老高,硬是把头扎进去很深,你用镊子夹住蜜蜂它肯定毫无戒备。

望着蜜蜂一心一意享用的午餐,我只想舔一下发干的嘴唇。一会儿,蜜蜂倒着退出来,抖一下翅膀,抹一下嘴巴。这次,我清楚地看到蜜蜂腿脚上细小的绒毛,毛茸茸的,好像沾满了无数的花粉和花蜜。我还想仔细看看,它扭头扎入另一侧的花蕊中,享受着幸福的生活,真是蜜一般的日子。

“嗡”又飞来一只蜜蜂,舞动一番竟也钻进了这朵白色的花丛中。可能是嗅到了同伴的气息,调转身体飞向旁边的粉色花丛中。它匆匆地来,匆匆地走,我以为它吃饱喝足了呢,只见它进入紫色花丛中,没有片刻的停留和休息,一头扎进花蕊的深处。

时至中午,两片牡丹园只有我和蜜蜂享受着这如画的世界。我忙着拍照,蜜蜂忙着采蜜,牡丹忙着开放,各自做着各自喜欢的事情,或许这就是一种忙碌的快乐,一种心中的幸福,一种甜蜜的生活。

站在牡丹丛中,享受着微风捎来的阵阵清香,思索着牡丹的雍容华贵。多年的记忆在牡丹花上流动。

年少时,未曾见过牡丹,只是偶尔在书上看到牡丹,在影视剧里看到牡丹,在邻居装修的壁画中看到牡丹,那迷人的花朵,高雅的姿态,傲人的身姿让我久久不能忘记。尤其是壁画上的牡丹,硕大的花丛中藏着数不清的蜜蜂,嗡嗡嘤嘤,花朵覆盖的蜜蜂若隐若现,既幸福又激动,似乎闻到了阵阵蜜香。

我久久陶醉在牡丹花香中不能自拔,直至手发麻、腿发困、口发干。抬头发现还有一群人从小路上回家,他们扛着农具,提着水桶,背着喷雾器,边走边笑,口中一定诉说着幸福的事。他们三三两两,尽管汗水湿透衣衫,依然面带微笑。我想,或许,只有他们才能真正品味出甜蜜的味道。

 

[下一篇] 赵昂和吕士民:一对金牌搭档——序《一本正经》

[上一篇] 槐卿人生·第三十八章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