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作品评论 > 欣赏人间烟火的一种表达
欣赏人间烟火的一种表达
——读迟子建长篇小说《烟火漫卷》
作者:马永欢

1

“一座城市有一条江,等于拥有了一册大自然馈赠的日历。对于哈尔滨这样的都城来说,这日历就是一部四季宝典。每日清晨翻动它的,是风霜雨雪,以及依托这条江生息的人们。”

我想到我们县城,县城被一条银江河穿越的画面。这画面,仿若作者笔下的一册日历,谁来翻阅,是风霜雨雪,以及依托这条河生息的市民。对于我来说,好的书,就是阅读时让人联想。

2

“一个人走在拇指河和鹿耳河上,能和岸上垂下的树枝说说话,跟河里的鱼儿说说话,跟灰云中的飞鸟说说话,觉得美好。而跟它们说话,非得是独行时刻,才说得出口。”

对于作家来说,这样的情景,实属常态,也是一种对话的独特方式,就像童话,就像天真活泼的儿童故事中的迷人情节。当然,对于非作家来说,是一种不可理喻的言说行为,仿佛疯子,仿佛精神病的外在表现。这遐想,让我想到隔行如隔山,每一个行当,都具有独特的话语方式,以上是作家言说的一种方式。

3

“犹太人喜欢用石子祭奠先人,石头是永恒的象征,据说耶稣的墓道是用巨石封堵的,而耶路撒冷在希伯来语里,是石头城的意思。刘建国每次进犹太公墓,总要摸出几颗石子,轻轻摆在谢普莲娜的墓前。黄娥知道这些石子的用途后,也常帮他捡些石子。刘建国喜欢圆润有花纹的石子,它们是岁月之河催生的花朵,而黄娥喜欢奇形怪状的,说这样的石子有个性,是激流的产物。”

我知晓了石头是永恒的象征,从而知晓犹太人喜欢用石子祭奠先人的缘由,也知晓耶路撒冷是石头城的意思,也知晓“刘建国每次进犹太公墓,总要摸出几颗石子,轻轻摆在谢普莲娜的墓前。”我反复阅读诗意浓郁的句子:“刘建国喜欢圆润有花纹的石子,它们是岁月之河催生的花朵,而黄娥喜欢奇形怪状的,说这样的石子有个性,是激流的产物。”我加以提炼:圆润有花纹的石子,是岁月之河催生的花朵;奇形怪状的石子,有个性,是激流的产物。这样提炼后的句子,具有普遍性。我想到我们回族的坟墓,是石头砌成的,有的是小石,有的是大石,有的是自然形成的,比如鹅卵石,有的却是人工加工的,但无论怎样,都表达了一个主题:永恒的象征。我还想到,近年来,在公共文化空间,几乎都有石头碑文,有的是横的,有的是竖的,但都表达一个主题:永恒的象征。还有仿古的古道,石道。等等。这石头文化,历史悠久,灿烂宛若星辰,让人仰望,想象,歌颂。

4

“于大卫不缺钱用,但他在生活上极为节俭。他开的车都是在二手车市场买的,始终从乡下买旱烟来抽。他衣着洁净,受母亲影响,钟爱黑白色的服饰,从不讲究牌子。他吃饭、剃头、洗澡,进的是寻常小店,只要干净就好,是街边小吃摊的常客。但爱好音乐和摄影的他,在音乐和摄影器材的配置上,和他为妻子买房子一样,舍得一掷千金。”

这些文字,掷地有声,字字珠玑,仿佛说出了我灵魂的话语。我自从2005年开始眷恋文学创作至今,在文学创作上不知投入了多少真金白银!比如自费出版了十部散文集,即将出版两部,平均两万一部,大约二十二万!钱从什么地方来?卖书、稿费、编辑费、征文奖金,工资,等等。还有参加自费的各种各样的文学创作研讨会,还有购买大量的文学报刊书籍。因而,在收入有限的条件下,只能自己该节省的一定要节省,宛若迟子建笔下的于大卫。不仅我如此,其他真正的作家也如此,其他爱好音乐和摄影的也如此,还有其他爱好的人,等等。爱好,让人,舍得一掷千金。

5

      “大体说来,傅家甸这一时期建筑的平面布局,还是中国传统的合院式,而主体轮廓和立面造型,却吸纳了西洋建筑的特点。房屋通常采用三段式结构,两侧多为柱式风格的装饰,浮雕和彩绘在挑高的柱子、拱式窗棂和门楣上,为房屋勾勒魂魄、增添气韵。”也许屋主顾忌西洋风太盛会冲破屋顶,所以没有采取西洋建筑的穹顶和尖点,最终给这类建筑盖帽的,还是中国风的亭楼式屋顶。”

阅读以上建筑的文字,让我想到建筑文化,让我想到每一个时代的建筑,也让我想到建筑的民族性、民族文化性。从我国建筑文化来说,具有历史性,像长河,源远流长。不仅如此,还具有文化性,是史诗的建筑。如果从一个民族村来说,一个民族村落的建筑,就是一部史诗。翻阅史诗,将看见村落的建筑历史,建筑文化,建筑的民族性,建筑的文化性,建筑的地域性,建筑的时代性,建筑的传统文化,建筑的民族传统文化,建筑的地域性,建筑的经济基础,建筑的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的比例,建筑的封闭性与开放性,等等。

6

“刘建国以前看这城市的灯火,并无特别感受,只是因为他近来常躲在楼下眺望病危中的大哥的卧室,才觉得每个窗口的灯火,都是尘世的花朵,值得珍惜。想着有一天这样的灯火,将永久从一个窗口消失,刘建国再看大哥卧室的灯火时,感觉它们湿漉漉的,好像浸着泪痕。”

感受,在时间长河中感受同一物体,由于感受的时间不同,空间不同,感受所得是不一样的。比如,上述的城市的灯火,窗口的灯火,卧室的灯火,是尘世的花朵,湿漉漉的,好像浸着泪痕。再比如,自己的故乡,不是感受一次,而是无数次,无数的岁岁年年,如果写成书,至少是一本。因为在不同年龄段感受故乡,是不一样的。再比如,自己久居的一个城市,住久了,就有许多感受,就有许多文学创作的灵感,不得不表达,表达成书,迟子建的长篇小说《烟火漫卷》就是典型的一个例证。


作者简介:马永欢,云南省作协会员,河北省采风学会会员,《永平回族》主编,出版10部散文集。

责任编辑:赵献刚

[上一篇] 22人评张炳吉散文集《乡关路远》

[上一篇] 不事雕琢,素朴中流露着深爱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