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吃“糖瓜儿”
吃“糖瓜儿”
作者: 马占顺
       小时候到了腊月,感觉到过年的气氛真是越来越浓了!
       因为听老辈人讲,农历腊月二十三就是过“小年”。“小年”是整个过年活动的开始,也是说,到了腊月二十三,人们就进入到过年的准备阶段了。
       “小年”这天迎来的是“腊月二十三,打发老爷上了天”的日子。那么这“老爷”是谁呢?后来才知道这就是古时我们所说的“灶王爷”。
       小时候那会儿听母亲说:每年的腊月二十三是祭灶、送灶神的日子,这在我国民间影响很大、流传极广。多少年来差不多家家灶间都设有"灶王爷"神位。人们称这尊神为"司命菩萨"或"灶君司命"。传说他是玉皇大帝封的"九天东厨司命灶王府君",负责管理人间中各家的灶火,被作为一家的保护神而受到崇拜。
       为什么这天要祭灶呢?听老人们说:因为在腊月二十三夜里,是灶王爷上天的时段。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买回用玉米或是小麦专制的“祭灶糖”。在晚上敬献祭灶,寓意为粘住灶王爷的嘴,免得上天瞎汇报。
       奥,原来是这样的。我只知道小的时候到了过年前的这段时间,小店铺里就有“糖瓜儿”卖了。这是祭灶的甜食慢慢流传于民间,原来吃“糖瓜儿”是这么来的。那个时期吃着父亲下班买回来的“糖瓜儿”就知道离过年不远了。
       这“糖瓜儿”可把我们带到了一个“甜蜜的世界”里去了!现在回想起来,还真得感谢那个“灶王爷”呢!是“灶王爷”让我们儿时的嘴总是甜蜜蜜的,让我们的肚子里总是盛满了“糖瓜儿”的味道。
记得有一年进了“腊月”不久,跟着父亲回趟老家。我还真的目睹了农家人做“糖瓜儿”的土过程:人们在院子里架起一口大铁锅先是熬糖,然后拿出粘粘的糖稀开始拔糖和揉糖,最后趁着热乎劲儿把糖切块儿成形。
       小时候的冬天要比现在冷的多,那会儿感觉真是天寒地冻的。穿着母亲做的棉衣、棉裤和棉鞋站在“三九”天的院里,跟同样大的孩子们看一会儿人家用大铁锅熬糖的过程,手脚都会冻得发麻、鼻涕一个劲的往下流,当然伴随着还有垂涎的口水!。
       当看到干活的小伙子们,穿着薄薄的粗布单卦在院子里挥汗如雨真感到惊讶。那大铁锅里飘出来熬糖的香味,会扑向每个人的脸和全身。那会儿感到能在隆冬里深深的多吸几口那带着甜味的空气,好像浑身都掉进了糖锅里一样,里外都是甜甜的! 锅里的糖熬到一定的火候,就要拿出来拔糖,揉糖。拔糖这可是个力气活,可以俩人对着干,也可以单人干。一人干时,要把这糖团的一头捆在一个结实的桩子上,用力气来回的抻拉。看着比我长十来岁的小伙子们使足了劲,我就明白了为什么在寒冬里他们还穿的这样薄!原来他们这可是要出大的力气啊,这样做出来的糖瓜儿会有韧劲,吃在嘴里不是一进就化。
       揉糖就是跟揣面一样,最后把揉好的糖搓成均匀的条状,放在案板上切成一节一节的,这“糖瓜儿”就做好了。当然在腊月里“糖瓜儿”会冻得邦邦硬。

       记忆里,腊月二十三的这天晚上,按老家的习俗,母亲会做些烙饼和一锅白菜粉丝豆腐汤作为全家的晚饭。

       那天看见母亲虔诚的把一大块“糖瓜儿”包在里面,一同扔进燃烧的炉灶中烧掉。看着烧糖的那一刻,我好心疼啊,要知道在物资匮乏的年代,“糖瓜儿”也是咱平常百姓家的奢侈品唉。这一块糖能让我享受多长时间啊!那么好吃的“糖瓜儿”就这样被烧了,真是怪可惜的。于是,就迁怒于灶王爷——你上天就上天呗,你有好吃的和好喝的就行了呗,干嘛还非得用糖送你上天啊?

       小时候吃“糖瓜儿”的记忆还是美好的!那“糖瓜儿”刚咬下去的时候,是酥酥的可以碎成多块,并不觉得甜,可到嘴里就融了,融得软软的、黏黏的,粘在牙齿和舌头上,霎时间我就感到了满嘴的甜。那化开的糖是很有韧劲,会引得你不停地用舌头和牙齿,跟口中那甜甜韧韧的“糖瓜儿”较起劲来,等到把整块的“糖瓜儿”都吞到肚子里,才觉得从太阳穴到腮帮子都累得酸疼酸疼的!
       不过那酥酥韧韧的香甜,真让我回味无穷。现在回想起来,这“糖瓜儿”还深深地让我眷恋着! 

       2019年1月25日写    2021年1月13日改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谈牛的品质

[上一篇] 胡同边的小酒铺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